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秦诗,  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

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之全先秦诗

Contents

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之全先秦诗

    该博文内容为简体版的数字化逯钦立先生辑校的《先秦汉魏晉南北朝诗》。由博主yourgame依据逯钦立辑校.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[M]. 北京:中华书局, 2006.01.校对。该版为中华书局1983年9月第1次出版、2006年1月北京第5次印刷版本(ISBN号 :7-101-00735-X)。
    部分有争议文字,则依据1983年9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版本(ISBN号 :7-101-00735-X)和2017年9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版本(ISBN:9787101127195)酌情校对。
    本篇为先秦诗部分,共7卷,分为歌(上下两卷)、谣、杂辞、诗、逸诗、古谚语几部分。
注意:
1.为在浏览器中正常显示本文所有汉字,请读者朋友们在电脑上下载“开心宋体2.1”及扩展包“开心宋体3.0”,并安装该字体(主要是安装KaiXinSongB),该字体能显示cjk-a,b,c,d,e,f,g区所有汉字,还有康熙部首及兼容字等10万个字符。字体下载网站:“开心宋体”字体下载地址。实在无法打出的汉字,博主会以“yourgame按”的注释方式,予以说明,并附上原文图片。
2.标点符号标准如下:
    (1)引用某人说的话加双引号,引用书籍原话则不加。但在书籍中又引用其他的文句、人言则加之。
    (2)原文对某字某词的注解,则注于该句的句号逗号之内,不加双引号;对某句某段的注解,则注于该句的句号逗号之外,并加双引号。
    (3)引号的层级降序关系为:“”、‘’、「」、『』。
    (4)书名号与书名号之间不加顿号。
3.汉字简化标准如下:
    (1)异体、变体字不简化。
        A.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,被认定是异体字的:
            如畊不简化为耕,歎不简化为叹(正体为嘆),皐、臯不简化为皋,敭、颺不简化为扬(正体为揚)【但颺作姓氏人名时须简化为飏】,絃不简化为弦,貍不简化为狸,驩、懽不简化为欢(正体为歡),併、並不简化为并,詠不简化为咏,綵不简化为彩,巵不简化为卮,牆不简化为墙(正体为墻),羣不简化为群,隣不简化为邻(正体为鄰),闇不简化为暗,嵗不简化为岁(正体为歲),槨不简化为椁,蠏不简化为蟹,彊不简化强,豬不简化为猪,迺不简化为乃,諡不简化为谥(正体为謚),慼不简化为戚,讐不简化为仇,徧不简化为遍,虵不简化为蛇,檝不简化为楫,櫂不简化为棹,絜不简化为洁(正体为潔),齧不简化为啮(正体为嚙),繡不简化为绣(正体为綉),牀不简化为床,澣不简化为浣,敍不简化为叙,淒、悽不简化为凄,況不简化为况,決不简化为决,寃不简化为冤,搆不简化为构(正体为構),撐不简化为撑,鷰不简化为燕,遊不简化为游,姦不简化为奸,掛不简化为挂,廻不简化为回,糺不简化为纠,蹻不简化为跷(正体为磽),鉏不简化为锄,譆不简化为嘻,採不简化为采,牋不简化为笺,翺不简化为翱,棄不简化为弃,犇不简化为奔,脩不简化为修,災不简化为灾,晉不简化为晋,旂不简化为旗,譌不简化为讹(正体为訛),怱不简化为匆,鑑不简化为鉴,啟不简化为启,屍不简化为尸,棲不简化为栖,齎不简化为赍,緜不简化为绵(正体为綿),氾不简化为泛,託不简化为托,跡不简化为迹,洩不简化为泄,䦧不简化为阋(正体为鬩),雝不简化为雍,鬭、闘不简化为斗,恥不简化为耻,鼃不简化为蛙,柰不简化为奈,𨻶不简化为隙,兎不简化为兔,雞不简化为鸡(正体为鷄),潛不简化潜,鴈不简化为雁,鑑不简化为鉴,異不简化为异,巖不简化为岩,霑不简化为沾,弔不简化为吊,勳不简化为勋(正体为勛),齧不简化为啮(正体为嚙),脣不简化为唇,豔不简化为艳(正体为艷),寔不简化为实,睠不简化为眷,淨不简化为净,閒不简化为闲(正体为閑),減不简化为减,疎不简化为疏,蜺不简化为霓,燿不简化为耀,涼不简化为凉,祕不简化为秘,嬾不简化为懒,媮不简化为偷,媿不简化为愧,釐不简化为厘,勑不简化为敕,傑不简化为杰,槀不简化为槁,嶽不简化为岳,甯不简化为宁,効不简化为效,爗不简化为烨(正体为燁),蒐不简化为搜,踰不简化为逾,覩不简化为睹,堦不简化为阶,氊不简化为毡(正体为氈),羶不简化为膻,鉤不简化为钩(正体为鈎),犂不简化为犁,蘂、橤、蕋不简化为蕊,擣不简化为捣(正体为搗),飜不简化为翻,勑不简化为敕,麤不简化为粗,讌不简化为宴,甖不简化为罂(正体为罌),壻不简化为婿,嫋不简化为袅(正体为裊),噉、啗不简化为啖,盪不简化为荡(正体为蕩),裌不简化为夹,婣不简化为姻,昇不简化为升,妬不简化为妒,穽不简化为阱,滛不简化为淫,卻不简化为却,俛不简化为俯,倖不简化为幸,𦍑不简化为羌,峩不简化为峨,尅不简化为克,粧不简化为妆,畧不简化为略,擕、㩗、㩦、攜不简化为携,勦不简化为剿,菴不简化为庵,飱不简化为飧,譟不简化为噪。
        B.没有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,但是笔者认为属于异体字的:
            如宍不简化为肉,隲不简化为骘(正体为騭),囘不简化为回,㒇不简化为儛,懍不简化为懔,卽不简化为即,𪧦不简化为寨,沈不简化为沉,鸜不简化为鸲等,兗不简化为兖,憜不简化为惰,𢯆不简化为栈,狀不简化为状,葢不简化为盖,𢘍不简化为怫,靁不简化为雷,裵不简化为裴,淥不简化为渌,灑不简化为洒,茲不简化为兹,藥不简化为药(正体为葯),飱、飡不简化为餐,劒不简化为剑(正体为劍),懕不简化为恹(正体为懨),鐫不简化为镌。
    (2)某简体字有两种及以上对应繁体字的,酌情简化。
        歷简化为历,但曆不简化为历;
        衹简化为只,但隻不简化为只;
        飢简化为饥,但饑不简化为饥;
        匯简化为汇,但彙不简化为汇;
        發简化为发,但髮不简化为发;
        當简化为当,但噹不简化为当;
        團简化为团,但糰不简化为团;
        盡简化为尽,但儘不简化为尽;
        纖简化为纤,但縴不简化为纤;
        壇简化为坛,但罎不简化为坛;
        垻简化为坝,但壩不简化为坝;
        蘇简化为苏,但囌不简化为苏;
        鹵简化为卤,但滷不简化为卤;
        彌简化为弥,但瀰不简化为弥;
        鍾简化为钟,但鐘不简化为钟;
        復简化为复,但複不简化为复;
        須简化为须,但鬚不简化为須;
        獲简化为获,但穫不简化为获;
        惡简化为恶,但噁不简化为恶;
        臟简化为脏,但髒不简化为脏;
        擺简化为摆,但襬不简化为摆;
        簽简化为签,但籤不简化为摆;
    (3)凡是简化后因可能产生歧义的繁体字不简化。
        A.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,简化后可能产生歧义的:
            蔔不简化为卜,因有占卜之歧义;
            幾不简化为几,因有茶几之歧义;
            瞭不简化为了,因有瞭望之歧义;
            乾、幹不简化为干,因有干涉、树幹、乾坤之歧义;
            纔不简化为才,因有才能之歧义;
            萬不简化为万,因有万俟之歧义;
            韆不简化为千,因有千克之歧义;
            豐不简化为丰,因有丰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雲不简化为云,因有云说之歧义;
            僕不简化为仆,因有前仆后继之歧义;
            鬥不简化为斗,因有北斗之歧义;
            醜不简化为丑,因有子丑之歧义;
