汉诗,  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

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晉南北朝诗》之全汉诗·上

Contents

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之全汉诗·上

    该博文内容为简体版的数字化逯钦立先生辑校的《先秦汉魏晉南北朝诗》。由博主yourgame依据逯钦立辑校.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[M]. 北京:中华书局, 2006.01.校对。该版为中华书局1983年9月第1次出版、2006年1月北京第5次印刷版本(ISBN号 :7-101-00735-X)。
    部分有争议文字,则依据1983年9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版本(ISBN号 :7-101-00735-X)和2017年9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版本(ISBN:9787101127195)酌情校对。
    本篇为全汉诗第一部分,共4卷
注意:
1.为在浏览器中正常显示本文所有汉字,请读者朋友们在电脑上下载“开心宋体2.1”及扩展包“开心宋体3.0”,并安装该字体(主要是安装KaiXinSongB),该字体能显示cjk-a,b,c,d,e,f,g区所有汉字,还有康熙部首及兼容字等10萬个字符。字体下载网站:“开心宋体”字体下载地址。实在无法打出的汉字,博主会以“yourgame按”的注释方式,予以说明,并附上原文图片。
2.标点符号标准如下:
    (1)引用某人说的话加双引号,引用书籍原话则不加。但在书籍中又引用其他的文句、人言则加之。
    (2)原文对某字某词的注解,则注于该句的句号逗号之内,不加双引号;对某句某段的注解,则注于该句的句号逗号之外,并加双引号。
    (3)引号的层级降序关系为:“”、‘’、「」、『』。
    (4)书名号与书名号之间不加顿号。
3.汉字简化标准如下:
    (1)异体、变体字不简化。
        A.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,被认定是异体字的:
            如畊不简化为耕,歎不简化为叹(正体为嘆),皐、臯不简化为皋,敭、颺不简化为扬(正体为揚)【但颺作姓氏人名时须简化为飏】,絃不简化为弦,貍不简化为狸,驩、懽不简化为欢(正体为歡),併、並不简化为并,詠不简化为咏,綵不简化为彩,巵不简化为卮,牆不简化为墙(正体为墻),羣不简化为群,隣不简化为邻(正体为鄰),闇不简化为暗,嵗不简化为岁(正体为歲),槨不简化为椁,蠏不简化为蟹,彊不简化强,豬不简化为猪,迺不简化为乃,諡不简化为谥(正体为謚),慼不简化为戚,讐不简化为仇,徧不简化为遍,虵不简化为蛇,檝不简化为楫,櫂不简化为棹,絜不简化为洁(正体为潔),齧不简化为啮(正体为嚙),繡不简化为绣(正体为綉),牀不简化为床,澣不简化为浣,敍不简化为叙,淒、悽不简化为凄,況不简化为况,決不简化为决,寃不简化为冤,搆不简化为构(正体为構),撐不简化为撑,鷰不简化为燕,遊不简化为游,姦不简化为奸,掛不简化为挂,廻不简化为回,糺不简化为纠,蹻不简化为跷(正体为磽),鉏不简化为锄,譆不简化为嘻,採不简化为采,牋不简化为笺,翺不简化为翱,棄不简化为弃,犇不简化为奔,脩不简化为修,災不简化为灾,晉不简化为晋,旂不简化为旗,譌不简化为讹(正体为訛),怱不简化为匆,鑑不简化为鉴,啟不简化为启,屍不简化为尸,棲不简化为栖,齎不简化为赍,緜不简化为绵(正体为綿),氾不简化为泛,託不简化为托,跡不简化为迹,洩不简化为泄,䦧不简化为阋(正体为鬩),雝不简化为雍,鬭、闘不简化为斗,恥不简化为耻,鼃不简化为蛙,柰不简化为奈,𨻶不简化为隙,兎不简化为兔,雞不简化为鸡(正体为鷄),潛不简化潜,鴈不简化为雁,鑑不简化为鉴,異不简化为异,巖不简化为岩,霑不简化为沾,弔不简化为吊,勳不简化为勋(正体为勛),齧不简化为啮(正体为嚙),脣不简化为唇,豔不简化为艳(正体为艷),寔不简化为实,睠不简化为眷,淨不简化为净,閒不简化为闲(正体为閑),減不简化为减,疎不简化为疏,蜺不简化为霓,燿不简化为耀,涼不简化为凉,祕不简化为秘,嬾不简化为懒,媮不简化为偷,媿不简化为愧,釐不简化为厘,勑不简化为敕,傑不简化为杰,槀不简化为槁,嶽不简化为岳,甯不简化为宁,効不简化为效,爗不简化为烨(正体为燁),蒐不简化为搜,踰不简化为逾,覩不简化为睹,堦不简化为阶,氊不简化为毡(正体为氈),羶不简化为膻,鉤不简化为钩(正体为鈎),犂不简化为犁,蘂、橤、蕋不简化为蕊,擣不简化为捣(正体为搗),飜不简化为翻,勑不简化为敕,麤不简化为粗,讌不简化为宴,甖不简化为罂(正体为罌),壻不简化为婿,嫋不简化为袅(正体为裊),噉、啗不简化为啖,盪不简化为荡(正体为蕩),裌不简化为夹,婣不简化为姻,昇不简化为升,妬不简化为妒,穽不简化为阱,滛不简化为淫,卻不简化为却,俛不简化为俯,倖不简化为幸,𦍑不简化为羌,峩不简化为峨,尅不简化为克,粧不简化为妆,畧不简化为略,擕、㩗、㩦、攜不简化为携,勦不简化为剿,菴不简化为庵,飱不简化为飧,譟不简化为噪。
        B.没有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,但是笔者认为属于异体字的:
            如宍不简化为肉,隲不简化为骘(正体为騭),囘不简化为回,㒇不简化为儛,懍不简化为懔,卽不简化为即,𪧦不简化为寨,沈不简化为沉,鸜不简化为鸲等,兗不简化为兖,憜不简化为惰,𢯆不简化为栈,狀不简化为状,葢不简化为盖,𢘍不简化为怫,靁不简化为雷,裵不简化为裴,淥不简化为渌,灑不简化为洒,茲不简化为兹,藥不简化为药(正体为葯),飱、飡不简化为餐,劒不简化为剑(正体为劍),懕不简化为恹(正体为懨),鐫不简化为镌。
    (2)某简体字有两种及以上对应繁体字的,酌情简化。
        歷简化为历,但曆不简化为历;
        衹简化为只,但隻不简化为只;
        飢简化为饥,但饑不简化为饥;
        匯简化为汇,但彙不简化为汇;
        發简化为发,但髮不简化为发;
        當简化为当,但噹不简化为当;
        團简化为团,但糰不简化为团;
        盡简化为尽,但儘不简化为尽;
        纖简化为纤,但縴不简化为纤;
        壇简化为坛,但罎不简化为坛;
        垻简化为坝,但壩不简化为坝;
        蘇简化为苏,但囌不简化为苏;
        鹵简化为卤,但滷不简化为卤;
        彌简化为弥,但瀰不简化为弥;
        鍾简化为钟,但鐘不简化为钟;
        復简化为复,但複不简化为复;
        須简化为须,但鬚不简化为須;
        獲简化为获,但穫不简化为获;
        惡简化为恶,但噁不简化为恶;
        臟简化为脏,但髒不简化为脏;
        擺简化为摆,但襬不简化为摆;
        簽简化为签,但籤不简化为摆;
    (3)凡是简化後因可能产生歧义的繁体字不简化。
        A.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,简化後可能产生歧义的:
            蔔不简化为卜,因有占卜之歧义;
            幾不简化为几,因有茶几之歧义;
            瞭不简化为了,因有瞭望之歧义;
            乾、幹不简化为干,因有干涉、树幹、乾坤之歧义;
            纔不简化为才,因有才能之歧义;
            萬不简化为萬,因有萬俟之歧义;
            韆不简化为千,因有千克之歧义;
            豐不简化为丰,因有丰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雲不简化为云,因有云说之歧义;
            僕不简化为仆,因有前仆後继之歧义;
            鬥不简化为斗,因有北斗之歧义;
            醜不简化为丑,因有子丑之歧义;
            術不简化为术,因有白术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葉不简化为叶,因有叶韵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鼕不简化为冬,因有冬日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齣不简化为出,因有出入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臺、檯、颱不简化为台,因有天台之歧义;
            樸不简化为朴,因有朴树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誇不简化为夸,因有夸大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劃不简化为划,因有划船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籲不简化为吁,因有长吁短叹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麯不简化为曲,因有歌曲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迴不简化为回,因有回数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硃不简化为朱,因有朱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夥不简化为伙,因有伙食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嚮不简化为向,因有向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後不简化为后,因有皇后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閤不简化为合,因有升合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衝不简化为冲,因有冲虚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摺不简化为折,因有折耗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剋不简化为克,因有一克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囌不简化为苏,因有苏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裏不简化为苏,因有里弄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睏不简化为困,因有贫困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彆不简化为别,因有分别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餘不简化为余,因有代词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穀不简化为谷,因有山谷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係、繫不简化为系,因有派系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瀋不简化为沈,因有沈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錶不简化为表,因有表面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範不简化为范,因有范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闆不简化为板,因有板材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鬆不简化为松,因有松子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鬱不简化为郁,因有郁姓之歧义;
            製不简化为制,因有制定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颳不简化为刮,因有搜刮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徵不简化为涂,因有征途之歧义;
            捨不简化为舍,因有宿舍之歧义;
            捲不简化为卷,因有书卷之歧义;
            簾不简化为帘,因有酒帘之歧义;
            鬍不简化为胡,因有胡人之歧义;
            鹹不简化为咸,因有咸都之歧义;
            麵不简化为面,因有脸面之歧义;
            種不简化为种,因有种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鞦不简化为秋,因有秋天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薑不简化为姜,因有姜姓之歧义;
            緻不简化为致,因有大致之歧义;
            黨不简化为党,因有党姓之歧义;
            藉不简化为借,因有假借之歧义;
            準不简化为准,因有准许之歧义;
            癥不简化为症,因有症状之歧义;
            塗不简化为涂,因有涂姓之歧义;
            傢不简化为家,因有家庭之歧义;
            據不简化为据,因有拮据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纍不简化为累,因有累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鏇不简化为旋,因有旋转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澱不简化为淀,因有白洋淀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築不简化为筑,因有击筑之歧义;
            禦不简化为御,因有御车马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矇、濛、懞不简化为蒙,因有蒙古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灕不简化为漓,因有漓江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闢不简化为辟,因有复辟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衊不简化为蔑,因有蔑视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籬不简化为篱,因有笊篱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蕓不简化为芸,因有耕芸之歧义。
        B.没有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,但是笔者认为简化後可能产生歧义的:
            願不简化为愿,因有恭愿之歧义;(古时“愿、願”各有本义。“愿”义为谨慎,“願”义为“大头”——汉典网站)
    (4)有较大争议的不简化:
        於不简化为于;
        蚤不简化为早;
    (5)没有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的,不类推简化:
        如絃不简化为𰬈,䜎不简化为𬣿,綵不简化为䌽,糺不简化为𫄙,鼚不简化为𱌊,蹻不简化为𫏋,鵷不简化为鹓,鉏不简化𬬺,譆不简化为𫍻,焭不简化为𦬮,櫽不简化为檃,繡不简化为𰬩,塸不简化为𫭟,鸜不简化为𬸱,鷖不简化为鹥,輠不简化为𰺍,託不简化为讬,餘不简化为馀,誒不简化为诶,颻不简化为飖,颿不简化为𬳳,鮦不简化为鲖,孋不简化为㛤,檿不简化为𰗜。

1.汉诗卷一

1.1.汉高帝刘邦

◇邦,字季,沛豐邑中阳里人,初为泗上亭长。秦二世元年,起兵,称沛公。明年,楚怀王以为砀郡长,封武安侯。以子婴元年西入关,立为汉王,都南郑。以汉五年破项羽,卽皇帝位,都长安。汉十二年卒,年五十三,諡曰高皇帝。

1.1.1.歌诗二首从《汉书·艺文志》

1.1.1.1大风《史记》又名《三侯之章》
▷《汉书》曰:十二年冬,上破布军于会缶。布走,令别将追之。上还,过沛,留,置酒沛宫,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,发沛中儿,得百二十人,教之歌。酒酣,上击筑自歌曰:
大风起《倭名类聚》作吹,误兮,雲飞扬。
威加海内《书钞》作四海,《初学记》《白帖》同兮,归故乡。
安得猛士兮《魏志》引略兮字,守四方。
◯《汉书·高帝纪》。《史记·高祖纪》。《文选·二十八》。《史记·乐书·三侯之章`下·司马贞索隐》。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白帖·十八》。《御览·八、八十七、二百四十一、五百三十九、五百九十一》。《乐府诗集·五十八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魏志·蒋济传》作《高祖歌》引方一韵。《倭名类聚·一》引扬一韵。
1.1.1.2.鸿鹄《乐府诗集》作《楚歌》
▷《汉书》曰:上欲废太子,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。汉十二年,上从破布归,疾益甚,愈欲易太子。及宴,置酒,太子侍,四人者从太子,年皆八十有餘,须眉皓白,衣冠甚伟。为寿已毕,趋去,上目送之。召戚夫人指视曰:“我欲易之,四人为之辅。羽翼已成,难动矣。”戚夫人泣涕。上曰:“为我楚舞,吾为若楚歌。”歌曰:
鸿鹄《史记》作鴈,《白帖》同高飞《白帖》飞下有兮字,《潛确类书》同,一举千里。
羽翼《史记》作翮,《书钞》《白帖》《潛确类书》同《史记》作已,《书钞》《白帖》《文选补遗》《广文选》《潛确类书》《诗纪》並同。案:㠯、已古通用《白帖》作成,又成下有兮字,《潛确类书》同,横绝《真仙通鑑》作截,下同四海。
横绝四海《白帖》海下有兮字,《潛确类书》同,又可《史记》作当可,《书钞》同;《白帖》无此二字,有无字,《潛确类书》同奈何。
虽有《潛确类书》无有字《书钞》作累;《乐府》作缯《白帖》缴下有兮字,《潛确类书》同,尚《白帖》无此字,《潛确类书》同;《诗纪》作将,云:一作尚安所施。
◯《汉书·张良传》。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。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《白帖·二十九》。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鑑·十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
◯逯案:《白帖》所引有兮字,更合楚歌体,其所據书,当为《楚汉春秋》。史通曰:“刘氏初兴,书惟陆贾而已。子长述楚汉之事,专據此书。然观迁之所载,往往与旧不同。如郦生之初谒沛公,高祖之长歌《鸿鹄》,非惟文句有别,遂乃事理皆殊云云。”可为确证。

1.2.楚霸王项羽

◇羽名籍,一字子羽,下相人,楚将项燕孙。秦二世元年,从季父梁起兵,为将。二年,楚怀王以为次将,封鲁公。三年,拜上将军。汉元年,自立为西楚霸王,都彭城。五年,兵败,走乌江,自刎死,年三十一。

1.2.1.歌

▷《汉书》曰:高祖围项羽垓下,是夜闻汉军皆楚歌,惊曰:“汉已得楚乎?”起饮帐中,有美人名虞,常从之;骏马名骓,常骑之。乃悲歌慷慨,自为歌曰:
力拔山兮,气盖世。
时不利兮,骓不逝。
骓不逝兮,可奈何。
虞兮虞兮,奈若何。
◯《汉书·项羽传》。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。《御览·八十七、五百七十》。《乐府诗集·五十八》作《力拔山操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垓下帐中歌》。《诗纪·二》作《垓下歌》。
◯逯案:《文选补遗》与《诗纪》标题各異,然皆涉杜撰,今从《汉书》只曰《歌》。《乐府诗集》引《琴集》云:《力拔山操》,项羽所作也,则此《歌》曰《操》,亦後起之名。

1.3.美人虞

◇虞,项王幸姬。《括地志》云:虞姬墓在濠州定远县东六十里。

1.3.1.和项王歌

▷《史记》曰:项王夜起,饮帐中。有美人名虞,常幸从;骏马名骓,常骑之。於是项王乃悲歌忼慨,自为诗。歌数阕,美人和之:
汉兵已略地,四方楚歌声。
大王意气尽,贱妾何乐生。
◯《史记·项羽本纪·正义》引《楚汉春秋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◯逯案:四方,《诗纪》作四面;何乐,《诗纪》作何聊。今據《正义》改正。

1.4.四皓

◇四皓者,里先生、绮里季夏、黄公、东园公,皆河内之枳人,秦世隐商山。

1.4.1.歌

▷崔琦《四皓颂》曰:昔南山四皓者,盖甪里先生、绮里季夏、黄公、东园公是也。秦之博士,遭世闇昧,道灭德消,坑黜儒術,《诗》《书》是焚。於是四公退而作歌,曰:
莫莫高山,《寰宇记》作“英英白雲”;《御览》或作“英英高山”;《乐府》作“漠漠商洛”,《文选补遗》、《广文选》同;《草堂诗笺》作“漠漠高山”;《诗纪》云:一作“漠漠商洛”。深谷逶迤《书钞》作威夷,《乐府》《文选补遗》同;《草堂诗笺》或作逶逦;《御览》或误作灭哉
晔晔紫芝,可㠯疗饥。
唐虞《文选补遗》作皇农《御览》或作时,《寰宇记》同;《乐府》作邈,《文选补遗》《广文选》同远,吾《乐府》作余将何《乐府》作安,《文选补遗》《苕溪丛话》《广文选》同;《诗纪》云:一作安归?
《事类赋》作四马高盖《草堂诗笺》或作车,其忧甚大。
富贵之《御览》或无之字,《事类赋》同;《寰宇记》作而,《乐府》《文选补遗》同《寰宇记》作屈人兮《高士传》无兮字,《寰宇记》《乐府》《文选补遗》《苕溪丛话》《草堂诗笺·八·注》並同,不若《高士传》作如,《御览》《寰宇记》《乐府》《文选补遗》《事类赋》《苕溪丛话》並同贫贱之肆志。《乐府》作而轻世,《文选补遗》同;《广文选》作之轻世;《诗纪》云:一作“富贵而畏人,不如贫贱而轻世。”
◯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三》引崔琦《四皓颂》。《乐府诗集·五十八》误作崔鸿《四皓歌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》引《高士传》。《寰宇记·一百四十》引《高士传》。《御览·一百六十八》引皇甫谧《帝王世纪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采芝歌》。《事类赋·歌赋》。《苕溪渔隐丛话·後集·一》。《文章正宗·二十九》作《紫芝歌》。《草堂诗笺·八注、十一注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作《采芝歌》。《诗纪·二》作《紫芝歌》,注:一作《四皓歌》。又《书钞·一百六·崔琦四皓颂》引夷、饥、归三韵。

1.4.2.採芝操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紫芝歌》

▷《乐府诗集》曰:《琴集》曰:《採芝操》,四皓所作也。《古今乐录》曰:南山四皓隐居,高祖聘之,四皓不甘,仰天歎而作歌。案:《汉书》曰:四皓皆八十餘,眉皓白,故谓之“四皓”,卽东园公、绮里季夏、黄公、甪里先生也。崔鸿曰:四皓为秦博士,遭世暗昧,坑黜儒術,於是退而作此歌,亦谓之《四皓歌》。二说不同,未知孰是。
▷逯案:《琴集》此《操》,与前篇实为一作,特删取稍異耳。《诗纪》从《乐府诗集》,此在前,今改附於後。
皓天嗟嗟,深谷逶迤。
树木莫莫,高山崔嵬。
yán居穴处,以为幄茵。
晔晔紫芝,可以疗
唐虞往矣,吾当安归。
◯《乐府诗集·五十八》引《琴集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
1.5.戚夫人

◇夫人,高帝姬,定陶人,生赵隐王如意。如意高帝所爱,幾於立为太子。惠帝元年,吕后害之。

1.5.1.舂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永巷歌》

▷《汉书》曰:吕后为皇太后,乃令永巷囚戚夫人。髠,钳衣,赭衣,令舂。戚夫人舂且歌曰:“云云。”太后闻之,大怒,召赵王杀之。遂断夫人手足,去眼薰耳,饮瘖,使居鞠域中,名曰人彘。
子为王,母为虏。
终日舂薄暮,常与死为伍。
相离三千里,当《诗纪》作将谁使《御览》或作使谁告女。
◯《汉书·外戚传》。《御览·百三十六、百四十四、五百七十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
1.6.赵王刘友

◇友,高帝子,十一年立为淮阳王。赵隐王如意死,孝惠元年,徙友王赵。凡立十年,高后三年幽死。

1.6.1.歌《诗纪》作《幽歌》

▷《汉书》曰:孝惠时,友以诸吕女为后,不爱,爱它姬。诸吕女谗之於太后,太后怒,召赵王置邸,令卫围守之。赵王饿,乃作歌,遂幽死,以民礼葬之长安。
诸吕用事兮,刘氏微《史记》作危,《御览》同
迫胁王侯兮,彊授我妃。
我妃既妬兮,诬我以恶。
谗女乱国兮,上曾不寤。
我无忠臣《史记》作良兮,何故棄国。
自快《史记》作決,《诗纪》同中野兮,苍天与《史记》作举直。
于嗟不可悔兮,宁早《史记》作蚤自贼《史记》作财
为王《史记》王下有而字饿死兮,谁者怜之。
吕氏绝理兮,託天报仇。
◯《汉书·高五王传赵王传》。《史记·吕后本纪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御览·百五十一》引危、妃、恶、寤四韵。

1.7.城阳王刘章

◇章,齐悼惠王肥之子,高帝之孙。高后称制,封为朱虚侯。高后崩,以平诸吕迎立文帝功,封城阳王。孝文二年卒,諡曰景。

1.7.1.耕田歌《诗纪》云:耕一作種

▷《史记》曰:赵王友入朝,幽死于邸,三赵王皆废。高后立诸吕为三王,擅权用事。朱虚侯年二十,有气力,忿刘氏不得职,尝入侍高后燕饮。高后令为酒吏,章自请曰:“臣,将種也,请以军法行酒。”高后曰:“可。”酒酣,章进饮歌舞,已而曰:“请为太后言《耕田歌》云云。”高后默然。
深耕穊《风俗通》作广種,立《事类赋》作植苗欲疏。
非其種者《诗纪》云:種一作类,锄而去之。
◯《史记·齐悼惠王世家》。《汉书·齐悼惠王传》。《风俗通·怪神篇》。《御览·四百三十四、七百六十四、八百二十二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。《事类赋·敛篇·注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

1.8.汉武帝刘彻

◇彻,景帝中子。四年,封胶东王。七年,立为皇太子。後三年正月卽位,在位五十四年。後元二年卒,年七十一,有集二卷。

1.8.1.子歌

▷《汉书·武帝纪》曰:元封二年四月,作《瓠子歌》。
▷《沟洫志》曰:上既封禅,乃使汲仁、郭昌发卒数萬人,塞瓠子決河。於是上以用事萬里沙,则还自临決河,湛白马玉璧。令羣臣从官自将军以下,皆负薪寘決河。是时东郡烧草,以故薪柴少,而下淇园之竹以为qián。上既临河決,悼功之不成,乃作歌曰:
瓠子決兮,将奈何。
浩浩洋洋《文选补遗》少一洋字,《广文选》同;《史记》作皓皓旴旴;《诗纪》云:一作皓皓昕昕《汉书》《水经注》无兮字,《类聚》同,虑《史记》作闾殚为河。
殚为河兮,地不得宁。
功无已时《类聚》无时字兮,吾山平。
吾山平兮,钜野《水经注》作巨野,《寰宇记》同;《类聚》作钜鹿,误溢。
鱼弗《史记》作沸,《水经注》同;《寰宇记》作怫鬱兮,栢《类聚》作迫冬日。
《史记》作延,卽征字道驰兮,离常流。
蛟龙骋兮,放《史记》作方,《乐府》同远遊。
归旧川兮,神哉沛。
不封禅兮,安知外。
皇谓河公《史记》作为我谓河伯,《乐府》《文选补遗》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兮,何不仁。
泛滥不止兮,愁吾人。
niè桑浮兮,淮泗满。
久不反《水经注》作返,《诗纪》同兮,水维缓。
◯《汉书·沟洫志》。《史记·河渠书》。《水经注·瓠子河注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类聚·四十三》引何、河、宁、平、溢、日六韵。《寰宇记·十三》引溢、日二韵,《韵补· 三》引游一韵。
◯yourgame按:“负薪寘決河”的寘字,原文实为寘之異体字,字形如下:
寘之异体字
河汤汤兮,激潺湲。
北渡回《史记》作迂;《水经注》作迴兮,迅《史记》作浚流难。
搴长jiǎo《乐府》作jiāo,《书钞》误作菱兮,湛美玉。
河公《史记》作伯,《乐府》《文选补遗》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;《诗纪》云:一作公许兮,薪不属。
薪不属兮,卫人罪。
烧萧条兮,噫乎何以御《史记》作禦,《水经注》《乐府》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。案:御、禦通水。
《史记》作tuí林竹《水经注》作竹林兮,揵《史记》作jiàn,《水经注》《乐府》《文选补遗》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石菑。
宣防《史记》作房。案:《盐铁论·申韩篇》:“歌宣房塞,萬福来焉。”又崔yuàn《河堤谒者箴》:“瓠子潺湲,宣房作歌。”与《史记》並同塞兮,萬福来。
◯《汉书·沟洫志》。《史记·河渠书》。《水经·二十四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书钞·八十九》引一句。

1.8.2.秋风辞

▷《汉武帝故事》曰:上行幸河东,祠后土。顾视帝京,欣然中流,与羣臣饮燕。上欢甚,乃自作《秋风辞》曰:
秋风起兮,白雲飞。
草木黄《御览》或作摇落兮,鴈南归。
兰有秀兮,菊有芳。
怀《文选·注》作xié,《御览》或同佳人兮,不能忘。
fàn楼船兮,济汾河。
横中流兮,扬素波。
《御览》作萧鼓鸣《书钞》作吹兮,发櫂歌。
《御览》或作xīn乐极兮,哀情多。
少壮幾时兮,奈老何!
◯《文选·四十五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、五百九十一》並引《汉书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引《汉武帝故事》。《合璧事类·外集·五十八》引正本《汉书·本纪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书钞·百六》引《汉武故事》,录河、波、歌、多四韵。《後汉书·马融传·注》引歌一韵。《文选·十三·雪赋·注》引忘一韵,又《十六·别赋·注》引歌一韵。《御览·九》引飞、归、河、波四韵,又《七百六十八》作《武帝汾歌》,引河、波二韵。
◯逯案:此辞《御览》数引皆曰《汉书》,《合璧事类》且谓出正本《汉书》,殊怪。《事类》谓:“案:正本《汉书·本纪》:‘天汉元年三月,上行幸河东,祀后土,云云。秋风而曰,三月。’显有误字。考《汉书》,帝幸汾阴凡六次,然皆不在秋,惟《郊祀志》称:‘夏六月中,汾阴巫锦为民祠魏睢后土营旁,见地如鉤状,掊视得鼎。吏告河东太守胜,胜以闻之,乃以礼祀迎鼎至甘泉。从行上荐之,云云。’據《武纪》,事在元鼎四年,得鼎既在六月中,並经遣使验问,则帝之河东当值秋时。《秋风辞》其卽此行之作乎?”

1.8.3.天马歌

▷《汉书·武帝纪》:元鼎四年六月,得宝鼎后土祠旁。秋,马生渥洼水中,作《宝鼎天马》之歌。
▷《史记》曰:尝得神马渥洼水中,复次以为《太一》之歌,歌曲曰:
太一贡兮,天马下。
zhān赤汗兮,沫流zhě
骋容与兮,《韵补》作zhì萬里。
今安匹兮,龙为友。
◯《史记·乐书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韵补·三》引里、友二韵。
◯逯案:此与《郊祀天马歌》文字稍異,故别入武帝集。

1.8.4.西极天马歌《广文选》作《蒲梢天马歌》,《诗纪》同

▷《汉书·武帝纪》曰:太初四年,斩大宛王首,获汗血马来,作《西极天马》之歌。
▷《史记》曰:後代大宛得千里马,马名蒲梢,次作以为歌,歌诗曰:
天马徕《白帖》作来,从《白帖》作自西极。
经萬里兮,归有德。
承灵威兮,降《广文选》误作障,《诗纪》同外国。
涉流沙兮,四夷服。
◯《史记·乐书》。《白帖·十六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
◯逯案:此与《郊祀天马歌》文字稍異,故别入《武帝集》。

1.8.5.李夫人歌

▷《汉书》曰:夫人早卒,帝思念不已。方士齐人少翁言能致其神,乃夜张灯烛,设帷帐,陈酒肉,而令帝居帷帐,遥望见好女如李夫人之貌。还幄坐而步,又不得就视,帝愈益相思悲感,为作诗,令乐府诸家絃歌之。
是邪?非邪?立而望之。
《诗纪》作翩何姗姗,其来《御览》作来何迟。《搜神记》作“偏娜娜,何冉冉,其来迟。”《类聚》同。
◯《汉书·外戚传》。《搜神记·二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文选·五十八·哀永逝文·注》。《御览·百四十四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
◯焦氏《笔乘》云:武帝李夫人歌:“是邪非邪,立而望之,翩何姗姗其来迟。”之与迟一韵。
◯《许诗话》云:立而望之偏,是退之“走马看来立不正”之所祖也。以偏字属上,不惟与韵不叶,“立而望之偏”是何语邪!
◯逯案:焦说是也。又《类聚》此歌引《汉书》,与今本《汉书》绝異,与《搜神记》则同,未悉所據为何本也。

1.8.6.思奉车子侯歌《诗纪》作《思车子侯歌》,原在《外集》,今编入《武帝集》

▷《洞仙传》曰:车子侯者,扶风人。汉武帝爱其清净,稍迁其位至侍中。一朝语家云:“我今补仙官,此春应去,至夏中当暂还,还少时复去。”如其言。武帝思之,乃作歌曰:“云云。”
▷逯案:《汉书·霍去病传》:去病薨,子shàn嗣,嬗字子侯。上爱之,幸其壮而将之,为奉车都尉,从封泰山而薨。子侯之薨,又见《郊祀志》。《类聚·五十六》引《武帝集》曰:奉车子侯暴病,一日死,上甚悼之,乃自为歌诗。《初学记·十八》引《汉武帝与秦车子侯家诏》曰:春,时子侯於北馆,与家别。又《文心雕龙·哀弔篇》曰:暨武帝封禅,而霍子侯暴亡,帝伤而作诗,亦哀辞之类也。及汉汝阳王亡,崔瑗哀辞始变前式,又卒章五言,颇似歌谣,亦仿佛乎汉武也。《洞仙传》作车子侯,《初学记》作秦车子侯,则文字有脱误也。
嘉幽兰兮延秀,xùnyín兮中táng
华斐斐兮丽景,风徘徊兮流芳。
皇天兮无慧,至人逝兮仙乡。
天路远兮无期,不觉涕下兮霑裳。
◯《雲笈七籤·百十·洞仙传》。《诗纪外集·一》。又《书钞·十九》引《汉书》录起首一句。

1.8.7.柏梁诗

▷《东方朔别传》曰:孝武元封三年,作柏梁臺,诏羣臣二千石有能为七言者,乃得上坐。
日月星辰和四时。【帝】
骖驾驷马从梁来。【梁王】
郡国士马羽林材。【大司马】
总领天下诚难治。【丞相】
《书钞》作镇抚四夷不易哉。【大将军】
刀笔之吏臣执之。【御史大夫】
撞鐘伐鼓声中诗。【太常】
宗室广大日益滋。【宗正】
周卫交戟禁不时。【卫尉】
总领从官《诗纪》作宗柏梁臺《书钞》误作台【光禄勳】
平理请谳決嫌疑。【廷尉】
脩饰《书钞》作牧拭,《初学记》同;《类聚》脩误循《诗纪》云:一作车马待驾《初学记》作警来。【太仆】
郡国吏功差次之。【大鸿胪】
乘舆御物主治之。【少府】
陈粟萬石扬以《诗纪》云:一作箕。【大司农】
徼道宫下《匡谬正俗》作中随讨治《匡谬正俗》作禁堕怠【执金吾】
三辅盗贼天下危《类聚》作尤【左冯翊】
盗阻南山为民災。【右扶风】
外家公主不可治。【京兆尹】
椒房率更领其材。【詹事】
蛮夷朝贺常会期《古文苑》作舍其,《诗纪》同,常借作掌【典属国】
柱枅《书钞》作xiāng《类聚》作薄,《古文苑》同栌相枝《书钞》作支持。【太匠】
枇杷《御览》或作zhā橘栗桃李梅。【太官令】
走狗逐兔张罘罳。【上林令】
齧妃女脣甘如饴。【郭舍人】
迫窘诘屈幾穷哉。【东方朔】
◯《类聚·五十六》。《古文苑·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书钞·五十》引“大将军镇抚四夷者也”一句、《五十三》引台一韵、《五十四》引来一韵、持一韵。《匡谬正俗·七》引时、来、怠三韵。《初学记·十二》引来一韵。《御览·三百五十二》引《东方朔传》引时一韵、《九百六十六》引梅一韵、《九百七十》引梅一韵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从章樵本《古文苑》,各官下附以人名,今據韩本删之。顾炎武《日知录》據史汉纪传年表,辨此诗年代官人皆相牴牾,因定为後世依託。然考《汉书·武帝纪》,於建元六年卽出大司农一官名,与此牴牾相同。吾人如信《班书》,不得独疑此诗。且此诗出《东方朔别传》,此《别传》卽《班书·朔传》所本也。

1.9.枚乘

◇乘,字叔,淮阴人,为吴王濞郎中,去之梁。景帝平七国,召拜弘农都尉,以疾去官,复游梁,後归淮阴。武帝卽位,徵入都,道卒,有集二卷。

1.9.1.歌乘作《七发》,系此歌

麦秀蔪兮,雉朝飞。
向虚壑兮,背枯《书钞》作槁槐。
依绝区兮,临廻溪。
◯《文选·三十四》。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