            術不简化为术,因有白术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葉不简化为叶,因有叶韵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鼕不简化为冬,因有冬日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齣不简化为出,因有出入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臺、檯、颱不简化为台,因有天台之歧义;
            樸不简化为朴,因有朴树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誇不简化为夸,因有夸大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劃不简化为划,因有划船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籲不简化为吁,因有长吁短叹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麯不简化为曲,因有歌曲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迴不简化为回,因有回数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硃不简化为朱,因有朱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夥不简化为伙,因有伙食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嚮不简化为向,因有向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後不简化为后,因有皇后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閤不简化为合,因有升合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衝不简化为冲,因有冲虚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摺不简化为折,因有折耗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剋不简化为克,因有一克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囌不简化为苏,因有苏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裏不简化为苏,因有里弄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睏不简化为困,因有贫困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彆不简化为别,因有分别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餘不简化为余,因有代词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穀不简化为谷,因有山谷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係、繫不简化为系,因有派系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瀋不简化为沈,因有沈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錶不简化为表,因有表面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範不简化为范,因有范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闆不简化为板,因有板材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鬆不简化为松,因有松子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鬱不简化为郁,因有郁姓之歧义;
            製不简化为制,因有制定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颳不简化为刮,因有搜刮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徵不简化为涂,因有征途之歧义;
            捨不简化为舍,因有宿舍之歧义;
            捲不简化为卷,因有书卷之歧义;
            簾不简化为帘,因有酒帘之歧义;
            鬍不简化为胡,因有胡人之歧义;
            鹹不简化为咸,因有咸都之歧义;
            麵不简化为面,因有脸面之歧义;
            種不简化为种,因有种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鞦不简化为秋,因有秋天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薑不简化为姜,因有姜姓之歧义;
            緻不简化为致,因有大致之歧义;
            黨不简化为党,因有党姓之歧义;
            藉不简化为借,因有假借之歧义;
            準不简化为准,因有准许之歧义;
            癥不简化为症,因有症状之歧义;
            塗不简化为涂,因有涂姓之歧义;
            傢不简化为家,因有家庭之歧义;
            據不简化为据,因有拮据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纍不简化为累,因有累姓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鏇不简化为旋,因有旋转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澱不简化为淀,因有白洋淀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築不简化为筑,因有击筑之歧义;
            禦不简化为御,因有御车马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矇、濛、懞不简化为蒙,因有蒙古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灕不简化为漓,因有漓江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闢不简化为辟,因有复辟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衊不简化为蔑,因有蔑视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籬不简化为篱,因有笊篱之歧义。
            蕓不简化为芸,因有耕芸之歧义。
        B.没有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,但是笔者认为简化后可能产生歧义的:
            願不简化为愿,因有恭愿之歧义;(古时“愿、願”各有本义。“愿”义为谨慎,“願”义为“大头”——汉典网站)
    (4)有较大争议的不简化:
        於不简化为于;
        蚤不简化为早;
    (5)没有收录在13版《通用汉字简繁对照表》中的,不类推简化:
        如絃不简化为𰬈,䜎不简化为𬣿,綵不简化为䌽,糺不简化为𫄙,鼚不简化为𱌊,蹻不简化为𫏋,鵷不简化为鹓,鉏不简化𬬺,譆不简化为𫍻,焭不简化为𦬮,櫽不简化为檃,繡不简化为𰬩,塸不简化为𫭟,鸜不简化为𬸱,鷖不简化为鹥,輠不简化为𰺍,託不简化为讬,餘不简化为馀,誒不简化为诶,颻不简化为飖,颿不简化为𬳳,鮦不简化为鲖,孋不简化为㛤,檿不简化为𰗜。