1.10.淮南王刘安

◇安,淮南王长之子,高帝之孙。孝文八年,封阜陵侯。十六年,封淮南王。孝武元朔五年,削地五县。元狩元年,谋反自杀,有集二卷。

1.10.1.八公操一曰《淮南操》

▷《古今乐录》曰:淮南好道,正月上辛,八公来降,王作此歌。
煌煌《搜神记》作明明,《御览》同上天,照下土《搜神记》作四海,《御览》同兮。
知我好道《御览》作之,公来下兮。
公将与予《搜神记》作余;《御览》《乐府》《诗纪》同,生毛羽兮。
《搜神记》作升,《御览》同腾青雲,蹈梁甫兮。
观见瑶《搜神记》作三,《御览》同光,过北斗兮。
《搜神记》作驱,《御览》同乘风雲,使玉女兮。
含精吐气,嚼芝草兮。
悠悠将将,天相保兮。
◯《乐府诗集·五十八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搜神记·一》作《淮南操》,引海、下、羽、甫、斗、女六韵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三》引海、下、羽、甫、斗、女六韵。
◯逯案:《论衡·道虚篇》云:八公之传,欲示神奇。此操盖出《八公传》,干宝《搜神》卽據之也。

1.11.司马相如

◇相如,字长卿,蜀郡成都人,以赀为郎,事景帝为武骑常侍。病免,客游梁,後归蜀。武帝召复为郎,拜中郎将,坐事免。寻拜孝文园令,病免。元狩五年卒,有集二卷。

1.11.1.歌相如作《美人赋》,系此歌。

独处室兮,廓《御览》误作郎无依。
思佳人兮,情伤悲。
彼君子《类聚》作有美人,《初学记》《古文苑》同兮,来《书钞》作求何迟《书钞》作违
日既《书钞》作日月将墓兮,华色《书钞》作容;《御览》作髮衰。
敢託身兮,长自私。《书钞》作“以自知。”
◯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《类聚·十八》。《初学记·十九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三》。

1.11.2.琴歌二首

▷《玉臺新詠》有序曰:司马相如遊临邛,富人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,窃於壁间窥之。相如鼓琴歌挑之曰:
凤兮凤兮归故乡。
遨遊《类聚》作遊遨四海求其《御览》作索我;《杜诗注》作随其皇。
时未《御览》作来通遇《御览》作遇兮,《乐府》《诗纪》同《书钞》作何所将。
《书钞》无何字悟今夕《杜诗补遗·注》作日;《书钞》此下有兮字,《诗纪》同升斯堂。
𧰟yàn《杜诗补遗·注》作俶《诗纪》云:《玉臺》有兮字在此方《类聚》作房,《御览》同;《杜诗补遗·注》作芳;又《书钞》作闺房,《乐府》《诗纪》同
室迩人《杜诗补遗·注》作从,误遐毒《玉臺》作独;《杜诗补遗·注》作愁我肠。
何缘交颈《书钞》作接,《类聚》《御览》同为鸳鸯。《乐府》此下有“胡颉顽兮共翱翔”一句,《诗纪》同。
◯《玉臺新詠·九》。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三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六十》。《黄氏集千家注杜工部诗·补遗·一·琴臺诗·注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又《类聚·四十三》引乡、皇、房、鸯四韵。《黄氏集千家注杜工部诗·六·客居诗·注》引乡、皇二韵。
皇兮皇兮两皇字《类聚》作凤;《杜诗补遗·注》《乐府》《萬花谷》《诗纪》同从我棲。
得託《诗纪》作托《乐府》作孳,《诗纪》同尾,永为妃。
交情《杜诗补遗·注》作清通体,心和谐《杜诗补遗·注》作相怡
中夜相从,知者谁。
双兴《乐府》作翼,《诗纪》同;《杜诗补遗·注》作羽俱起,翻高飞。
无感我心《乐府》作思,《诗纪》同;《萬花谷》此下有兮字,使余《玉臺》作予悲。
◯《玉臺新詠·九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六十》。《黄氏集·千家注杜工部诗·补遗一·琴臺诗·注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又《类聚·四十三》引棲、妃、谐、谁四韵。《锦繡萬花谷·十八》引棲、妃二韵。
◯逯案:此歌殆两汉时琴工假託为之,姑附此俟考。

1.12.东方朔

◇朔,字曼倩,平原厌次人。武帝初,年二十二,待诏公车,寻待诏金马门,为常侍郎,拜大中大夫、给事中。被劾,免为庶人。待诏宦者署,复为中郎,有集二卷。

1.12.1.歌

▷《史记》曰:朔行殿中,郎谓之曰:“人皆以先生为狂。”朔曰:“如朔等所谓避世於朝廷间者也,古之人乃避世於深山中。”时坐席中,酒酣,據地歌曰:
陆沉於俗,避世金马门。
《书钞》无宫字殿中,可以避世全身。
何必深山之中、蒿庐之下?
◯《史记·滑稽列传》。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
◯逯案:此歌门、身、下三字不韵,在汉殊为罕例。《北齐书·四十五·樊逊传》云:逊常服东方朔之言“陆沉世俗,避世金马,何必深山蒿庐之下”云云。似以马、下为韵,今本殆衍门字。

1.12.2.嗟伯夷

穷隐处兮,窟穴自藏。
与其随佞《书钞》譌作接而得志兮,不若从孤竹於首阳。
◯《书钞·百五十八》。《唐类函·十四》。

1.12.3.七言

折羽翼兮摩苍天。
◯《文选·二十二·芙蓉池作·注》。

1.12.4.六言

合樽促席相娱。
◯《文选·四·蜀都赋·注》。
计策棄捐不收。
◯《文选·二十一·咏史诗·注》。

1.13.李延年

◇延年,中山人,故倡也,坐法腐刑,给事狗监中,善歌为变新声,所造诗谓之新声曲。女弟李夫人得幸於武帝,延年由是贵,为协律都尉,征和三年卒。

1.13.1.歌

▷《汉书》曰:李延年性知音,善歌舞,武帝爱之。延年侍上,起舞,歌曰:“云云。”上叹息曰:“世岂有此人乎!”平阳主因言延年有女弟,上召见之,实妙丽善舞,由是得幸。
北方有佳人,绝世《白帖》作代古籍丛残本《文选·注》作称《草堂诗笺》作特立。
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
《文选补遗》作岂不知倾城与倾国,以上八字《玉臺》作“倾城复倾国”;《类聚》作“宁不知倾城国”,又作“宁不知倾国与倾城”;《文选·注》或作“宁知倾城国”;《御览》作“宁知倾城倾国”,又作“岂不言倾城国”,又作“不惜倾城与国”。佳人难《初学记》或作不,《文选·注》同;《类聚》难字作不可,《御览》或同再得。
◯《汉书·外戚传》。《玉臺新詠·一》。《类聚·十八、四十三》。《初学记·十、十九》。《白帖·七》。《文选·二十一·秋胡诗·注》。古籍丛残石室本《文选·西京赋·注》。《御览·百三十六、百四十四、三百八十、三百八十一、五百十七、五百七十四》。《事类赋·舞赋》。《草堂诗笺·十六·佳人诗·注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佳人歌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◯《刘子·卷三·辨乐篇》袁注云:延年者,李延年也,姿颜色豔,武帝嬖之,任为协律都尉。帝令造新声,延年於坐起舞而歌曰:“南国有佳人,美者颜如玉。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不惜倾城国,佳人不再得。”武帝宠之,问左右曰:“天下更有美人乎。”对曰:“延年有一妹,极端正,姿容绝代。”帝卽诏之,美貌无匹,遂纳为夫人。时人语曰:“一雌复一雄,双飞入紫宫。”
◯逯案:袁注殆凭记忆,未尝一检《汉书》,又“一雌复一雄”本苻坚时谚,所以刺慕容氏者,袁氏亦竟误归延年。冯氏《诗纪》、杨氏《古诗存目》皆沿其误。

1.14.商丘成

◇成,武帝征和二年,为大鸿胪,戾太子兵变,以获反将张光功,封侯。

1.14.1.醉歌

▷《汉书》曰:延和二年七月,癸巳封。四年,後二年,坐为詹事侍祠孝文庙,醉歌堂下,曰:“云云。”大不敬,自杀。
出居安能鬱鬱。
◯《汉书·景武昭宣元成功臣表》。

2.汉诗卷二

2.1.韦孟

◇孟,鲁国邹人,家本彭城。景帝时,为楚元王傅。

2.1.1.讽谏诗

▷《汉书》曰:孟为元王傅,傅子夷王及孙王戊。戊荒淫不遵道,作诗讽谏曰:
肃肃我祖,国《御览》作家自豕韦。
《御览》作兗衣朱绂《文选》作黻,《御览》同,四牡龙旂。
彤弓斯征,抚宁遐荒。
总齐羣邦,以翼大商。
迭彼大彭,勳绩惟光。
至于有周,历世会同。
王赧听谮《韵补》误作政,寔绝我邦。
我邦既绝,厥政斯逸。
赏罚之行,非繇六臣本《文选》作由,注云:善作繇王室。
庶尹羣後,靡扶靡卫。
五服崩离,宗周以队《文选》作坠,《诗纪》同
我祖斯微,䙴《文选》作迁,《诗纪》同于彭城。
在予小子,勤誒《文选》作唉厥生。
《文选》作阨,《诗纪》同;六臣本注云:五臣作陒此嫚秦,耒耜以《文选》作斯,《诗纪》同耕。
悠悠嫚秦,上天不宁。
迺眷《类聚》作睠南顾,授汉于京。
於赫有汉,四方是征。
靡适不怀,萬国逌《文选》作攸,《诗纪》同平。
迺命厥弟,建侯於楚。
俾我小臣,惟傅是辅。
竞竞《文选》作矜矜,《类聚》《诗纪》同元王,恭俭淨壹《文选》作静一,《诗纪》同;《类聚》作静壹
惠此黎民六臣本《文选·注》云:五臣作人,纳彼辅弼。
《文选》作享,《诗纪》同国渐世,垂烈于六臣本《文选》作於,注云:善本作于後。
六本《文选》作乃;《类聚》作爰及夷王,克奉厥绪六臣本《文选》作次,注云:五臣作绪;《诗纪》云:一作次
咨命不永,惟王统祀。
左右陪臣,此《文选》作斯,《诗纪》同惟皇士。
如何我王,不思守保。
不惟履冰,以继祖考。
邦事是废,逸游《类聚》作遊,《初学记》同是娱。
犬马繇繇《文选》作悠悠,《类聚》《初学记》《诗纪》同,是放六臣本《文选·注》云:五臣作田猎是驱。
务彼《文选》作此,《韵补》《诗纪》同鸟兽,忽此稼苗。
《文选》作蒸,《韵补》《诗纪》同民以匮,我王以媮。
所弘非《文选》作匪,《类聚》《初学记》《诗纪》同德,所亲非《文选》作匪,《类聚》《初学记》《诗纪》同俊。
唯囿是恢,唯谀《初学记》误作谏是信。
睮睮谄夫,咢咢《文选》作谔谔,《诗纪》同黄髪。
如何我王,曾不是察。
既藐下臣,追欲从《文选》作纵,《诗纪》同;六臣本注云:五臣作乐逸。
嫚彼显祖,轻兹《文选》作此,《诗纪》同削黜。
嗟嗟《初学记》作嗟哉我王,汉之睦亲。
曾不夙夜,以休令闻。
穆穆天子,临尔《文选》作照临,《诗纪》同,注云:《汉书》作临尔下土。
明明羣司,执宪靡顾。
正遐繇《文选》作由,《诗纪》同近,殆其怙兹《文选》作茲怙;六臣本注云:五臣作怙茲字;《诗纪》云:《文选》作茲怙
嗟嗟我王,曷不此《文选》作斯,《诗纪》同思。
《文选》作匪,《诗纪》同思非《文选》作匪,《诗纪》同《文选》作监,《诗纪》同,嗣其罔则。
弥弥其失《文选》作逸,《诗纪》同;案:失当为佚。,岌岌其国。
致冰匪霜,致队《文选》作坠,《诗纪》同《文选》作匪,《诗纪》同六臣本《文选》作慢
瞻惟我王,昔《文选》作时,《诗纪》同,注云:《汉书》作昔靡不练。
兴国救颠,孰违悔过。
追思黄髮,秦缪六臣本《文选·注》云:五臣作穆以霸。
岁月其徂,年其逮耇。
於昔《文选》作赫,《诗纪》同,注云:《汉书》作昔君子,庶显于後。
我王如何,曾不斯览。
黄髮不近,胡不时监《文选》作鉴,《诗纪》同
◯《汉书·韦贤传》。《文选·十九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又《类聚·二十四》引韦、旂、荒、商、光、同、邦、宁、京、楚、辅、壹、弼、绪、祀、保、考、娱、驱、俊、信、亲、闻二十三韵。《初学记·十八》作《讽楚元王四言诗》,引娱、驱、俊、信、亲、闻六韵。《御览·六百九十》引韦、旂二韵。《韵补·一》引同、邦二韵,《二》引苗、媮二韵。
◯逯案:昔靡不练,《文选》作“时靡不练”,《汉书补注》引王文彬云:“作时是也,时古作峕,与昔形近而误。”又“於昔君子”,《文选》昔作赫。王念孙《读书杂志》云:“韦孟《讽谏诗》:‘於赫君子,庶显于後。’李善曰:‘歎美昔之君子,能庶幾自悔,故光显於後。’念孙案:如此注,李善本本作‘於昔君子’,《汉书·韦贤传》亦作昔,李周翰注曰:於赫,美也,言何不美君子之道,庶光明於後代,则五臣本已作‘於赫君子’。㫺字俗书作昔,赫字俗书作𧹘,二形相近,故昔譌赫。‘於赫美也’,古亦无此训。”
◯yourgame案:“赫字俗书作𧹘”的𧹘原字为异体字,上部分为卝,下部分同,字形如下:
𧹘之异体字

2.1.2.在邹诗

▷《汉书》曰:楚王戊荒淫不遵道,孟作《诗讽谏》,後遂去位,徙家於邹。又作一篇《在邹诗》,曰:
微微小子,既耇《广文选》作苟且陋。
岂不牵位,秽我王朝。
王朝肃清,惟俊之庭。
顾瞻余躬,惧秽此征。
我之退征,请于天子。
天子我恤,矜我髮齿。
赫赫天子,明悊《广文选》作哲,《诗纪》同且仁。
《诗纪》作悬车之义,以洎小臣。
嗟我小子,岂不怀土。
庶我王寤,越迁于鲁。
既去祢祖,惟怀惟顾。
祈祈我徒,戴负盈路。
爰戾于邹,鬋茅作堂。
我徒《广文选》作从,《诗纪》同,注云:一作徒我环,築室于牆。
我既䙴《广文选》作迁,《诗纪》同逝,心存我旧。
梦我渎上,立于王朝。
其梦如何,梦争王室。
其争如何,梦王我《诗纪》倒作我王弼。
寤其外邦,歎其喟然。
念我祖考,泣涕其涟。
微微老夫,咨既迁绝。
洋洋仲尼,视我遗烈。
济济邹鲁,礼义唯恭。
诵习弦歌,于異《广文选》作異於,《诗纪》同他邦。
我虽鄙耈,心其好而。
我徒侃尔,乐亦在而。
◯《汉书·韦贤传》。《广文选·九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又《文选·十六·閒居赋·注》作《安革猛诗》,引“祁祁我徒”一句。

2.2.汉昭帝刘弗陵

◇弗陵,武帝少子。後元二年二月,立为皇太子。卽位,元平元年卒,年二十二。

2.2.1.黄鹄歌

▷《西京杂记》曰:始元元年,黄鹄下太液池,上为歌曰:
黄鹄《初学记》作鹤,《白帖》同,《御览》或同飞兮,下建章。
羽肃肃《西京杂记》作衣肃兮,行跄跄《说文·繫传》作𨄚𨄚
金为衣兮,菊为《尔雅·翼》作作裳。
唼喋荷荇,出入蒹葭。
自顾菲薄《初学记》作薄德,《御览》或同,愧尔嘉祥。
◯《西京杂记·一》。《御览·五百九十二》。《古文苑·四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又《初学记·三十》引章、跄、祥三韵。《白帖·二十九》引章、裳二韵。《御览·九百十六》引章、跄、裳、祥四韵。《说文·繫传·足部·𨄚·下》作《汉宣帝歌》,引章、𨄚二韵。《尔雅翼·三》作《汉武帝歌》,引裳一韵。 ◯逯案:鹄、鹤,古率通用,故此鹄或作鹤。又“出入蒹葭”句,葭字似与章、祥等不韵。惟检《安世房中歌》,窊与光、行、芒、章相叶,是歌阳混押,本有其例。

2.3.燕王刘旦

◇旦,武帝第四子。元狩六年,封於燕。立三十八年,元凤元年自杀,諡曰刺王。

2.3.1.歌

▷《汉书》曰:昭帝时,旦自以为武帝子。且长,不得立,乃与其姊盖长公主、左将军上官桀交通,谋废帝自立。燕仓知其谋,告之,由是发觉。王忧懑,置酒萬载宫,会宾客羣臣妃妾坐饮。王自歌曰:“云云。”华容夫人起舞,坐者皆泣,王遂自杀。
归空城兮,狗不吠,雞不鸣。
横術何广广《御览》或无广字兮,固知国中《御览》或作中国之无人。
◯《汉书·燕刺王旦传》。《御览·一百五十、五百七十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五》作《燕王歌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

2.3.2.华容夫人歌

髮纷纷兮,寘渠。寘渠,《御览》或作不暇梳。
骨籍籍兮,亡居。亡居,《御览》或作枕丘墟
母求死《御览》或无死字,下同子兮,妻求死夫。
裴回《御览》作徘徊两渠间《御览》或作问兮,君子独《诗纪》作将安居。
◯《汉书·燕刺王旦传》。《御览·一百五十、五百七十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五》作《燕王歌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

2.4.李陵

◇陵,字少卿,陇西成纪人。前将军广之孙,为侍中建章监,拜骑都尉。天汉二年,兵败降于匈奴,娶单于女,封右校王。元平元年,病死,有集二卷。

2.4.1.歌《诗纪》作《别歌》

▷《汉书》曰:昭帝卽位数年,匈奴与汉和亲。汉使求苏武等,单于许武还。李陵置酒贺武曰:“異域之人,一别长绝。”因起舞而歌,泣下数行,遂与武決。
《御览》无径字萬里兮《文选·注》引无兮字,度《汉书注》作渡沙漠《书钞》作幕,《韵补》同
为君将兮,奋匈奴。
路穷绝兮,矢刃摧。
士众灭兮,名已隤《御览》作颓
老母已死,虽欲报恩,将安归。
◯《汉书·苏武传》。《书钞·一百七》。《汉书·霍去病传·注》。《文选·六十·祭颜光禄文·注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八十八》。《诗纪·二》,又《韵补·一》引幕、奴二韵。

2.5.广川王刘去《西京杂记》作去疾,《御览·七百七、七百十九》引《汉书》,並同

◇去,缪王齐太子。武帝征和二年,嗣,在位四十五年,宣帝本始三年,自杀。

2.5.1.歌二首

2.5.1.1.右为望卿作
▷據《汉书》:广川王去以阳城昭信为后,幸姬陶望卿为脩靡夫人。主缯帛;崔脩成为明贞夫人,主永巷。後昭信谮望卿失宠,去与昭信等饮。诸婢皆侍,去为望卿作歌,竟杀望卿。昭信欲擅爱,曰:“王使明贞夫人主诸姬,滛乱杂禁。”乃禁闭诸姬,非大置酒召,不得见。去怜之,为作歌曰:
背尊章,嫖以忽。
谋屈奇,起自绝。
行周流,自生患。
谅非望,今谁怨。
◯《汉书·广川惠王越传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
2.5.1.2.右为修成作
愁莫愁,居《乐府》作生,《诗纪》同无聊。
心重结,意不舒。
内茀《乐府》作弗鬱,忧哀积。
上不见天,生何益。
日崔隤,时不再。
願棄躯,死无悔。
◯同上。

2.6.广陵王刘胥

◇胥,武帝第五子。元狩六年,封广陵王,立六十四年。五凤四年诛,諡曰厉。

2.6.1.歌《诗纪》作《瑟歌》

▷《汉书》曰:昭帝时,胥见帝年少无子,有觊欲心。迎女巫李女须,使下神祝诅。宣帝时,祝诅事发觉,胥置酒显阳殿,召太子霸及子女等夜饮,使所幸鼓瑟歌舞,王自歌曰:“云云。”左右悉涕泣奏酒,至雞鸣时罢。
《御览》或作空《御览》或作人生兮,无终。
长不乐兮,安穷。
奉天期兮,不得须臾。
千里马兮,驻待路。
黄泉下兮,幽深。
人生要死《御览》死下有兮字,何为苦心。
《御览》或作可用为乐,心所喜。
出入无悰,为乐亟。
蒿里召兮,郭门阅。
死不得取代庸,身自逝。
◯《汉书·广陵厉王胥传》。《御览·一百五十、五百七十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五》。《诗纪·一》。

2.7.乌孙公主细君

◇细君,江都王建女。元封中,武帝以之妻乌孙王昆莫,昆莫以为左夫人。昆莫死,复妻其孙岑陬,生一女少夫。

2.7.1.歌《诗纪》作《悲愁歌》

▷《汉书》曰:武帝遣细君为公主,以妻乌孙王昆莫。公主至其国,自治宫室居。岁时一再与昆莫会,置酒饮食。昆莫年老,言语不通。公主悲,乃自作歌曰:
吾家《玉臺》家下有之字嫁我兮我兮二字《书钞》或止作女,天一方。
远託《草堂诗笺》作托;《御览》曰:又或作适;《书钞》或作通《事类赋》作绝,《书钞》《御览》或同国兮《书钞》《御览》或无兮字,《类聚》同,乌孙王。
《文选·注》或误卢为室兮《书钞》或无兮字,旃《玉臺》作氊,《书钞》《类聚》《御览》《事类赋》並同为牆《御览》或误作坛
《玉臺》《类聚》《事类赋》无以字,《书钞》《文选·注》並同肉为食兮《文选·注》或无兮字,酪为浆。
居常土思《书钞》或作思土,《类聚》同;《御览》或作悲思,《事类赋》同;《玉臺》此上四字作常思汉土《类聚》无兮字,心内伤。
《书钞》或无願字为黄鹄《类聚》作鹤兮,还《书钞》作归,《类聚》《乐府》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故乡。
◯《汉书·西域传》。《玉臺新詠·九》。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四》。《事类赋·歌赋·注》。《草堂诗笺·十二·留花门诗·注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又《书钞·百三十四》引方、王、牆三韵。《文选·二十七·王明君辞·注》引方、王、牆三韵,《四十一·答苏武书·注》引浆一韵。《御览·七百八》引王、坛二韵,又《七百九十五》引《通典》,录方、王、牆、浆四韵。
◯逯案:此歌,《广文选》作《刘安乌孙公主歌》,殊谬。

2.8.杨恽

◇恽,字子幼,敞第二子。初为郎,补常侍骑,擢左曹。地节中,封平通侯,迁中郎将。神爵初,拜光禄勳。五凤二年,与太仆戴长乐相失,免为庶人,後岁餘,腰斩。

2.8.1.歌诗《诗纪》作《拊缶歌》

▷《汉书》:恽《答孙惠宗书》曰:田家作苦,岁时伏腊。烹羊炰羔,斗酒自劳。家本秦也,能为秦声。妇赵女也,雅善鼓瑟,奴婢歌者数人。酒後耳热,仰天拊缶而呼乌乌,其《诗》曰:
田彼南山,芜秽不治。
種一顷《白帖》作亩豆,落而为萁。
人生行乐耳,须富贵何时?
◯《汉书·杨敞传》。《白帖·二十三》。《御览·八百二十一》。《风雅翼·补遗·下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
2.9.韦玄成

◇玄成,字少翁,鲁邹人,丞相贤之少子。为谏大夫,迁大河都尉,袭爵扶阳侯,拜河南《表》作河内太守。神爵末,徵为未央卫尉。五凤中,迁太常,坐杨恽免。起为淮南王中尉。元帝卽位,进少府,迁太子太傅。永光初,拜御史大夫,代于定国为丞相。建昭三年卒,諡曰共侯。

2.9.1.自劾诗

▷《汉书》曰:玄成以列侯侍祀孝惠庙。当晨入庙,天雨淖。不驾驷马车而骑至庙下。有司劾奏,等辈数人皆削爵为关内侯。玄成自伤贬黜父爵,作诗自劾责,曰:
赫矣我祖,侯于豕韦。
赐命建伯,有殷以绥。
厥绩既昭,车服有常。
朝宗商邑,四牡翔翔。
德之令显,庆流于裔。
宗周至汉,羣後历世。
肃肃楚傅,辅翼元夷。
厥驷有庸,惟慎惟祗。
嗣王孔佚,越迁于邹。
五世圹僚《广文选》误作寥,至我节侯。
惟我节侯,显德遐闻。
左右昭宣,五品以训。
既耇《广文选》误作苟致位,惟懿惟奂。
厥赐祁祁,百金洎馆。
国彼扶阳,在京之东。
惟帝是留,政谋是从。
绎绎六辔,是列是理。
威仪济济,朝享天子。
天子穆穆,是宗是师。
四方遐尔,观国之辉。
茅土之继,在我俊兄。
惟我俊兄,是让是形《广文选》作刑
於休厥德,於赫有声。
致我小子,越留於京。
惟我小子,不肃会同。
媠彼车服,黜此附庸。
赫赫显爵,自我队之。
微微附庸,自我招之。
谁能忍媿,寄之我颜。
谁将遐征,从之夷蛮。
於赫三事,匪俊匪作。
於蔑小子,终焉其度。
谁谓华高,企其齐而。
谁谓德难,厉其庶而。
嗟我小子,于贰其尤。
队彼令声,申此择辞。
四方羣后,我监我视。
威仪车服,唯肃是履。
◯《汉书·韦贤传附玄成传》。《广文选·八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◯王念孙《读书杂志·四·汉书第十二》“厉其庶而条”,谓庶当作幾,与齐为韵。王先谦《汉书补注》引王文彬曰:上文队、招非韵,叠之为韵,此亦叠而为韵,无庸改庶为幾。
◯逯案:王文彬说是。汉人用韵较宽,不必律以古韵也。

2.9.2.戒子孙诗

▷《汉书》曰:元帝卽位,以玄成为少府,迁太子太傅,至御史大夫。永光中,代于定国为丞相。贬黜十年之间,遂继父相位,封侯故国,荣当世焉。玄成复作诗,自著复玷缺之囏难,因以戒示子孙,曰:
於肃君子,既令厥《广文选》作仪,《诗纪》同德。
仪服此恭,《广文选》作“服此温恭”,《诗纪》同。棣棣其则。
咨余《广文选》作予,《诗纪》同小子,既德靡逮。
曾是车服,荒嫚以队。
明明天子,俊德烈烈。
不遂我遗,恤我九列。
我既兹恤,惟夙惟夜。
畏忌是申,供事靡憜。
天子我监,登我三事。
顾我伤队,爵复我旧。
我既此登,望我旧阶。
先后兹度,涟涟孔怀。
司直御事,我熙我盛。
羣公百僚,我嘉我庆。
于異卿士,非同我心。
三事惟囏,莫我肯矜。
赫赫三事,力《广文选》误作刀虽此毕。
非我所度,退其罔日。
昔我之队,畏不此居。
今我度兹,戚戚其惧。
《诗纪》作唯,注云:一作嗟我後人,命其靡常。
靖享《广文选》作共,《诗纪》同尔位,瞻仰靡荒。
慎尔会同,戒尔车服。
无媠尔仪,以保尔域。
尔无我视,不慎不整。
我之此复,惟禄之幸。
於戏後人,惟肃惟栗。
无忝显祖宋祁曰:一作位,《广文选》作位,《诗纪》同,以蕃汉室。
◯《汉书·韦贤传附玄在传》。《广文选·卷八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
2.10.刘向

◇向,字子政,初名更生,楚元王交玄孙。地节中,为辇郎。神爵初,擢谏大夫。後坐罪,赎減死,拜郎中给事黄门,迁散骑谏大夫给事中。元帝卽位,擢为宗正,以忤弘恭、石显下狱,寻为中郎,复下狱为庶人。成帝卽位,召拜中郎,领护三辅都水,迁光禄大夫中垒校尉。绥和中卒,年七十二,有集六卷。

2.10.1.七言

博学多识与凡殊。
◯《文选·二·西京赋·注》。
时将昏暮白日午。
◯《文选·十三·雪赋·注》。
朅来归耕永自疎。
◯《文选·十五·思玄赋·注》,《二十一·秋胡诗·注》,《二十九·杂诗·注》。
结构野草起屋庐。
◯《文选·三十七·出师表注》作《刘歆七言诗》。
◯逯案:以韵断之,是亦向作,《选注》误作刘歆耳。
应作晏处从容观诗书。
◯《文选·二十三·赠士孙文始诗·注》引作刘向《七略》。
◯逯案:《七略》乃七言之误。又向字,胡刻李注本作歆,今从六臣作向。
山鸟羣鸣我心怀。
◯《文选·二十四·赠秀才入军诗·注》。

2.11.息夫躬

◇躬,字子微,河内河阳人。哀帝初,召待诏,擢光禄大夫左曹给事中,封宜陵侯。免,寻坐祝诅,建平二年,繫狱死,有集一卷。

2.11.1.绝命辞

▷《汉书》曰:躬初待诏,数危言高论,自恐遭害,著《绝命辞》,曰:云云。後数年,乃死,如其文。
玄雲泱鬱,将安归兮。
鹰隼横厉,鸾徘徊兮。
矰若浮焱,动则机兮。
丛棘𢯆𢯆《白帖》作栈栈,《诗纪》同,曷可棲兮。
发忠忘身,自绝罔兮。
寃颈折翼,庸得往兮。
涕泣流兮,萑《御览》作雚兰。
心结愲兮,伤肝。
虹蜺曜《文选·注》作燿兮,日微。
孽杳冥兮,未开。
痛入天兮,呜謼。
寃际绝兮,谁语。
仰天光《诗纪》作高兮,自列。
招上帝兮,我察。
秋风为我唫,浮雲为我阴。
嗟若是兮,欲何留。
抚神龙兮,揽其须。
游旷迥兮,反亡期。
雄失據兮,世我思。
◯《汉书·息夫躬传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又《白帖·二十九》引徊、机、棲、往四韵。《文选·三十七·始出尚书省诗·注》引微一韵。《御览·三百七十六》引兰、肝二韵。

2.12.班婕妤

◇班氏,楼烦人,班固之祖姑。成帝初,选入後宫,拜婕妤。鸿嘉中,求供养太后长信宫,有集一卷。

2.12.1.怨诗怨歌行◯《玉臺》《文选·注》作《怨诗》;《文选》《乐府诗集》作《怨歌行》

新裂《编珠》作製,《文选·注》《事类赋》並同;《诗纪》云:一作制製齐纨素,鲜《类聚》或作皎,李善本《文选》《编珠》《白帖》《事类赋》《文章正宗》《合璧事类》《诗纪》並同;《诗纪》云:一作鲜洁如霜雪。
裁为六臣本《文选》作成,《玉臺》《类聚》《诗纪》並同;《诗纪》云:一作为合欢扇,团团《编珠》作团乐;《合璧事类》作团圆;《诗纪》云:一作团圆《编珠》作狀;《御览》或作象黄氏《杜诗注》作秋月。
出入君怀袖,动摇微风发。
常恐秋节至,涼飚《类聚》《文选·注》或作风,《玉臺》《文章正宗》並同;《诗纪》云:一作风夺炎热。
棄捐《岁华纪丽》作之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
◯《文选·二十七》。《玉臺新詠·一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一》,又《六十九》引作《扇诗》。《白帖·四》引作《詠扇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四十二》。《合璧事类·外集·六十》不著撰人。《文章正宗·二十九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又《杜公瞻编珠·一》引雪、月二韵。《文镜祕府论·西卷》引雪、月二韵及雪一韵。《初学记·一·月部》引雪、月二韵,又《风部》引雪、月、发三韵。《初学记·二·雪部》引雪、月二韵,又《霜部》引雪一韵。又《白帖·一·月部》引雪、月二韵,《雪部》引雪一韵作《詠扇诗》,《霜部》引雪一韵作《扇诗》。又《白帖·二》引雪一韵。又《文选·三十·和王主簿怨情诗·注》引雪、月二韵,又《三十一·杂体诗·注》引雪、月二韵。《岁华纪丽·三》引热、绝二韵作《纨扇诗》。《御览·七子二》引雪、月、发三韵作《扇诗》,又《八百十四》引雪、月二韵。黄氏集《千家注杜工部诗史补遗五·薄遊诗注》引月韵一句。《事类赋·扇赋》引雪、月、发三韵作《扇诗》。
◯逯案:《玉臺》此诗有序云:“昔汉成帝班婕妤失宠,供养於长信宫,乃作赋自伤,併为怨诗:‘云云。’”此《玉臺》编者语也。又梁元帝《谢东宫赉辟邪子锦白褊等啟》云:“鲜洁齐纨,声高赵縠。”似梁时此诗皎仍作鲜。又《类聚·五十·徐陵裴使君墓志铭》云:“明月团团,似班姬之扇。”则团圆者原应作团团。此诗盖魏代伶人所作,附此俟考。