1.先秦诗卷一

1.1.歌上

1.1.1.dàn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越王欲谋复吴,范进善射者陈音。音,楚人也。越王请音而问曰:“孤闻子善射,道何所生?”音曰:“臣闻弩生于弓,弓生于弹,弹起于古之孝子,不忍见父母为禽兽所食,故作弹以守之。歌曰:”
▷《诗纪·注》:刘xié云:“黄歌《断竹》,质之至也。”又曰:“《断竹》黄歌,乃二言之始。”又注:黄,黄帝也。
▷逯案:《吴越春秋》所载越歌,率类汉篇,惟此歌质樸,殆是古代逸文。刘勰谓为“黄歌”,当别有據,今仍照《诗纪》列此。
断竹,续竹。《书钞》作“属木”,《类聚》《白帖》《御览》同。
飞土,逐ròu《书钞》作肉,《白帖》《御览》同;《吴越春秋》误作害,《类聚》同;《诗纪》云:宍,古肉字,今《吴越春秋》作害,非
◯《吴越春秋·九》。《书钞·百二十四》。《类聚·六十》。《白帖·五》。《御览·三百五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◯yourgame按:“误作害”的误字,原文实为误之異体字,左言右吳,后文皆同,字形如下:
误之异体字

1.1.2.击壤歌

▷《礼记·经解·正义》引《尚书传》曰:民击壤而歌,凿井而饮,gēng田而食,帝力何有?
▷《类聚》引《帝王世纪》曰:天下大和,百姓无事,有五十老人击壤於道。观者tàn曰:“大哉!帝之德也。”老人曰:“云云。”於是景星曜於天,甘露降於地。
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
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。
帝力於我何有哉!《类聚》作“帝何力於我哉”,《乐府》《诗纪》同;《初学记》作“帝力何有於我哉”;《御览》或作“帝何德於我哉”。
◯《类聚·十一》。《御览·五百六》引《高士传》,又《五百七十二》《七百五十五》引《逸士传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3.gēng

▷《尚书》曰:帝庸作歌曰:“chì天之命,惟时惟幾。”乃歌曰:“云云。”gāo陶拜手稽首yáng言曰:“念哉!率作兴事,慎乃宪,钦哉!”乃赓载歌曰:“云云。”又歌曰:“云云。”帝拜曰:“俞,往,钦哉!”
股肱喜哉,元首起哉,百工熙哉。《白帖》作“元首起哉,百工喜哉,萬事熙哉。”
◯《尚书·益稷篇》。《史记·夏本纪》。《白帖·十八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元首明哉,股肱良哉,庶事康哉。
◯《尚书·益稷篇》。《史记·夏本纪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作《舜作歌》。《文选·一·两都赋·注》。《御览·九百五十一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元首丛cuǒ哉,股肱惰《御览》或误作隋哉,萬事堕《御览》或作huī哉。
◯《尚书·益稷篇》。《史记·夏本纪》作《舜又歌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、五百九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4.南风歌

▷《家语》曰:昔者舜弹五xián之琴,造《南风》之诗,其诗曰:云云。
▷《史记·乐书》曰:舜弹五弦之琴,歌《南风》之诗,而天下治。《南风》之诗者,生长之音也,舜乐好之。乐与天地同意,得萬国之huān心,故天下治也。
南风之xūn兮,可以解吾民《初学记》《白帖》作人,《御览》或同yùn兮。
南风之时兮,可以吾民《白帖》作人,《御览》或同之财兮。上下两联《御览》或颠倒。
◯《家语·辨乐篇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白帖·一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、五百九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作《南风操》。又《尸子·chuò子篇》《初学记·一》《御览·九》bìng引薰、愠二韵。
◯《史记·乐书》又云:昔者舜作五絃之琴以歌《南风》。《正义》云:郑玄曰:“其辞未闻也”;《索隐》云:此诗之辞出於《尸子》及《家语》。
◯逯案:《史记》已言“歌《南风》之诗”,冯衍《显志赋》又云“詠《南风》之高声”,步zhì上疏亦言“弹五絃之琴,詠《南风》之诗。”俱证《尸子》以後,此诗传行已久,谓为王肃伪作,非是。