3.汉诗卷三

3.1.杂歌谣辞

3.1.1.歌辞

3.1.1.1.平城歌
▷《汉书》曰:高祖自将兵三十二萬,击韩王信。帝先至平城,步兵未尽到。冒顿精兵三十餘萬,围帝於白登。七日,汉兵中外不得救饷。樊哙时为上将军,不能解围,天下皆歌之,後用陈平秘计得免。白登在平城东南,去平城十餘里。
平城之下《後汉书·注》作事;《诗纪》云:一作围,亦诚《後汉书·注》作甚大苦。
七日不《後汉书·注》此下有得字食,不能彀《嬾真子》作控;《後汉书·注》作弯弓弩。
◯《汉书·匈奴传》。《後汉书·南匈奴传论·注》引《前汉书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御览·三百四十八》引《史记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又《嬾真子·四》引“不能控弩”四字。
3.1.1.2.画一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百姓歌》
▷《汉书》曰:惠帝时,曹参代萧何为相国。初,高帝与何定天下,法令既明具,及参守职,举事无所变更,一遵何之约束,於是百姓歌之:
萧何为法《文选补遗》作政,讲《史记》作顜,《全唐文》同;《後汉书·班固传·注》作较,《文选·注》《白帖》《文选补遗》《诗纪》並同若画一。
曹参代之,守而勿失。
载其清靖《史记》作净,《文选·注》《文选补遗》《全唐文》並同;《後汉书·王充传论·注》作静,《类聚》《御览》《乐府》《诗纪》並同,民《後汉书·王充传论·注》作人,《御览》同以宁壹《史记》作一,《後汉书·王充传论·注》《类聚》《文选·注》《御览》《文选补遗》《诗纪》並同;《全唐文》作谧
◯《史记·曹相国世家》。《汉书·曹参传》。《後汉书·王充等传论·注》。《类聚·十九》。《文选·西都赋·注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。《全唐文·八百二十一·程晏萧何求继论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又《後汉书·班固传·注》及《白帖·二十一》並引一、失二韵。
3.1.1.3.民为淮南厉王歌
▷《汉书》曰:淮南厉王长废法不轨。文帝不忍置於法,乃载以辎车,处蜀严道邛邮,遣其子母从居,长不食而死,後民有作歌歌淮南王。帝闻之,乃追尊淮南王为厉王,置园如诸侯仪。
一尺布《鸿烈叙》作缯;《御览》或作帛尚可缝《鸿烈叙》作好童童
一斗《旧唐书》作㪷;《鸿烈叙》作升《白帖》或作谷尚可舂《鸿烈叙》作饱蓬蓬;又《秘府略》缝、舂二韵颠倒,《类聚》《御览》並同
兄弟《文选补遗》兄弟上有奈何二字二人不《史记》此下有能字,《鸿烈叙》《世说·注》《秘府略》《类聚》並同,《御览》或同相容。
◯《史记·淮南厉王传》。《汉书·淮南厉王传》。《淮南鸿烈解叙》。《世说新语·方正篇注》。《秘府略·八百六十四》。《类聚·八十五》。《白帖·二、六》。《御览·八百二十、八百四十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作《淮南一王歌》。《旧唐书·萧至忠传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及《诗纪·八》作《淮南民歌》。
3.1.1.4.天下为卫子夫歌《乐府》作《卫皇後歌》,《诗纪》同
▷《汉书》曰:卫子夫为皇後,弟青贵震天下,天下歌之。
生男无喜,生女无《类聚》或作勿《御览》或作怨。 独不见卫《类聚》卫下或有青字子夫,霸天下。
◯《史记·外戚世家·褚先生跋》。《类聚·十九五十一》。《御览·百九十九、四百六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又《御览·四百七十》引无“霸天下”三字。
3.1.1.5.郑白渠歌
▷《史记》曰:韩闻秦之好兴事,欲罢之,无令东伐。乃使水工郑国间说秦,令凿泾水自中山西邸瓠口为渠,並北山东注洛,溉泽滷之地四萬餘顷,因命曰郑国渠。
▷《汉书》曰:太始二年,赵中大夫白公,复奏穿渠引泾水。首起谷口,尾入栎阳,注渭中二百里,溉田四千五百餘顷,名曰白渠。民得其饶,歌之。
田於何所《白帖》或作处;《御览》或作许,池《初学记》作栎《汉纪》缺阳字谷口。
郑国在前,白渠《白帖》《御览》或作公《汉纪》作在,《白帖》《续古文苑》並同,《书钞》或同後。
举锸《汉书》作臿,《後汉书·注》《乐府》《文选补遗》同;《文选·注》作插,《类聚》同,《御览》或同《汉纪》作成,《续古文苑》同,《白帖》或同;《书钞》或作为,《文选·注》同,《白帖》《御览》或同《书钞》或作雨,決渠为雨《书钞》或作云
水流灶下,鱼跳入釜。
泾水一石,其泥《风俗通》作埿数斗。
且溉且粪,《书钞》作“且粪且溉”,《御览》或同。长我禾《风俗通》作稷,《御览》或同黍。
衣食京师,忆《文选补遗》作一萬之《汉纪》作百萬餘,《续古文苑》同;《风俗通》作数百萬口。
◯《汉纪·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续古文苑·四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又《汉书·沟洫志》《风俗通·山泽篇》《御览·六十二、四百六十五》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並引口、後、雨、斗、黍、口六韵。又《後汉书·班固传注》《文选·二·西京赋注》《初学记·六》並云出《史记》,引口、後、雨、斗、黍、口六韵。又《书钞·三十九》《类聚·六十五》《御览·八百二十一》並引口、後、雨、斗、黍五韵。又《白帖·二》《白帖·二十三》並引口、後、雨、斗四韵。又《书钞·百五十六》引口、後、云、黍四韵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此歌據《沟洫志》,今依《汉纪》补足之。又今本《史记》不载此歌,而《後汉书》及《文选·注》皆云出《史记》,其所據本或異也。
3.1.1.6.颍川儿歌
▷《汉书》曰:灌夫不好文学,喜任侠,已然诺。诸所与交通,无非豪桀大猾,有纍数千萬,食客日数十百人。陂池田园,宗族宾客为权利,横颍川。颍川儿歌之,曰:
颍水《白帖》作川,《御览》同清,灌氏宁。
颍水《白帖》作川浊,灌氏族。
◯《史记·灌夫传》。《汉书·灌夫传》。《白帖·七》。《御览·六十三》。《寰宇记·七》。《诗纪·八》作《颍川歌》。
3.1.1.7.牢石歌
▷《汉书》曰:元帝时,宦官石显为中书令,与仆射牢梁少府五鹿充宗为党友,诸附倚者皆得宠位。民歌之,言其兼官據势也。
牢邪石邪,五鹿客邪。
印何纍纍,绶《御览》绶下有何字若若邪。
◯《汉书·佞幸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印绶歌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
3.1.1.8.上郡吏民为冯氏兄弟歌
▷《汉书》曰:成帝时,冯野王为上郡太守。其後,弟立亦自五原太守徙西河上郡,立居职公廉,治行略与野王相似,而多智有恩贷,好为条教。吏民嘉美野王立相代为太守,歌之曰:
大冯君,小冯君。
兄弟继踵相因循。
聪明贤知《类聚》作圣智,《御览》或同惠吏《御览》或作恩惠《御览》或作人
政如鲁、卫德化钧《白帖》作均,《御览》或同
周公、康叔犹二君。
◯《汉书·冯野王传》。《书钞·七十四》。《类聚·十九》。《御览·二百六十、三百九十六、四百六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五》作《上郡歌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冯君歌》。《诗纪·八》作《上郡歌》。又《白帖·二十一》引君、循、均三韵。
3.1.1.9.长安为尹赏歌
▷《汉书》曰:赏,字子心,钜鹿杨氏人。永始、元延间,上怠於政,贵戚骄恣,交通轻侠,藏匿亡命。长安中姦猾浸多,羣辈杀吏,受赇报讐,赏以三辅高第选守长安。赏至,修治长安狱,穿地方深各数丈,致令辟为郭,以石覆其口,名为虎穴,乃收捕轻薄少年恶子,得数百人,内穴中,覆以大石。百日後,令死者家自发取,亲属号哭,道路歔欷,长安歌之,曰:
安所求之死,桓东少年场。
生时谅不谨,枯骨後《匡谬正俗》作复,是何葬。
◯《汉书·尹赏传》。《匡谬正俗·五》。《诗纪·八》作《尹赏歌》。
◯逯案:死与屍通。
3.1.1.10.长安百姓为王氏五侯歌
▷《汉书》曰:成帝河平二年,悉封舅大将军王凤庶弟谭为平阿侯、商为成都侯、立红阳侯、根曲阳侯、逢时高平侯,五人同日封,故世谓之五侯。时五侯羣弟,争为奢侈,後庭姬妾,各数十人。罗钟磬,舞郑女,作优倡,狗马逐驰,大治第室,起土山渐臺,洞门高廊阁道,连属弥望,百姓歌之,言其奢侈如此。案:高都、外杜皆长安里名。
五侯初起,曲阳最怒。
坏決《御览》或作決坏高都,连竟《水经》作竟连,《御览》或作竟连,或作连境《御览》或作五杜。
土山渐臺,西《水经》西上有像字,《文选·注》《御览》並同,惟字作象白虎。
◯《汉书·元皇後传》。《水经·渭水注》。《文选·十四·征赋注》。《御览·六十二、四百六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五》。《诗纪·八》作《五侯歌》。 ◯此歌末句西字上,《水经》《文选·注》及《御览》並有象字。案:《汉书》:曲阳侯第土山渐臺类白虎殿云云,似原有象字。今本《汉书》盖脱,当據补。
3.1.1.11.闾里为楼护歌
▷《汉书》曰:楼护字君卿,为京兆吏数年,甚得名誉,与谷永俱为五侯上客。母死,送葬者致车二三千两,闾里歌之,曰:
五侯治丧楼君卿。
◯《汉书·楼护传》。《诗纪·八》作《楼护歌》。
3.1.1.12.刘圣公宾客醉歌
▷《续汉书》曰:时圣公聚客,家有酒,请游徼饮。宾客醉歌言:云云。游徼大怒,缚捶数百。
朝亨《御览》作烹两都尉,游徼後来用调羹味。
◯《後汉书·刘玄传注》。《御览·八百四十六》。
3.1.1.13.匈奴歌
▷《西河旧事》曰:焉支山,东西百餘里,南北二十里,亦有松柏五木,其水草美茂,宜畜牧,与祁连山同。匈奴失祁连、焉支二山,歌曰:
《乐府》作失,《雲麓漫钞》《尔雅翼》同;《御览》或误作使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《尔雅翼》作繁《雲麓漫钞》作殖。 失我焉支《尔雅翼》作阏氏山,使《乐府》作令我妇女无颜色。《乐府》息、色二韵颠倒,《诗纪》同。
◯《御览·五十七百十九》。《寰宇记·百五十二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四》。《雲麓漫钞·一》。《尔雅翼·三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原题注为《十道志》,今改从《寰宇记》所引之《西河旧事》。

3.2.谣辞

3.2.1.长沙人石虎谣

▷《寰宇记》曰:长沙县石虎在县东四里,每食仓廪。当吴芮为王之时,仓廪废耗,芮以生肉祭之,後截其头,截其身,由是长沙人谣曰:
石虎头截,仓廪不阙。
◯《寰宇记·一百十四》。

3.2.2.元帝时童谣

▷《汉书》曰:元帝时童谣:云云。至成帝建始二年三月戊子,北宫中井泉稍上,溢出南流。井水,阴也;灶烟,阳也。玉堂金门,至尊之居,象阴盛而灭阳,窍有宫室之应也。王莽生於元帝初元四年,至成帝封侯,为三公辅政,因以篡位。
井水溢,灭灶烟。
灌玉堂,流金门。
◯《汉书·五行志》。《初学记·二十五》。《御览·百八十九、八百七十一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八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

3.2.3.长安谣

▷《汉书》曰:成帝初,丞相御史条奏石显旧恶,及其党牢梁、陈顺皆免官。显与妻子徙归故郡,忧懑不食,道病死。诸所交结,以显为官,皆废罢。少府五鹿充宗左迁玄菟太守,中丞伊嘉为雁门都尉,长安谣云:
伊徙鴈,鹿徙《御览》脱此字菟。
去牢与陈,实无贾《乐府》作价
◯《汉书·佞幸传·石显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七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

3.2.4.成帝时童谣

▷《汉书》曰:成帝时童谣:云云。後帝为微行出游,常与富平侯张方俱称富平侯家人,过阳阿主作乐。见舞者赵飞燕而幸之,故曰“燕燕尾涏涏”,美好貌也;“张公子”,谓富平侯也;“木门仓琅根”,为宫门铜锾,言将尊贵也。後遂立为皇後。弟昭仪贼害後宫皇子,卒皆伏辜,所谓“燕飞来,啄皇孙;皇孙死,燕啄矢”者也。
燕燕,尾涏涏官本《汉书》作涎涎,《占经》《诗纪》同;《玉臺》作殿殿
张公子,时相见。
木门,仓琅玉臺作狼根。
燕飞来,啄皇孙。
皇孙死,燕啄矢。
◯《汉书·五行志》。《汉书·外戚传》。《开元占经·百十三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八》作成帝时《燕燕童谣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西汉童谣》。《锦繡萬花谷·三十九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又《玉臺新詠·九》引殿、见、根、孙四韵。

3.2.5.成帝时歌谣

▷《汉书》曰:成帝时歌谣又曰:云云。桂,赤色,汉家象;华不实,无继嗣也。王莽自谓黄象,黄爵巢其颠也。
邪径败良田,谗口《占经》作言乱善人。
桂树华《事类赋》作秋不实,黄爵《风雅翼》作雀巢其颠。
《占经》作昔,《文选补遗》《事类赋》《诗纪》並同为人所羡,今为人所怜。
◯《汉书·五行志》。《开元占经·百十三》作成帝时童谣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八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西汉童谣》。《事类赋·雀赋》作古诗。《风雅翼·补遗·下》作《成帝时黄雀谣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又《玉臺新詠·九》引人、颠二韵。《御览·九百二十二》作古诗,引颠一韵。

3.2.6.汝南鸿隙陂童谣

▷《汉书》曰:汝南旧有鸿隙大陂,郡以为饶。成帝时,关东数水,陂溢为害。翟方进为相,与御史大夫孔光共遣掾行视,以为決去陂水,其地肥美,省堤防费而无水忧,遂奏罢之。及翟氏灭,乡里归恶,言方进请陂下良田不得而奏罢陂云。王莽时,常枯旱,郡中追怨方进,时有童谣:云云。子威,方进字。
坏陂谁,《後汉书》作“败我陂者”;《水经注》作“败我陂”;《类聚》作“怀我陂”。翟子威。
《後汉书》作饴我豆《类聚》脱豆字,食《後汉书》作大豆《後汉书》作亨我二字;《御览》误作美芋葵《後汉书》作魁,《类聚》《白帖》《御览》並同
《白帖》作及《白帖》无乎字覆,陂当复。
谁云《白帖》作言,《御览》同《白帖》无者字,两黄鹄。
◯《汉书·翟方进传》。《白帖·二》。《御览·七十二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八》作《王莽时汝南童谣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。《诗纪·八》作《鸿隙陂童谣》。又《後汉书·许杨传》引威、魁、复三韵。《水经·淮水注》引威、复二韵。《类聚·八十七》引威、葵二韵。《御览·九百七十五》引威、魁二韵。
◯逯案:此歌《後汉书》引作歌谣,是也,又《後汉书》引文较原歌为略,惟“饭我豆食”句,《後汉书》竟作“饴我大豆,亨我芋魁。”此可異者。逯谓歌中我字皆虚声,因记录有详略,故有小異,实则此三言之歌也。

3.2.7.王莽末天水童谣

▷《续汉书》曰:王莽末,天水童谣曰:云云。时隗嚣初起兵於天水,後意稍广,欲为天子,遂破灭。嚣少病蹇,吴门,冀郭门名也,缇羣,山名也。
出吴门,望缇羣。
见一蹇人,言“欲上天”。
令天可上,地上《文选补遗》作下安得民《後汉书·注》作人
◯《续汉书·五行志》。《後汉书·隗嚣传注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天水童谣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

3.2.8.更始时南阳童谣

▷《续汉书》曰:更始时南阳有童谣曰:云云。是时更始在长安,世祖为大司马,平定河北。更始大臣並谮专权,故谣妖作也。後更始遂为赤眉所杀,是更始之不谐,在赤眉也,世祖自河北兴。
谐不谐,在赤眉。
得不得,在河北。
◯《续汉书·五行志》。《後汉书·光武纪注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八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南阳童谣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

3.3.谚语

3.3.1.曹邱生引楚人谚

▷《史记》曰:楚人曹邱生,辩士,与窦长君善。季布闻之,寄书谏窦长君勿与通。曹邱生欲得书请季布,窦长君曰:“季将军不说足下,足下勿往。”固请书,遂行,使人先发书。季布果大怒,待曹邱,曹邱至,卽揖季布曰:“楚人谚曰:云云。足下何以得此声於梁、楚间哉。”季布乃大说,引入,留数月,为上客,厚送之。季布名所以益闻者,曹邱扬之也。
《白帖》无得字黄金百斤《御览》或作镒;《汉书》无斤字,不如得《御览》或无得字季布一《汉书》无一字诺。
◯《史记》及《汉书·季布传》。《白帖·二》。《御览·四百三十、四百六十三、四百九十五、八百九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楚人谚》。