1.1.5.大唐歌

▷《尚书大传》曰:惟五祀,定钟石,论人声,鸟兽咸变,於是勃然兴《韶》於大之野,执事还归。二年láo然,乃作《大唐》之歌,以声帝美,声成而cǎi凤至,故其乐曰:
舟张辟雍,cāng鸧相从。
八风huí囘,凤皇jiē喈。
◯《尚书大传·一》。《路史後记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原作《辟雍诗》,《zhī林》已辨其非,今改正列此。

1.1.6.qìng雲歌

▷《尚书大传》曰:舜将禅禹,於时俊百工,相和而歌《卿雲》。帝乃倡之曰:“云云。”八伯咸进,稽首曰:“云云。”帝乃载歌旋持衡曰:“云云。”
《尚书·考河命》作庆雲烂兮,jiū《类聚》作礼,《御览》《乐府》同màn《乐府》作漫漫兮。
日月光华,旦《类聚》或缺此字《类聚》作或;《御览》作咸旦兮。
◯《尚书大传·一》。《尚书·考河命》。《宋书·二十七》。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《类聚·一、四十三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明明上天,烂然星陈。
日月光《类聚》无光字华,弘于《尚书·考河命》作予,《宋书》《御览》同;《类聚》作兮一人。
◯《尚书大传》。《尚书·考河命》。《宋书·二十七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日月有常,星辰有行。
四时从《乐府》作顺,《诗纪》同经,萬姓允诚。
《御览》作施子lún乐,配天之灵。
迁于贤圣《尚书·考河命》作圣贤,《宋书》同;《乐府》作贤善,《诗纪》同,又注:一作圣,莫不咸听。
chāng《御览》作长乎!鼓《御览》作歌之。轩乎!舞《御览》作之。
《诗纪》作jīng华已《尚书·考河命》作以,《宋书》同竭,qiāncháng去之。
◯《尚书大传》。《尚书·考河命》。《宋书·二十七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又《类聚·四十三》引常、行、经、诚、灵五韵。

1.1.7.山歌

▷《吕氏春秋》曰:禹年三十未娶,行塗山,恐时暮失嗣,辞曰:“吾之娶必有应也。”乃有白狐九尾而造於禹。禹曰:“白者,吾服也;九尾者,其证也。”於是塗山人歌曰:“云云。”於是娶塗山女。
suí绥白狐,九尾庞庞。
成于家室,《书钞》作“成家成室”,《御览》同。我都攸《书钞》作彼,《御览》同昌。
◯《书钞·一百六》。《类聚·九十九》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》並引《吕氏春秋》。
◯逯案:今本《吕氏春秋》脱此条。又《吴越春秋·越王无余外传》载《塗山》之歌云:“绥绥白狐,九尾máng厖。我家嘉夷,来宾为王。成家成室,我造彼昌。天人之际,於兹则行。”盖據吕书又有增加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引《吴越春秋》此歌“成家成室”二句作“成于家室,我都攸昌”,文字略異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據《乐府诗集》以《吴越春秋》之歌为正文,而以《吕》书佚文附之,非是。又刘师培《吕氏春秋jiào补·自序》谓《书钞》所引《吴越春秋》之误,亦非是。

1.1.8.塗山女歌

▷《吕氏春秋》曰:禹行功,见塗山氏之女,禹未之遇,而巡省南土。塗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候禹于塗,女乃作歌,歌曰:
候人《吕氏春秋》作兮猗
◯《吕氏春秋·音初篇》。《文选·四·南都赋·注》。《文选·五·吴都赋·注》。

1.1.9.五子歌

▷《夏书》曰:太康失位,以逸豫灭厥德,黎民咸贰。乃盘游无度,tián于有洛之表。有穷後羿,因民弗忍,距于河。厥弟五人,御其母以从,于洛之ruì。五子咸怨,述《大禹之戒》以作歌。
皇祖有训:
“民可近,不可下。”
“民惟邦本,本固邦宁。”
“予视天下愚夫愚妇,一能胜予。”
“怨岂在明,不见是图。”
“予临兆民,lǐn乎若朽索之驭六马。”
为人上者,奈何不敬!
◯《夏书·五子之歌篇》。《御览·八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训有之:
“内作色荒,外作禽荒。
甘酒嗜音,峻宇雕qiáng
有一於此,未或不《御览》或作弗亡。”
◯《夏书·五子之歌篇》。《御览·八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又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引荒、牆、亡三韵。
惟彼陶唐,有此冀方。
今失厥道《诗纪》云:《左传》作行,乱其纪纲,乃底灭亡。
◯同上。
明明我祖,萬邦之君。
有典有则,贻厥子孙。
关石和钧,王府则有。
荒坠厥绪,覆宗绝祀。
◯同上。
呜呼曷归!予怀之悲。
萬姓仇予,予将畴依?
鬱陶乎予心,颜厚有niǔ
弗慎厥德,虽悔可追。
◯同上。
◯逯案:《左氏·哀六年传》引《夏书》曰:“惟彼陶唐,帅彼天常,有此冀方。今失其行,乱其纪纲,乃灭而亡。”与此略同,可证歌为先秦逸文。

1.1.10.夏人歌

▷《韩诗外传》曰:桀为酒池糟,纵靡靡之乐,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,羣臣皆相持而歌。
▷《尚书大传》曰:夏人饮酒,醉者持不醉者,不醉者持醉者而歌,曰:“盍归乎?薄亦大矣。”伊yǐn退而更曰:“觉兮,较兮,吾大命格兮。去不善而从善,何不乐兮!”薄,汤之都也。
江水沛《新序》重沛字兮,舟楫败兮,我王废兮。
趣归於《新序》无於字《韩诗外传》作,《乐府》同,《诗纪》云:一作亳;《新序》薄下有兮字,薄亦大兮。“趣归”以下《尚书大传》作“盍归于亳,盍归于亳?毫亦大矣!”《类聚》同,唯“亳亦”上有上字。
◯《韩诗外传·二》。《新序·六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又《尚书大传·二》及《类聚·十二》皆引大一韵。
乐兮乐兮,四jiǎo《韩诗外传》作骄,《乐府》同兮,六pèi沃兮。
去不善而从善,《韩诗外传》此句作“去不善兮。”何不乐兮!
◯《韩诗外传·二》。《新序·六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11.麦秀歌

▷《史记》曰:子朝周,过故殷墟,感宫室毁坏生禾shǔ。箕子伤之,欲哭则不可,欲泣为其近妇人,乃作《麦秀》之诗以歌之,其诗曰:
麦秀渐渐《文选注》不重渐字;《尚书大传》作jiān兮,禾黍油油。《文选注》作“黍米𥋝měng𥋝。”
jiǎo《史记》作僮,《文选注》同兮,不与我好兮。《尚书大传》作“不我好仇”,《御览》《乐府》同;《文选注》作“不我好”。
◯《史记·宋世家》。《尚书大传》。《文选·十六·思旧赋·注》引《尚书大传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引《史记》。《乐府诗集·五十七》作《伤殷操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12.cǎi薇歌

▷《史记》曰:武王已平殷乱,天下宗周,而伯夷、叔齐chǐ之,义不食周,隐於首阳山,採薇而食之,及饿且死而作歌,其辞曰:
登彼西山兮,採《御览》採上有言字其薇矣《书钞》无矣字
以暴《御览》作乱易暴兮,不知其非矣《书钞》《御览》无矣字
神农、虞、夏忽焉没兮,我适安归矣《书钞》《御览》无矣字
吁嗟兮,命之衰矣。
◯《史记·伯夷列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又《书钞·百六》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並引薇、非、归三韵。
◯逯案:《吕氏春秋· 诚廉篇》云:“昔周之将兴也,伯夷、叔齐相谓曰:‘昔者神农氏之有天下也,时祀尽敬,不以人之坏自成也。今周见殷之僻乱也,而为之正与治,以此shào殷,是以乱易暴也。今天下àn,周德衰矣,不若避之,以洁吾行。’至首阳之下而饿焉。”其曰“神农氏”、曰“以乱易暴”、曰“周德衰”,与此歌相出入,则此歌之出殆在秦之末年也。

1.1.13.梦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琼瑰歌》

▷《左传》曰:声伯梦涉huán,或与己琼瑰食之,泣而为琼瑰,盈其怀,从而歌之:“云云。”惧,不敢占也,还自郑,至於貍shèn而占之,曰:“余恐死,故不敢占,今众繁而从余三年矣,无伤也。”言之,之暮而卒。
济洹之水,赠我以琼瑰。
归乎,归乎!琼瑰盈吾怀乎!
◯《左传·成公十七年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14.去鲁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师乙歌》

▷《史记》曰:孔子相鲁,齐人遗女乐。季huán子受之,三日不听政;郊,又不致fán於大夫。孔子遂行,宿乎屯,而师己送曰:“夫子则非罪?”孔子曰:“吾歌可夫。”歌曰:“云云。”桓子闻之曰:“夫子罪我以羣婢故也。”
彼妇《家语》妇下有人字,《类聚》《御览》《乐府》同之口,可以出走。
彼妇《家语》妇下有人字,《类聚》《御览》《乐府》同之谒,可以死败《御览》作败死
《家语》无盖字,《类聚》《御览》《乐府》同优哉游哉,维《家语》作聊,《类聚》《御览》《乐府》同以卒suì
◯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。《家语·子路初见篇》。《类聚·十九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五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15.huì

▷《诗含神雾》曰:孔子歌曰:“云云。”政尚静而恶华也。
违山十里,蟪蛄之声,犹尚在耳。
◯《古微书·诗含神雾》。《说苑·政理篇》作《孔子谓弟子曰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16.曳杖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梦奠歌》,亦见《家语》

▷《tán弓》曰:孔子蚤作,负手曳杖,消摇於门,歌曰:“云云。”既歌而入,当户而坐。子贡闻之曰:“泰山其颓,则吾将安仰?梁木其坏,哲人其萎,则吾将安放?”遂趋而入。夫子曰:“予畴昔之夜,梦奠於两楹之间,夫明王不兴,而天下其孰能宗予?予殆将死也。”盖寝疾七日而终。
《御览》或作太山其颓乎!梁木其坏乎!哲人其萎乎!
◯《礼记·檀弓·上》。《家语·终记解》。《书钞·百六、百三十三》。《御览·四百、五百七十、七百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17.原壤歌