3.3.2.汉人引鄙语

▷《韩诗外传》曰:夫明镜者,所以照形也;往古者,所以知今也。鄙语曰:
不知《汉书》作习为吏,视已成《大戴记》作如视已,《新书》作而视已事。
◯《韩诗外传·五》。《大戴记·保傅篇》。《汉书·贾谊传》。贾子《新书·保傅篇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六》。

3.3.3.韩安国引语

▷《汉书》曰:韩安国云:治天下终不用私乱公。语曰:
虽有亲父,安知《史记》知下有其字,下同不为虎。
虽有亲兄,安知不为狼。
◯《史记·韩安国传》。《汉书·韩安国传》。

3.3.4.桓宽引语

▷《盐铁论》曰:秦兼萬国之地,有四海之富,而意不赡,非宇小而用菲者,欲多而下不堪其求也。语曰:
厨有腐肉,国有饥民。
厩有肥马,路有馁人。
◯《盐铁论·园池篇》。

3.3.5.桓宽引鄙语

▷《盐铁论》曰:大夫曰:“鄙语曰:‘云云。’以世俗言之,乡曲有桀人尚辟之。今匈奴公为寇,侵扰边境,是以县官厉武,以讨不义,设机械,以备不仁。”
贤者容不辱。
◯《盐铁论·备胡篇》。

3.3.6.《淮南子》引谚

▷《淮南子》曰:乱世之法,高为量而罪不及,重为任而罚不胜,危为禁而诛不敢。民困於三责,则饰智而诈上,犯邪而干免,故谚曰:
鸟穷则噣,兽穷则𧢻,人穷则诈。
◯《淮南子·齐俗训》

3.3.7.邹阳引谚

▷《史记》曰:邹阳狱中上书曰:臣闻比干剖心,子胥鸱夷。臣始不信,乃今知之。願大王孰察,少加怜焉。谚曰:云云。何则?知与不知也。
《史记》《汉书》白上有有字头如新,倾葢如故。
◯《史记》及《汉书·邹阳传》。《文选·三十九》。

3.3.8.司马相如引谚

▷《史记》曰:是时天子方好自击熊彘,驰逐野兽,相如上疏谏之:鄙谚曰:云云。言虽小可以喻大,願陛下幸察。
家累千金《史记》《御览》金下有者字,坐不垂堂。
◯《史记·司马相如传》。《汉书·马相如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
◯逯案:《史记·袁盎传》云:臣闻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百金之子,不骑衡。”《汉书·盎传》载此无坐字。《白帖·八》引《汉书》曰: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;百金之子,立不倚衡。”又《御览·三百九十三》引《汉书》谚曰: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”又《三国志·薛综传》谚曰: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”似此谚原为四言四句,相如所引既不全,且似已加删改也。而今本《汉书》作七言,恐亦经後人删落。

3.3.9.贡禹引俗语

▷《汉书》曰:禹又言:郡国择便巧史书习於计簿能欺上府者,以为右职。取勇猛能操切百姓者,以苛暴威服下者,使居大位。故亡义而有财者显於世,欺谩而善书者尊於朝,誖逆而勇猛者贵於官,故俗皆曰:
何以孝弟为,财多而光荣。
何以礼义为,史书而仕宦。
何以谨慎为,勇猛而临官。
◯《汉书·贡禹传》。
◯逯案:故俗皆曰:云云。皆假为谐,亦通。

3.3.10.司马迁引谚

▷《史记》曰:余睹李将军悛悛如鄙人,口不能道辞。及死之日,天下知与不知,皆为尽哀,谚曰:云云。此言虽小,可以谕大也。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
◯《史记·李将军传》。《汉书·李广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、九百六十八》。

3.3.11.司马迁引谚

▷《史记》曰:人富而仁义附焉,富者得势益彰。谚曰:云云,此非空言也。
千金之子,不死於市。
◯《史记·货殖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

3.3.12.司马迁引谚

▷《史记》曰:谚曰:云云,固无虚言。非独女以色媚,而仕宦亦有之。
力田不如逢年,善仕不如遇徐广云:遇一作偶合。
◯《史记·佞幸传》。

3.3.13.司马迁引鄙语

▷《史记》曰:鄙语云:云云。白起料敌合变,出奇无穷,声震天下,然不能救患於应侯。王翦为秦将,夷六国,然不能辅秦建德,固其根本。偷合取容,以至圽身,彼各有所短也。
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。
◯《史记·白起王翦传赞》。

3.3.14.褚先生引谚

▷《史记》曰:褚先生曰:“尹夫人自请武帝,願望见邢夫人。”乃诏使邢夫人衣故衣,独身来前。尹夫人乃低头而泣,自痛其不如也,谚曰:
美女入室,恶女之仇。
◯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。《御览·百四十四、三百八十》。

3.3.15.褚先生引谚

▷《史记》曰:褚先生曰:“东郭先生久待诏公车,贫困饥寒,道中人笑之。及其拜二千石,立名当世,所谓衣褐怀宝者也,谚曰:”
相马失之瘦,相士失之穷。
◯《史记·滑稽列传》。

3.3.16.路温舒引俗语

▷《汉书》曰:温舒上书曰:臣闻秦有十失,其一尚存,治狱之吏是也。是以狱吏专为深刻残贼而亡极,媮为一切,不顾国患,此世之贼也。故俗语曰:
画地为狱《书钞》作牢,议不入。
刻木为吏,期《书钞》作议不对。
◯《汉书·路温舒传》。《书钞·七十七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谚》。

3.3.17.刘向引谚

▷《说苑》曰:存亡祸福,其要在身。圣人重诫,敬慎所忽。谚曰:
诫无垢,思无辱。
◯《说苑·敬慎篇》。

3.3.18.薛宣引鄙语

▷《汉书》曰:宣上疏曰:政教烦碎,咎在部刺史,或不循守条职,举错各以其意,以求吏民过失。郡县相迫促,亦内相刻,流至众庶。鄙语曰:云云。宜明申敕,使昭然知本朝之要务。
苟政不亲,烦苦伤恩。
◯《汉书·薛宣传》。

3.3.19.刘辅引里语

▷《汉书》曰:成帝欲立赵偼妤为皇後,先下诏封偼妤父临为列侯。辅上书言:妙选有德之世,考卜窈窕之女,以承宗庙,犹恐晚暮。今乃触情纵欲,倾於卑贱之女,欲以母天下。不畏于天,不愧于人,惑莫大焉。里语曰:
《御览》作朽木不可以《御览》或无以字为柱。
卑人不可以《御览》或无以字为主。
◯《汉书·刘辅传》。《御览·一百八十七、二百二十三、四百九十五》。

3.3.20.王嘉引里谚

▷《汉书》曰:是时侍中董贤爱幸於上,遂下诏封贤等。下丞相御史,益封贤二千户,嘉封还诏书。因奏封事谏曰:高安侯贤,佞幸之臣。陛下倾爵位以贵之,单货财以富之,损至尊以宠之。主威已黜,府藏已竭,唯恐不足。财皆民力所为,往古以来,贵臣未尝有此,流闻四方,皆同怨之。里谚曰:云云,臣常为之寒心。
千人所指,无病而死。
◯《汉书·王嘉传》。《全唐文·二百七十七·柳泽上睿宗书》。

3.3.21.《氾胜》之引谚

▷《氾胜之书》曰:麦生黄色,伤於太稠,稠者锄而稀之。秋锄以棘柴褛之以壅麦根,故谚曰:
子欲富,黄金覆。
◯《齐民要術·二》。

3.3.22.《氾胜》之引古语

土长冒撅,陈根可拔,耕者急发。
◯《礼记·月令注》。

3.3.23.马廖引长安语《乐府诗集》作《城中谣》,《诗纪》同

▷《後汉书》曰:明德皇後既立,躬履节俭,事从简约。廖虑美业难终,上疏长乐宫以劝成德政曰:百姓不足,起於世尚奢靡。长安语曰:
城中好高髻《文选补遗》误作结,四方高《御览》或作且一尺。
城中好广《玉臺》作大,《类聚》《文选补遗》同眉,四方且《玉臺》作眉,《文选补遗》同;《御览》或作过,或作画半额。
城中好大《玉臺》作广,《类聚》《文选补遗》同,《御览》或作广袖,四方全《玉臺》作用,《诗纪》同匹帛。
◯《後汉书·马援传附马廖传》。《玉臺新詠·一》作《汉时童谣歌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七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长安谣》。《诗纪·八》。又《御览·三百六十四》引额一韵,《八百十八》引帛一韵。

3.3.24.汉人为黄公语

▷《奚囊橘柚》曰:汉高帝时,有黄公,不事生产。日牵一黄斑虎乞食於道,饮食稍不腆,辄解其缚虎,便咆哮作噬人状。人人震慑,多畀钱米,始谢去。人有语曰:云云。入山遇猛虎,辄畏之曰黄公来,猛兽无不垂头掉尾而去。人又语曰:云云。
虎莫凶,有黄公。
◯《古谣谚·七十》。
猛兽回。黄公来。
◯同上。
◯逯按:此殆後人假托,姑附於此。

3.3.25.时人为应曜语

▷《广韵》曰:汉有应曜,隐於淮阳山中,与四皓俱徵。曜独不至,时人语之曰:
南山四皓,不如淮阳一老。
◯《广韵·十六蒸》。

3.3.26.关东为甯成号

▷《史记》曰:甯成家居,上欲以为郡守。御史大夫弘曰:“臣居山东为小吏时,甯成为济南都尉,其治如狼牧羊,成不可使治民。”上乃拜成为关都尉。岁餘,关东吏隶郡国出入关者,号曰:
宁见乳虎,无值甯成之《书钞》无之字怒。
◯《史记·酷吏传·义纵传》。《汉书·义纵传》。《书钞·四十一》。

3.3.27.长安为韩嫣语

▷《西京杂记》曰:韩嫣好弹,以金为丸,一日所失者十餘。长安为之语:云云。京师儿童每闻嫣出弹辄随之,望丸所落,便拾取焉。
《白帖》作若,《御览》或同饥寒,逐弹《白帖》作金,《御览》或同丸。
◯《西京杂记·四》。《白帖·十四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六、七百五十五、八百十一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逐弹丸》。

3.3.28.诸儒为朱雲语

▷《汉书》曰:少府五鹿充宗贵幸,为梁丘易。元帝好之,欲考其異同,令与诸易家论。充宗辨口,诸儒莫能抗。有荐朱雲者,召入摄齐登堂,抗首而请,音动左右。故诸儒为之语曰:
五鹿嶽嶽《类聚》作岳岳,《御览》或同,朱雲折其角。
◯《汉书·朱雲传》。《类聚·五十五》。《白帖·二十六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三、四百九十五、六百十五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五鹿》。

3.3.29.长安为王吉语

▷《汉书》曰:王吉少时,居长安。其东家有枣树垂吉庭中,吉妇取以啖吉,吉知而去妇。东家闻,欲伐其树,邻里止之。因请吉还妇,里中为之语曰:
东家有《类聚》作枣,《诗纪》同树,王阳妇去《御览》或作女妇
东家枣完,去妇复还。
◯《汉书·王吉传》。《类聚·八十七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、五百二十一、九百六十五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东家枣》。

3.3.30.世称王贡语

▷《汉书·王吉传》曰:吉与贡禹为友,世称:云云。言其取舍同也。
王阳在位,贡公《後汉书·注》作禹弹冠。
◯《汉书·王吉传》。《後汉书·王丹传注》。《白帖·十二》。

3.3.31.长安为萧朱王贡语

▷《汉书》曰:萧育少与陈咸、朱博为友,著闻当世,往者有王阳、贡公。故长安语曰:云云。言共相荐达也。
萧朱结绶,王贡弹冠。
◯《汉书·萧育传》。《风俗通·穷通篇》。《类聚·二十一》。《初学记·十八》。《白帖·十》。《御览·四、百十四、百九十五。》

3.3.32.吏民为赵、张、三王语

▷《汉书》曰:王吉子骏,成帝欲大用之,出骏为京兆尹,试以政事。先是京兆有赵广汉、张敞、王尊、王章,至骏皆有能名,故京师称曰:
前有赵张,後有三王。
◯《汉书·赵尹韩张两王传赞》,又《王吉传》。《书钞·三十九》。《类聚·六》。《白帖·二十一》。《文选·十·潘安仁西征赋注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五》作《三王》。

3.3.33.邹鲁谚

▷《汉书》曰:韦贤少子玄成,复以明经历位至丞相,故邹鲁谚曰:
遗子黄金满籯,不如《类聚》《白帖》此下有教子二字,《御览》或同一经。
◯《汉书·韦贤传》。《类聚·八十三》。《白帖·二十六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、五百十八、六百十三、七百六十四、八百九》。《诗纪·九》。
◯逯案:《类聚》《白帖》所引有教子二字,於义较胜,可據补。

3.3.34.诸儒为匡衡语

▷《汉书》曰:衡好学,家贫佣作,以供资用,尢精力过绝人。诸儒为之语曰:
无说诗,匡鼎来。
匡说诗,解人颐。
◯《汉书·匡鼎传》。《西京杂记·二》。《诗纪·八》作《匡衡歌》。

3.3.35.京师为诸葛豐语

▷《汉书》曰:诸葛豐,元帝擢为司隶校尉,刺举无所避,京师为之语曰:
《白帖》作闻何阔,逢诸葛。
◯《汉书·诸葛豐传》。《书钞·三十六、三十七》。《白帖·十三》。《御览·二百五十、四百二十七、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诸葛豐》。

3.3.36.诸儒为张禹语

▷《汉书》曰:成帝卽位。张禹为《论语》章句献之。诸儒为之语曰:
《汉书》无不字欲为论,念张文。
◯《汉书·张禹传》。《西京杂记·二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张文》。

3.3.37.长安为谷永楼护号

▷《汉书》曰:楼护,字君卿,精辩论议,常依名节,听者皆竦。与谷永俱为五侯上客,长安号曰:
《御览》或无谷字子雲《书钞》雲下有之字,《类聚》同,《御览》或同笔札,楼《书钞》《御览》或作娄君卿《书钞》卿下有之字,《类聚》同,《御览》或同《御览》或作唇舌。
◯《汉书·楼护传》。《书钞·百三百四》。《类聚·三十三、五十八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三、四百九十五、五百九十五、六百六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谷楼》。

3.3.38.时人为甄豐语

▷《後汉书》曰:王莽为宰衡时。甄豐旦夕入谋议。时人语曰:
夜半客,甄长伯。
◯《後汉书·彭宠传》。

3.3.39.长安为张竦语

▷《汉书》曰:安众侯刘崇与相张绍进攻宛,不得入而败。竦与崇族父刘嘉诣阙自归,王莽赦弗罪。竦为崇作奏,莽大说,後又封竦为淑德侯,长安为之语曰:
欲求封,过张柏松。
力战鬭,不如巧为奏。
◯《汉书·王莽传》。

3.3.40.时人为王莽语

▷《蔡邕独断》曰:古帻无巾,王莽头秃,乃始施巾,故语曰:
莽头《续汉志注》作王莽,《独断》同,《御览》或同秃,此句《御览》或作“王头秃[巾秃]”。帻施《御览》或作如屋。
◯《续汉书·舆服志》。《独断·下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六、六百八十七、七百四十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帻如屋》。

3.3.41.东方为王匡廉丹语

▷《汉书》曰:地皇三年四月。王莽遣太师王匡更始将军廉丹东。太师、更始合将锐士十餘萬人。所过放纵。东方为之语曰:
宁逢赤眉,不逢太师。
太师尚可,更始杀我。
◯《汉书·王莽传》。

3.3.42.时人为蒋诩谚

▷嵇康《高士传》曰:蒋诩,字元卿,杜陵人,为兖州刺史,王莽为宰衡。诩奏事到灞上,称病不进,归杜陵。荆棘塞门,舍中三径,终身不出,时人谚曰:
楚国二龚,不如杜陵蒋翁。
◯《御览·五百十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杜陵蒋翁》。

3.3.43.京师为杨雄语

▷《汉书》曰:王莽篡位後,复上符命者,莽尽诛之。时扬雄校书天禄阁,使者欲收雄。雄恐,乃从阁自投,幾死。京师为之语曰:
惟寂《白帖》此下有惟字,《文选·注》《御览》《诗纪》並同《文选·注》作漠,《诗纪》作莫,自投《白帖》此下有于字,《文选·注》《御览》《诗纪》並同阁。
爰清《诗纪》有爰字,《御览》清下或有爰字静,作《诗纪》作上有无字,《御览·四百》作上或有无字符命。
◯《汉书·师古注》:今流俗本云:“惟寂惟寞,自投於阁。爰清爰静,无作符命。”妄增之。
◯《汉书·扬雄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又《白帖·三十》。《文选·三十·齐中读书诗注》《御览·一百八十四》並引阁一韵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投阁》。