▷《檀弓》曰:孔子之故人曰原壤,其母死,夫子助之沐guǒ。原壤登木曰:“久矣,予之不托於音也。”歌曰:“云云。”夫子为弗闻也而过之。
首之斑《御览》作班然,执女手之卷然。
◯《礼记·檀弓·下》。《家语·屈节篇》。《白帖·十八》。《御览·五百十三、五百五十二、五百七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18.南kuǎi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乡人饮酒歌》

▷《左传》曰:鲁昭公十二年,季平子立,而不礼於南蒯。南蒯以费叛,将适费,饮乡人酒,乡人或歌曰:
我有,生之乎。
从我者子乎,去我者鄙乎,倍其隣者恥乎。
已乎,已乎!非吾党之士乎!
◯《左传·昭公十二年传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19.成人歌

▷《檀弓》曰:成人有其兄死而不为衰者,闻高子gāo/háo为成宰,遂为衰。成人歌曰:
蚕则绩,而xiè有匡。
范则冠,而蝉有绥。
兄则死,而子皐为之衰。
◯《礼记·檀弓·下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20.黄鹄歌

▷《列女传》曰:鲁陶婴者,陶明之女也,少寡,养幼孤,无qiáng昆弟,纺绩为产。鲁人或闻其义,将求焉。婴闻之,恐不得免,乃作歌明己之不更二庭也。其歌曰:云云。鲁人闻之,遂不敢复求。
悲夫《御览》或无夫字;《列女传》无悲夫二字黄鹄之早寡兮《书钞》或无兮字,《御览》或同,下仿此,七《御览》或作十年不双《白帖》双下增飞字
《列女传》作yuān《御览》或作劲独宿《御览》或作兮,不与众同。
夜半悲鸣兮,想其故雄。此句《御览》或作“时则非鸣兮,独行qióngqióng。”
《白帖》作其命早寡《御览》或作令然兮,独宿何伤。《御览》或作“愧独永伤。”
寡妇念此《白帖》作念此寡妇;《御览》或作感鸟愠己兮,泣《御览》或作泪下数《御览》或作成行。
呜呼哀哉二字《御览》或作悲哉,或止作悲《白帖》无兮字,死者不可忘。
《白帖》无飞字《御览》或作鸣尚然兮,況於《御览》或作何況《乐府》作 真良。《白帖》作“況其夫良。”
虽有贤雄兮,终不《御览》不下或有可字《诗纪》作同行。
◯《列女传·四》。《白帖·六》。《御览·四百四十一、五百七十二》。《乐府诗集·四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◯逯案:《艺文类聚·九十》《御览·九百十六》引此皆略为四言,其辞曰:“黄鹄早寡,七年不双。宛颈独宿,不与众同。禽鸟尚然,況於贞良。”

1.1.21.宋城者ōu《诗纪》云:卽《华元歌》

▷《左传》曰:郑公子受命於楚,伐宋。宋华元、乐吕御之,战于大棘。宋师败绩,囚华元,获乐吕。宋人以兵车百乘,文马百,以赎华元於郑。半入,华元逃归宋城。华元为植巡功,城者讴曰:“云云。”使其cānshèng谓之曰:“牛则有皮,犀尚多,棄甲则那。”役人曰:“云云。”华元曰:“去之,夫其口众我寡。”
hàn其目,其腹,棄甲而复。
于思,于思,棄甲复来。
◯《左传·宣公二年传》。《类聚·十九》。《御览·百九十二、三百五十五、三百六十六、四百六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从其有皮,丹漆若何。
◯《左传·宣公二年传》。《御览·百九十二、三百五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22.泽门之皙讴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築者歌》

▷《左传》曰:宋皇国父为太宰,为平公築臺於门,妨於农收。子罕请农功之毕,公弗许,築者讴曰:
泽门之皙,实兴我役。
邑中之qián,实慰我心。
◯《左传·襄公十七年传》。《白帖·三》。《御览·百七十七、四百六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23.野人歌

▷《左传》曰:卫侯为夫人南子召宋朝,会于táo,野人歌之曰:
既定尔lóuzhū,盍归吾艾jiā
◯《左传·定公十四年传》。《白帖·二十九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24.齐民歌

▷《韩非子》曰:齐桓公饮酒,醉遗其冠,恥之。管仲曰:“公胡其不雪之以政?”公曰:“善。”因发仓qūn赐贫穷,论líng,出薄罪,处三日而民歌之曰:
公胡《御览》或作乎不复遗其《韩非子》无其字,《御览》或同冠乎!
◯《韩非子·难二篇》。《金楼子·杂记篇》。《类聚·十九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七、六百八十四、八百四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25.冻水歌《诗纪》作《齐臺歌》

▷《晏子春秋》曰:景公起大臺之役,岁寒不已。国人望晏子,晏子见公,nǎi坐饮酒乐。晏子曰:“君若赐臣,臣请歌之。”歌曰:“庶民之言曰:‘云云。’”歌终,喟然流涕。公止之曰:“子殆为大臺之役夫,寡人将速罢之。”
冻水《书钞》作冰洗,《类聚》作“庶民之冻。”我若之何。
《书钞》作奉,《类聚》同上糜散《书钞》作靡散;《类聚》作靡弊,我若之何。
◯《晏子春秋·内谏·下》。《书钞·百五十六》。《类聚·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26.suì

▷《晏子春秋》曰:景公为长lái,将欲美之,有风雨作。公与晏子入坐饮酒,致堂上之乐。酒酣,晏子作歌曰:“云云。”歌终,顾而流涕,张躬而舞,公遂废酒罢役,不果成长庲。
穗乎《晏子春秋》作兮,《御览》或同《御览》或作“禾有穗兮。”不得穫。
秋风至兮,dān《御览》或作尽,或作草零落。
风雨,之弗杀也。《御览》作“拂煞之”
太上,之靡弊也。此句《御览》止作“靡弊之。”
◯《晏子春秋·内谏·下》。《御览·四百五十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又《御览·八百二十四》引《虞喜志林》引穫、落二韵。

1.1.27.岁莫歌《诗纪》作《齐役者歌》

▷《晏子春秋》曰:景公築长庲之臺,晏子侍坐,觞三行。晏子起舞曰:“云云”,舞三而涕下沾襟。景公惭焉,为之罢长庲之役。
嵗已莫矣,而禾不穫。
忽忽兮,若之何。
嵗已寒矣,而役不罢。
chuò/chuì惙兮,如之何。
◯《晏子春秋·外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28.齐庄公歌

▷《晏子春秋》曰:晏子臣於庄公,公不说,饮酒,令召晏子。晏子至,入门,公令乐人奏。歌曰:
已哉已哉,寡人不能说也,尔来为。
◯《晏子春秋·内篇杂·上》。

1.1.29.lái人歌

▷《左传》曰:哀公五年秋,齐景公卒。冬十月,公子嘉、公子驹、公子黔奔卫,公子鉏、公子阳生来奔,莱人歌之曰:
景公死乎,不《史记》作弗与埋。
三军之士《御览》作事;之士二字《史记》作事,不《史记》作弗与谋。
师乎师乎,何《史记》作胡党之乎。
◯《左传·哀公五年传》。《史记·齐世家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30.齐人歌

▷《左传》曰:哀公二十一年,公与齐侯zhū子盟於顾。齐人责稽首,因歌之曰:
鲁人之皐,数年不觉,使我高蹈。
唯其儒书,以为二国忧。
◯《左传·哀公二十一年传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31.采

▷《史记》曰:田常成子与监止俱为左右相,相齐简公。田常心害监止,监止幸於简公,权弗能去,于是田常复修子之政,以大斗出贷,以小斗收,齐人歌之曰:
妪乎!采《御览》作採芑。
归乎!田成子。
◯《史记·田敬仲完世家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◯《诗纪》云:刘知幾《史通》曰:田常见在而遽呼以諡,此之不实,昭然可见。
◯逯案:此歌自是後世所传,故有成子之说,然亦仍为周末之作,观下歌可知。

1.1.32.周秦民歌

▷《韩非子》曰:景公与晏子遊於少海,登bǎi寝之臺,还望其国,曰:“美哉!泱泱乎,堂堂乎,後世将孰有此?”晏子对曰:“其田成氏乎!齐尝大饥,道旁饿死者不可胜数也,父子相牵而趋田成氏者,不闻不生,故周秦之民相与歌之,曰:”
讴乎!其已乎。
苞乎!其往归田成子乎。
◯《韩非子·外储说·右上》。

1.1.33.弹jiá一作《长铗歌》

▷《史记》曰:冯huān见孟尝君,居传舍十日。孟尝君问传舍长,曰:“客何所为?”答曰:“冯先生甚贫,惟有一剑耳。又蒯gōu弹其剑而歌曰:‘云云。’”孟尝君迁之幸舍,食有鱼矣。五日,又问传舍长。答曰客复弹剑而歌曰:“云云。”孟尝君迁之代舍。五日,孟尝君复问传舍长。答曰先生又尝弹剑而歌曰:“云云。”于是孟尝君不悦。
长铗归来乎《御览》或作兮《书钞》作“大丈夫归去来兮”;《白帖》作“长铗归兮”。食无鱼。
◯《战国策·齐策·四》。《史记·孟尝君列传》。《书钞·百六》。《白帖·五》。《御览·三百四十六、四百八十四、五百七十一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长铗归来乎《御览》或作兮《书钞》作“大丈夫归去来兮。”《书钞》作乘无车《御览》或作舆
◯《战国策·齐策·四》。《史记·孟尝君列传》。《书钞·百六》。《御览·三百四十六、四百八十四、五百七十一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长铗归来乎《御览》或作兮,无以为家。
◯《战国策·齐策·四》。《史记·孟尝君列传》。《御览·三百四十六、四百八十四、五百七十一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1.1.34.松柏歌

▷《战国策》曰:秦使陈驰诱齐王建入秦,迁之共,处之松柏之间,饿而死。齐人怨建听姦人宾客,不蚤与诸侯合从,以亡其国,歌之云:
松邪!柏邪!住《风俗通》作亡;《诗纪》无住字,注云:一本作“住建共者客邪”建共者客邪。
◯《战国策·齐策·六》。《风俗通·王霸篇》。《通jiàn·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2.先秦诗卷二

2.1·歌下附《孔丛子》等书传闻依託之作

2.1.1.狐裘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狐裘诗》

▷《左传》曰:晉侯使士wěi为二公子築蒲与屈,不慎,置薪焉。夷吾诉之,公使让之。士蔿对曰:“臣闻之:‘无丧而,忧必chóu焉。无戎而城,讐必保焉。寇讐之保,又何慎焉。’《诗》云:‘怀德惟宁,宗子惟城。’君其修德而固宗子,何城如之?”三年,将寻师焉。焉用慎,退而赋曰:
狐裘lóng茸,一国三公,吾谁适从。
◯《左传·僖公五年传》。《白帖·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2.暇豫歌