3.3.44.时人为扬雄桓谭语

▷《广舆记》曰:汉桓谭字君山,宿州人,博学有文章名。光武欲以谶決疑,桓谭谏,出为六安丞,著新论,藏书甚多。时人语曰:
玩扬子雲之篇,乐於居千乘之官。
挟桓君之书,富於积《广舆记》无积字猗顿之财《广舆记》无之财二字
◯《广舆记·二》。《潛确类书·八十》。

3.3.44.更始时长安中语

▷《东观汉记》曰:更始在长安,所授官爵皆羣小贾人,或膳夫庖人。长安为之语曰:
灶下养,中郎将。
烂羊胃,骑都尉。
烂羊头,关内《白帖》作封公侯。
◯《後汉书·刘玄传》。《类聚·四十五》。《白帖·十二》。《御览·九十二、百三四、百九十五、九百二》。又《文选补遗·三十五》作《长安谣》。《诗纪·九》作《灶下养》。

3.3.45.时人为戴遵语

▷《後汉书》曰:遵字子高,王莽篡位,称疾归乡里。家富,好给施,尚侠气,食客尝三四百人,时人为之语曰:
关东大豪,戴子高。
◯《後汉书·戴良传》。

3.3.46.三辅为张氏何氏语

▷《三辅決录注》曰:张氏得钩,何氏得筭,故三辅旧语曰:
何氏筭《广记》作策,张氏钩。
何氏肥,张氏瘦。
◯《御览·三百七十八》。《太平广记·三百九十一》。

3.3.47.时人为张氏谚

▷《文士传》曰:留侯七世孙张讚,字子卿,初居吴县相人里,时人谚曰:
相里张,多贤良。
积善应,子孙昌。
◯《御览·四百九十六》。

3.3.48.桓谭引谚论巧习

▷《新论》曰:扬子雲工于赋,王君大习兵器,余欲从二子学。子雲曰:“能读千赋则善赋。”君大曰:“能观千剑则晓剑。”谚曰:
伏习象神,巧者不过习者之门。
◯《意林·三》。

3.3.49.桓谭引关东鄙语

▷《新论》曰:关东鄙语曰:
人间长安乐,出《类聚》出上有则字,《文选·注》《御览》同门西向《类聚》《文选·注》作向西;《御览》西上有而字《文选·注》笑上有而字
《初学记》知上有人字肉味美《初学记》无美字,对《类聚》对上有则字,《御览》同;《初学记》对上有卽字屠门而大《类聚》无大字《御览》或误屑
◯《书钞·百四十五》。《类聚·七十二》。《初学记·二十六》。《文选·四十二·与吴季重书注》。《白帖·五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六、八百二十八、八百六十三》。

汉诗卷四

4.1.郊庙歌辞

4.1.1.安世房中歌

▷《汉书》曰:汉房中祠乐,高祖唐山夫人所作也。周有《房中乐》,至秦改名《寿人》。凡乐,乐其所生,礼不忘本。高祖乐楚声,故房中乐楚声也。孝惠二年,使乐府令夏侯宽备其箫管,更名《安世乐》。《安世房中歌》十七章,其诗曰:
大孝备矣,休德昭清。
高张四县,乐充宫庭。
芬树羽林,雲景杳冥。
金支秀华,庶旄翠旌。
七始华始,肃倡和声。
神来晏娭,庶幾是听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◯逯案:通行本《汉书》此章与下章连为一篇,《文选补遗》及《诗纪》割“七始”等四句属下,别为一章。今依汲古阁本《汉书》及《乐府诗集》《广文选》分釐之。
粥粥音送,细齐人情。
忽乘青玄,熙事备成。
清思眑眑,经纬冥冥。
◯同上。
我定曆数,人告其心。
勑身齐戒,施教申申。
乃立祖庙,敬明尊亲。
大矣孝熙,四极爰轃。
◯同上。
◯《汉书》此与下篇连为一首,今从《乐府诗集》。
王侯秉德,其邻翼翼。
显明昭式,清明鬯矣。
皇帝孝德,竟全大功,抚安四极。
◯同上。
◯王先谦《汉书补注》引吴仁傑曰:《安世房中歌》十七章,刊误区分之,一章多或十句八句,少或六句四句,未有奇数者。独“王侯秉德”一章七句。仁傑案:《既醉诗》及下文安其所章,皆用叠句。此章当云:王侯秉德,其邻翼翼。其邻翼翼,显明昭式。书本脱误,今改定作八句。
海内有姦,纷乱东北。
诏抚成师,武臣承德。
行乐交逆,箫勺yourgame案:原字为勺之异体字,勹内为一而非丶羣慝。
肃为济哉,盖定燕国。
◯同上。
◯《汉书》与下两篇连为一首。
大海荡荡,水所归。
高贤愉愉,民所怀。
大山崔,百卉殖。
民何贵,贵有德。
◯同上。
◯逯案:刘敞所见本《汉书》荡、愉二字皆不叠。
安其所,乐终产。
乐终产,世继绪。
飞龙秋,游上天。
高贤愉,乐民人。
◯同上。
豐草葽,女罗施。
善何如,谁能囘。
大莫大,成教德。
长莫长,被无极。
◯同上。
雷震震,电燿燿。
明德乡,治本约。
治本约,泽弘大。
加被宠,咸相保。
德施大,世曼寿。
◯同上。
都荔遂芳,窅窊桂华。 孝奏天仪,若日月光。
乘玄四龙,回驰北行。 羽旄殷盛,芬哉芒芒。
孝道随世,我署文章。
(桂华)
◯同上。
◯逯案:《汉书》桂华二字冠下文之首,《乐府诗集》同之,惟又於文章字下刻◻◻两空格;《文选补遗》删桂华二字。
冯冯翼翼,承天之则。
吾易久远,烛明四极。
◯同上。
◯逮案:《诗纪》依《文选补遗》《广文选》以此四句与下文德、福两韵共为一首。然检各本《汉书》。此四句悉独立成篇。当是原歌如此。今據以改正。
慈惠所爱,美若休德。
杳杳冥审,克绰永福。
(美芳)
◯同上。
◯刘奉世曰:《桂华》《美芳》,皆二诗章名,本侧注前篇之末,传写之误,遂以冠後。又词无美芳,亦当作美若矣。逯案:《汉书》此与下文连为一篇,而《乐府诗集》则连下文起首二句共为一篇。
硙硙卽卽,师象山则。
鸣呼孝哉,案抚戎国。
蛮夷竭欢,象来致福。
兼临是爱,终无兵革。
◯同上。
嘉荐芳矣,告灵飨矣。
告灵既飨,德音孔臧。
惟德之臧,建侯之常。
《诗纪》云:一作永保天休,令问不忘。
◯同上。
皇皇鸿明,荡侯休《诗纪》云一作嘉德。
嘉承天和,伊乐厥福。
在乐不荒,惟民之则。
浚则师德,下民咸殖。
令问在旧,孔容翼翼。《诗纪》云:《汉书》自“浚则”以下别为一章,今从《乐府》。
◯同上。
◯逯案:铁琴铜剑楼藏北宋本及汲古阁本各《汉书》,“浚则”等四句与上文皆连为一章。《诗纪》云云,不知究據何本。又《文选补遗》及广《文选》则以“浚则”等四句独立成篇,此盖从《汉书》刊误说,而足成十七章之数也。
孔容之常,承帝之明。
下民之乐,子孙保光。
承顺温良,受帝之光。
嘉荐令芳,寿考不忘。
◯同上。
承帝明德,师象山则。
雲施称民,永受厥福。
承容之常,承帝之明。
下民安乐,萬寿《汉书》作受福无疆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二》。
◯此歌《文选补遗》及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均署唐山夫人。逯案:《汉书》仅谓唐山夫人作乐,乐与辞非一事,此质之《汉志》可知,似不得卽署唐山夫人,今依《乐府诗集》编入阙名卷中。又此歌於乐分十七章,於辞实为十七首,《郊祀歌》仿此。

4.1.2.郊祀歌

▷《汉书》曰:武帝定郊祀之礼,祠太乙於甘泉,祭后土於汾阴,乃立乐府,采诗夜诵。有赵、代、秦、楚之讴,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,多举司马相如等数十人造为诗赋,略论律吕,以合八音之调,作十九章之歌,以正月上辛用事甘泉圜丘,使童男女七十人歌之。时新得神马,因次为歌。汲黯曰:“王者作乐,上以承祖宗,下以化兆民。今陛下得马诗以为歌协於宗庙,先帝百姓岂能知其音邪。”观黯之言,则是歌宗庙亦用之矣。然其辞亦多难晓云。
4.1.2.1.练时日
练时日,侯《诗纪》作候有望。
焫膋萧,延四方。
九重开,灵之斿。
垂惠恩,鸿祜休。
灵之车,结玄雲。
驾飞龙,羽旄纷。
灵之下,若风马。
左仓《文选补遗》作苍,《韵补》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龙,右白虎。
灵之来,神哉沛。
先以雨,般裔裔。
灵之至,庆阴阴。
相放𢘍,震澹心。
灵已坐,五音饬。
虞至旦,承灵亿。
牲茧栗《诗纪》误粟,粢盛香。
尊桂酒,宾八乡。
灵安留,吟青黄。
徧观此,眺瑶堂。
众嫭並,绰奇丽。
颜如荼,兆逐靡。
被华文,侧《乐府》作厕雾縠。
曳阿锡,佩珠玉。
侠嘉夜,茝兰芳。
澹容与,献嘉觞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一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4.1.2.2.帝临
帝临中坛,四方承宇。
绳绳意变,备得其所。
清和六合,制数以五。
海内安宁,兴文匽《广文选》作偃,同武。
后土富媪,昭明三光。
穆穆优游,嘉服上黄。
◯同上。
4.1.2.3.青阳邹子乐,《汉书》载此名,下同
青阳开动,根荄以遂。
膏润并爱,跂行毕逮。
霆声发荣,壧处顷听。
枯槀复产,乃成厥命。
众庶熙熙,施及夭胎。
羣生啿啿,惟春之祺。
◯同上。
4.1.2.4.朱明邹子乐
朱明盛长,甫与萬物。
桐生茂豫,靡有所诎。
敷华就实,既阜既昌。
登成甫田,百鬼迪尝。
广大建祀,肃雍不忘。
神若宥之,传世无疆。
◯同上。
4.1.2.5.西颢邹子乐
西颢沆砀,秋气肃杀。
含秀垂颖,续旧不废。
姦伪不萌,袄《乐府》作妖孽伏息。
隅辟越远,四貉咸服。
既畏兹威,惟慕纯德。
附而不骄,正心翊翊。
◯同上。
4.1.2.6.玄冥邹子乐
玄冥陵阴,蛰虫盖藏。
草木零落,抵冬降霜。
易乱除邪,革正異俗。
兆民反本,抱素怀樸。
条理信义,望礼五嶽。
籍敛之时,掩收嘉谷。
◯同上。
4.1.2.7.惟泰元
惟泰元尊,媪神蕃釐。
经纬天地,作成四时。
精建日月,星辰度理。
阴阳五行,周而复始。
云风靁电,降甘露雨。
百姓蕃滋,咸循厥绪。
继统共《乐府》作恭《文选补遗》作动,顺皇之德。
鸾路龙鳞,罔不肸饰。
嘉笾列陈,庶幾宴享。
灭除凶灾,烈腾八荒。
鐘鼓竽笙,雲舞翔翔。
招摇灵旗,九夷宾将。建始元年,丞相匡衡奏罢“鸾路龙鳞”,更定时曰“涓选休成”。
◯同上。 ◯逯案:篇末注據《汉志》补入。
4.1.2.8.天地
天地並况,惟予有慕。
爰熙紫坛,思求厥路。
恭承禋祀,缊豫为纷。
黼繡周张。承神至尊。
千童罗舞成八溢《初学记》作佾,合好效《初学记》作交欢虞泰一。
九歌毕奏斐然殊,鸣琴竽瑟会轩朱。
璆磬《文选补遗》作罄,注云:古磬字金鼓,灵其有喜。
百官济济,各敬厥《乐府诗集》作其事。
盛牲实俎进闻膏,神奄留,临须摇。
长丽前掞光燿《文选·注》作耀,《诗纪》同明,寒暑不忒況皇章。
展诗应律鋗《广文选》作琄,《诗纪》同玉鸣,函宫吐角激徵清。
发梁扬羽申以商,造兹新音永久《文选补遗》误作欠长。
声气远条凤鸟鴹,神夕奄虞盖孔享。丞相匡衡奏罢“黼绣周张”,更定时曰“肃若旧典”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初学记·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一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五》
4.1.2.9.日出入
日出入安穷,时世不与人同。
故春非我春,夏非我夏,秋非我秋,冬非我冬。
泊如四海之池,徧观是耶谓何。
吾知所乐,独乐六龙。
六龙之调,使我心若。
訾黄其何不徕下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一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五》
4.1.2.10.天马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天马歌》
▷《汉书》武帝纪曰:元鼎四年秋,马生渥洼水中,作《天马》之歌。太祖四年春,贰师将军李广利斩大宛王首,获汗血马来,作《西极天马》之歌。
太一況《类聚》作贶,《御览》同,天马下。
《类聚》作沾赤汗,沫《文选·注》作染流赭。
志俶傥,精权奇。
籋浮雲,晻上驰。
体容与,迣《诗纪》云,卽逝字萬里。
今安匹,龙为友。元狩三年,马生渥洼水中作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类聚·九十三》。《御览·八百九十四》。《乐府诗集·一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又《文选·三十五·七命注》引第二句。
◯逯案:《御览》引“天马下”有“千里”二字,当是衍文,不注入本文下。
天马徕《水经注》作来,《类聚》《文选·注》《白帖》《御览》《事类赋》同;又《白帖》此下有兮字,从《白帖》作自西极。
涉流沙,九夷服。
天马徕,出泉水。
虎脊两,化若鬼。
天马徕《水经注》此下有兮字,历《御览》误作曆无草《广文选》作皁,《诗纪》同,《诗纪》云:皂卽草
《水经注》作迳;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作经千里《水经注》此下有兮字,循《事类赋》作来东道。
天马徕,执徐时。
将摇《汉书》如淳曰或作遥举,谁与期。
天马徕《御览》徕下或有兮字,开远门。
竦予《御览》或作子《御览》身下或有兮字,逝《御览》三十八作遊昆仑《文选补遗》作崙;又《类聚》作崑崙,《御览》同
天马徕,龙之媒。
游闾阖,观玉臺。太初四年,诛宛王获宛马作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一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又《水经·二·河水注》引草、道二韵。《类聚·九十三》引极、服、草、道、门、崙、媒、臺八韵。《文选·十四·赭白马赋注》引极一韵,又《二十三·咏怀诗注》引极、服、草、通四韵。《白帖·十八》引极一韵。《御览·三十八》引门、崙二韵,又《八百九十四》引极、服、草、道、门、崘、媒、臺八韵。《事类赋·马赋》引极、服、草、道、媒、臺六韵。
◯逯案:《御览·三十八》引此作《汉书》曰张《安世房中歌》诗云云,殊谬。又《锦繡萬花谷·三十七》引《汉天马歌》曰“尾萧梢兮朔风起”,则实非汉歌。诸如此类,均须明辨。
4.1.2.11.天门
天门开,詄荡荡。
穆並骋,以临飨。
光夜烛,德信著。
灵寖平而鸿,长生豫。
《文选补遗》作大朱涂广,夷石为堂。
饰玉梢以舞歌,体招摇若永望。
星留俞,塞陨光。
照紫幄,珠熉黄。
幡比翄《文选补遗》作翍,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回集,贰双飞常羊。
月穆穆以金波,日华燿以宣明。
假清风轧忽,激长至重觞。
神裵回《广文选》作徘徊,《诗纪》同若留放,殣冀亲以肆章。
函蒙祉福常若期,寂漻上天知厥时。
泛泛滇滇从高斿,殷勤此路胪所求。
佻正嘉吉弘以昌,休嘉砰隐溢四方。
专精厉意逝九阂,纷云六幕浮大海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一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 ◯“灵寖平而鸿,长生豫”句,王先谦《汉书补注》曰:八字不成句义,平而二字当衍。颜注亦未为平字释义,衍文明矣。又“幡比翄回集,贰双飞常羊”句下,王氏又曰:“翄飞下”皆有兮字,假、清二句同。逯案:王说是也。此歌楚体,各句殆均有兮字,经孟坚删削,故至此耳。
4.1.2.12.景星《诗纪》云:一曰《宝鼎歌》
▷《汉书·武帝纪》曰:元鼎四年夏六月,得宝鼎后土祠旁,作《宝鼎》之歌。
景星显见,信星彪列。
象载昭庭,日亲以察。
参侔开阖,爰推本纪。
汾脽《文选补遗》误作睢,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出鼎,皇祜元始。
五音六律,依韦飨昭。
杂变並会,雅声远姚。
空桑琴瑟结信成,四兴迭《文选补遗》作递代八风《文选补遗》作音生。
殷殷鐘石羽籥鸣,河龙供鲤醇牺牲。
百末《御览》作味旨酒布兰生,泰《御览》作奉尊柘浆析《御览》或误作折朝酲《御览》或误作醒
微感心攸通修名,周流常羊思所并。
穰穰复正直往甯,冯蠵切和疏写平。
上天布施后土成,穰穰豐年四时荣。元鼎五年得鼎汾阴作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一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又《御览·八百六十一》引醒一韵,《九百七十四》引生、酲二韵。 ◯逯案:王氏《汉书补注》曰:武纪得鼎在四年,五当作四。又“冯蠵切和疏写平”句,晉灼曰:冯,冯夷,河伯也。蠵,觜蠵,龟属也。逯案:蠵夷同部,音近相假,冯蠵当卽冯夷。唐刘恂《岭表录異》云:蟕蠵,俗谓之茲夷,是亦冯蠵卽冯夷之证。
4.1.2.13.齐房《诗纪》云:一曰《芝房歌》
▷《汉书·武帝纪》曰:元封二年夏六月,甘泉宫内中产芝,九茎连葉,作《芝房》之歌。
齐房产草,九茎连葉。
宫童効異,披图案谍。
玄气之精,回复此都。
蔓蔓日茂,芝成灵华。元封二年芝生甘泉齐房作。
◯《汉书·礼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一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一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4.1.2.14.後皇
後皇嘉坛,立玄黄服。
物发冀州,兆蒙祉福。
沇沇四塞,徦狄合处。
经营萬亿,咸遂厥宇。
◯同上。
4.1.2.15.华爗爗
华爗爗,固灵根。
神之斿,过天门。
车千乘,敦昆仑《文选补遗》作崙
神之出,排玉房。
周流杂,拔兰堂。
神之行,旌容容。
骑沓沓,般纵纵《文选补遗》作傱傱,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同
神之徕,泛翊翊。
甘露降,庆雲集。
神之揄《乐府》作榆,临坛宇。
九疑宾,夔龙舞。
神安坐,鴹吉时。
共翊翊,合所思。
神嘉虞,申贰觞。
福滂洋,迈延长。
沛施祐,汾之阿。
扬金光,横泰河。
莽若雲,增扬《乐府》作阳,《文选补遗》同波。
徧胪驩,腾天歌。
◯同上。
4.1.2.16.五神
五神相,包四邻。
土地广,扬浮雲。
扢嘉坛,椒兰房。
璧玉精,垂华光。
益亿年,美始兴。
交於神,若有承。
广宣延,咸毕觞。
灵舆位,偃蹇骧。
卉汨胪,析奚遗。
淫淥泽,𣷪然归。
◯同上。
4.1.2.17.朝陇首《诗纪》云:一曰《白麟歌》
▷《汉书·武帝纪》曰:元狩元年冬十月,行幸雍,获白麟,作《白麟》之歌。
朝陇首,览西垠。
靁电尞,获白麟。
爰五止,显黄德。
图匈虐,熏鬻殛。
辟流离,抑不详。
宾百僚,山河飨。
掩回辕,鬗长驰。
腾雨师,洒路陂《诗纪》误作披
流星陨,感惟风。
籋归雲,抚怀心。元狩元年,行幸雍获白麟作。
◯同上。
4.1.2.18.象载瑜《诗纪》云:一曰《赤雁歌》
▷《汉书·礼乐志》曰:大始三年,行幸东海获赤雁作。
象载瑜,白集西。
食甘露,饮荣泉。
赤雁集,六纷员。
殊翁杂,五采文。
神所见,施祉福。
登蓬莱,结无极。太始三年行幸东海获赤雁作。
◯同上。
4.1.2.19.赤蛟
赤蛟绥,黄华盖。
露夜零,昼晻濭。
百君礼,六龙位。
勺椒浆,灵已醉。
灵既享,锡吉祥。
芒芒极,降嘉觞。
灵殷殷,烂扬光。
延寿命,永未央。
杳冥冥,塞六合。
泽汪濊,辑萬国。
灵禗禗,象舆轙。
票然逝,旗逶蛇。
礼乐成,灵将归。
托玄德,长无衰。
◯同上。
◯逯案:此乐歌如《天马》《景星》《齐房》《朝陇首》《象载瑜》诸篇,《武纪》悉谓武帝作。又《青阳》《朱阳》《西颢》《玄冥》四篇署邹子乐,或卽邹阳之作也。惟乐章既不容分割,歌辞亦当经人删定。故今统编阙名卷中,不再析出。

4.2.鼓吹曲辞

4.2.1.铙歌

▷崔豹《古今注》曰:短箫铙歌,军乐也,黄帝使岐伯作,所以建武扬威德,风劝战士也。《周礼》所谓王大捷,则令凯乐。汉乐有黄门鼓吹,天子所以宴乐羣臣也。短箫铙歌,鼓吹之一章尔,亦以锡有功诸侯。《古今乐录》曰:《汉鼓吹铙歌》十八曲,字多讹误,又有《务成》《玄雲》《黄爵》《钓竿》,亦汉曲也,其辞亡,或云《汉铙歌》二十一,无《钓竿》,《拥离》亦曰《翁离》。《宋书·乐志》曰:《汉鼓吹铙歌》十八篇。
▷按:《古今乐录》,皆声辞豔相杂,不复可分。沈约云:乐人以音声相传,训诂不可复解。凡古乐录,皆大字是辞,细字是声,声辞合写,故致然耳。
4.2.1.1.朱鹭
▷《隋书·乐志》曰:建鼓殷所作,又棲翔鹭於其上,不知何代所加,然则汉曲,葢因饰鼓以鹭而名曲焉。
▷《谭苑醍醐》云:汉初有朱鹭之瑞,故以鹭形饰鼓,又以朱鹭名鼓吹曲也。
朱鹭鱼以乌路訾邪鹭何食食茄下。
食不吐将以问谏《宋书》作诛,注云:一作谏,《诗纪》同,今从注文者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贾生书云:鼓所以来谏。《诗》云:柔亦不茹,刚亦不吐。此歌云云,言谏官之道也。茄,古荷字,又《十八曲》歌辞凡以为声字者皆细字旁书之,以区别於本文。
4.2.1.2.思悲翁
思悲翁,唐思。
夺我美人,侵以遇。
悲翁思,蓬首《乐府》云:一作蕞,案:蕞字当是蓬之異文狗。
逐狡兔,食交君。
枭子五,枭母六。
拉沓高飞,莫安宿。
◯同上。
◯唐思:徒思也。也、我皆声。侵遇为侵渔或侵虐之借字,交君殆狡麏之借字。
4.2.1.3.艾如张
▷《诗纪》云:艾与刈同,芟草也。《穀梁传》曰:艾兰以为防,置旃以为辕门,谓因蒐狩以习武事也。兰,香草也,言艾草以为田之大防是也。
艾而张罗,夷於何。
行成之,四时和。
山出黄雀,亦有罗。
雀以高飞,奈雀何。
为此倚欲,谁肯礞当作䃍,古坠字室。
◯同上。
◯董若雨曰:礞当是䃍字之误。案:此说是。《汉书·敍传》:薄姬䃍宗文产德。师古注:䃍,古坠字。
4.2.1.4.上之回
▷《汉书·武帝纪》曰:元封四年冬,行幸雍,祠五畤,通回中道。遂北出萧关,回中地在安定。沈建《乐府广题》曰:汉曲皆美当时之事。按石关,宫阙名,近甘泉宫。相如《上林赋》云:“蹙石关,历封峦”是也。
上之回,所中益。
夏将至,行将北。
以承甘泉宫,寒暑德《文选补遗》作得
游石关,望诸《文选补遗》作渚国。
月支臣,匈奴服。
令从百官,疾驱驰。
千秋萬岁,乐无极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“上之回”者,言上幸回中,“所中”卽行在所,又见《雉子班》,盖当时习语。“所中益”言行在所仪从之盛,末二句则赞美之辞。
4.2.1.5.翁离一作《拥离》
拥离趾中可築室。
何用葺之蕙用兰。
拥离趾中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“翁离”当作“翁杂”,汉时习语,所以状五采之貌。《郊祀歌》“殊翁杂,五采文”,是其证。趾者,读为沚。《诗·谷风》:湜湜其沚。《说文·水部》引作止。《诗·七月》:四之日举趾。《汉书·食货志》引作止。趾皆可作止,故趾可借为沚,又沚卽畤。见《左氏·隐三年传》释文。汉郊五畤,《郊祀志》谓五畤祭黄、青、赤、白、黑神,祝宰之衣,各如其色,则五畤土色自亦各别。五畤而五色相映,故曰“翁杂”。又畤中築室所以祠神,故以“蕙兰葺成”,此歌有脱烂处。
4.2.1.6.战城南
战城南,死郭北。
野死不葬,乌可食。
《文选补遗》无为字我谓乌,且为客豪。
野死谅不葬,腐肉安能去子逃。
水深激激,蒲苇冥冥。
枭骑战闘死,驽马裵回鸣。
梁築室,何南梁何北《文选补遗》此三字作何以北,《风雅翼》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並同
禾黍而《风雅翼》作不,《广文选》《诗纪》同《风雅翼》作获,君何食。
願为忠臣,安可得。
思子良臣,良臣诚可思。
朝行出攻,莫不夜《文选补遗》作暮夜不归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风雅翼》。《选诗补遗·下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 ◯逯案:“梁築室”句不辞,上梁字乃衍文,以字虚声。原文当作“築室河南梁河北”。河,今作何,假借字耳。《汉书·卫青传》:遂定河南地,绝梓领,梁北河,讨蒲泥,破苻离云云。魏文帝《典论》:孝武自征元以迄征和,征匈奴四十餘举,踰广漠,绝梓领,封狼居,禅姑幕,梁北河云云,皆言定河南梁北河事。梁汉人习语,如司马相如难蜀父老,梁孙原云云,是其比。汉取河南,置朔方郡,故築室以为屯戍,並以讨胡,遂有梁北河之事。此歌“築室河南梁河北”,卽指此乎。又“思子良臣”,子乃哉之假借字,与下“圣人出美人子”之子同例。
4.2.1.7.巫山高
巫山高,高以大。
淮水深,难以逝。
我欲东归,害梁不为。
我集无高曳,水何梁当是深之譌字
汤汤囘回,临水远望,泣下沾衣。
远道之人,心思归。谓之何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“害梁不为”,害者,曷之借字。《汉书·翟方进传》:予害敢不於身抚祖宗之所受大命,是其比。“我集无高曳”,集高曳为济篙栧之借字。
4.2.1.8.上陵
▷《古今乐录》曰:汉章帝元和中,有宗庙食举六曲,加《重来》《上陵》二曲为《上陵食举》。《後汉书·礼仪志》曰:正月上丁,祀南郊,次北郊、明堂、高庙、世祖庙谓之五供。礼毕,以次上陵。西都旧有上陵,东都之仪,太官上食。太常乐奏食举。按:古辞大略言神仙事,不知与食举曲同否。
▷逯案:《古今乐录》所疑非也,此题“上陵”与本文“山林”,殆皆“上林”之误。
上陵何美美,下津风以寒。
问客从何来,言从水中央。
桂树为君船。青丝为君笮。
木兰为君櫂《书钞》作棹,《御览》同,黄金错其间。
沧海之雀赤翅鸿,白鴈随当作堕山林。
乍开乍合,曾不知日月明。
醴泉之水,光泽何蔚蔚。
芝为车,龙为马。
览遨游,四海外。
甘露初二年,芝生铜池中。
仙人下来饮,延寿千萬岁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又《书钞·五三十八》《御览·七百七十一》並引笮、间二韵。
4.2.1.9.将进酒
将进酒,乘大白。
辨加《诗纪》作佳哉,诗审搏。
放故歌,心所作。
同阴气,诗悉索。
使禹良工,观者苦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“乘大白”卽引“满举白”之意,上言进酒,故下言举白。“辨加”卽驾辨,此倒言之。《大招》:伏义驾辨,楚劳商只,二八接武,投诗赋只。此上言辨而下言诗,正与之合。“诗审搏”,审读蟠,审搏繁盛之意。见《周礼·羽人注》。上言“诗审搏”,下言“诗悉索”,正示歌舞之由盛及衰。心,新之借字,与上文故对文。“阴气”或谓为饮泣,借字,义亦可通。“使禹”二字义不明。苦,快也,见杨子《方言》。
4.2.1.10.君马黄
君马黄,臣马苍。
二马同逐,臣马良。
易之有騩《文选补遗》作醜,非,蔡有赭。
美人归以南,驾车驰马。
美人伤我心,佳人归以北。
驾车驰马,佳人安终极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文选补遗·三十四》。《风雅翼》。《选诗补遗·下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二马之二,《宋书》作三,殆刊写之误,今从《乐府》。
4.2.1.11.芳树
芳树日月,君乱如於风。
芳树不上无心,温而鹄。
三而为行,临兰池,心中怀怅。
心不可匡,目不可顾。
妒人之子,愁杀人。
君有它《乐府》作他心,乐不可禁。
王将何似,如丝如鱼乎,悲矣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“芳树日月”,月当作夕。费昶《芳树篇》:“幸被夕风吹”云云,是梁时尚作夕。“日夕”,朝夕也。“乱如”卽乱挐。“怀我怅”,我者声字。“兰池”,池名,亦宫名,见《汉书·杨僕传》及《续汉书·地理志》,地在长安。
4.2.1.12.有所思
《古今乐录》曰:汉大乐食举第七曲亦用之,不知与此同否。
有所思,乃在大海南。
何用问遗君《御览》作为问遗,双珠玳瑁簪,用玉绍缭之。
闻君有它《乐府》作他心,拉杂摧烧之。
摧烧之,当风扬其灰。
从今以往,勿复相思,相思与君绝。
鸡鸣狗吠,兄嫂当知之妃呼豨
秋风肃肃晨风飔,东方须臾高知之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又《御览·六百八十》作引南、簪二韵。
◯逯案:“双珠玳瑁簪”句,当有叠文。“妃呼豨”,声字。
4.2.1.13.雉子班
雉子班如此之于《乐府》作干雉梁,无以吾翁孺雉子。
知得雉子高飞《乐府》作蜚,下同止,黄鹄飞之以千里。
王可思雄来飞从雌,视子趋一雉雉子车。
大驾马滕,被王送行所中。
尧羊飞从王孙行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诗纪·五》
4.2.1.14.圣人出
圣人出,阴阳和。
美人出,游九河。
佳人来,騑离哉何。
驾六飞龙,四时和。
君之臣明,护不道。
美人哉,宜天子。
免甘星筮,乐甫始。
美人子,含四海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“美人”、“佳人”对举,乃分言君臣,已见上文《君马黄》曲。“离哉何”与《临高臺》“离哉翻”、《远如期》“曲佳哉纷”为同一语法。“美人子”,子与哉同,葢声之转。
4.2.1.15.上邪《诗纪》云:一作雅
上邪!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
山无陵,江水为竭。
冬雷震震,夏雨雪。
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4.2.1.16.临高臺
临高臺以轩,下有清水清且寒。
江有香草目以兰,黄鹄高飞离哉翻。
关弓射鹄,令我主寿萬年。
收中吾《广文选》作吉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风雅翼》。《选诗补遗·下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刘履曰:篇末“收中吾”三字,其义未详,疑曲调之餘声,如《乐录》所谓“羊无夷”“伊那何”之类。逯案:此三安当是残句,与《翁离》曲同例。又“江有香草目以兰”,“目以兰”与“蕙用兰、风以寒”语法同,则目亦香草也,疑为茞之误。
4.2.1.17.远如期一曰《远期》
《宋书·乐志》有《晚芝曲》,沈约言旧史云诂不可解,疑是汉《远期》曲也。《古今乐录》曰:汉太乐食举曲有《远期》,至魏省之。
远如期,益如寿。
处天左侧,大乐萬岁。
与天无极,雅乐陈。
佳哉纷,单于自归。
动如惊心,虞心大佳。
萬人还来,谒者引。
乡殿陈,累世未尝闻之。
增寿萬年,亦诚哉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广文选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 ◯逯案:“远如期,益如寿”,两如字皆声,与《蛱蝶》曲“轩奴轩”之奴殆同,故《远如期》实卽《远期》也,此曲葢美宣帝时单于来朝之作。《汉书·匈奴传》云:单于朝甘泉,礼毕,宿长平。上登长平诏单于勿谒,其左右当户之羣臣,皆得列观。及诸蛮夷君长侯王数萬,咸迎於渭桥下,夹道陈,上登渭桥,咸称萬岁,正与此曲所写相同。又《宣帝纪》有司议曰:“匈奴单于乡风慕义,举国同心,奉珍朝贺,自古未之有也”云云……与此“累世未尝闻之”义同。
4.2.1.18.石留《诗纪》作流
石留《诗纪》作流涼阳涼石。
水流为沙,锡以微。
河为香向始𥡙《诗纪》作谿冷将风阳北逝。
肯无敢于于扬。
心邪怀兰志金安薄北方开留离兰。
◯《宋书·乐志》。《乐府诗集·十六》。《诗纪·五》。
◯逯案:留、涼双声,阳、涼叠韵,皆石之形容。锡读为细,与前曲“高以大”语法同,言细又微也。冷将风阳北逝,冬日行北陆,故曰“阳北逝”,盖上言石沙之销毁,下言时光之迅速。

2条评论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