▷《国语》曰:姬告优施曰:“君既许我杀太子而立奚齐矣,吾难里克。”使优施饮里克酒,中饮,优施起舞,谓里克妻曰:“主盍dàn我?我教兹暇豫事君。”乃歌曰:“云云。”里克笑曰:“何谓苑?何谓枯?”优施曰:“其母为夫人,其子为君,可不谓苑乎?其母既死,其子又有谤,可不谓枯乎?枯且有伤。”优施出,里克不餐而寝,夜半,召优施,曰:“nǎng而言,戏乎?抑有所闻之乎?”曰:“然。君既许杀太子而立奚齐。”里克曰:“中立其免乎?”优施曰:“免。”
暇豫之吾吾《御览》作,不如鸟乌。
《文选注》作鸟皆集於wǎn《国语》作苑;《御览》作蔚,己独集於枯。
◯《国语·晉语·二》。《文选·二十九·曹shū感旧诗·注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九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3.龙蛇歌

▷《吕氏春秋》曰:晉文公反国,介子推不肯受赏,自为赋诗曰:云云。悬书公门而伏於山下。文公闻之曰:“!此必介子推也。”
◯逯案:《龙蛇歌》分见《吕氏春秋》《史记》《说苑》《新序》《淮南子·注》及《琴操》等,辞各有異。《诗纪》均入古逸,今分别编此及汉诗中。
有龙于飞,周biàn天下。
五蛇从之,为之承辅。
龙返其乡,得其《类聚》作既得处所。
四蛇从之,得其露雨。
一蛇羞《御览》作著之,gǎo《吕氏春秋》作桥,《诗纪》同;《御览》无此字死於《类聚》无於字中野。
◯《吕氏春秋·介立篇》。《类聚·九十六》。《御览·九百二十九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4.龙蛇歌

▷《史记》曰:晉国复而文公以得归,赏从亡者,未至介子推,推亦不言禄。从者怜之,乃悬书宫门曰:云云。文公出,见其书,曰:“此介子推也。”使人召之,则亡入mián上山中。於是文公环緜上山而封之,以为介推田,号曰介山。
龙欲上天,五蛇为辅。
龙已升雲,四蛇各入其宇。
一蛇独怨,终不见处所。
◯《史记·晉世家》。《乐府诗集·五十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5.龙蛇歌

▷《说苑》曰:文公卽位,赏不及推。推且出怨言,不食其食。推从者怜之,乃悬书宫门曰:云云。文公出,见书,曰:“嗟!此介子推也。”使人召之,则亡入緜上山中。於是文公表緜上山中而封之,以为介推田,号曰介山。
有龙矫矫,顷失其所。
五蛇从之,周徧天下。
龙饥无食,一蛇割《书钞》作刘股。
龙返其渊,安其壤土。
四蛇入穴,皆有处所。
一蛇无穴,号於中野。
◯《说苑·复恩篇》。《书钞·百五十八》。《乐府诗集·五十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6.龙蛇歌

▷《说苑》曰:晉文公出亡,舟之qiáo去虞而从焉。文公反国,zhuó可爵者而爵之,擢可禄者而禄之,侨独不与焉。文公酌诸大夫酒,酒酣,文公曰:“二三子为寡人赋乎?”侨曰:“君子为赋,小人请陈其辞。”辞曰:“云云。”遂历阶而去。
▷《诗纪》作《舟之侨歌》。
有龙矫矫,顷失其所。
一蛇从之,周流天下。
龙反其渊,安《御览》作shé宁其处。
一蛇qí/shì乾,独不得其所。
◯《说苑·复恩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作《舟之侨歌》。又《御览·百九十八》引所、下、乾三韵。
◯逯案:自上诸《龙蛇歌》观之,西汉人之著录先秦诗章,率皆有據,匪出臆造,特传闻異辞耳。

2.1.7.河激歌

▷《列女传》曰:女娟者,赵河津吏之女也。简子南击楚,津吏醉卧不能渡。简子怒,欲杀之。娟惧,持走前曰:“願以微躯易父之死。”简子遂释不诛。将渡,用檝者少一人。娟攘拳操檝而请简子,遂与渡,中流为简子发《河激》之歌。简子归,纳为夫人。
升彼河《列女传》作阿兮,而《列女传》作面;《书钞》《御览》作西观清。
水扬波兮,冒《文选》注作杳,《御览》同冥冥《书钞》《御览》不叠冥字
祷求福兮,醉不醒。
诛将加兮,妾心惊。
罚既释兮,渎《书钞》作河乃清。
妾持檝兮,操其维。
《文选》注作交龙助兮,主将归。
呼来zhào《御览》作棹兮,行勿疑。
◯《列女传·辨通篇》。《书钞·百六》。《文选·二十二·车驾幸京口诗·注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又《御览·五百七十二》引清、冥、醒、惊、归、疑六韵。

2.1.8.鼓琴歌一作《鼓瑟歌》

▷《史记》曰:赵武灵王梦见处女鼓琴而歌诗曰:“云云。”異日,王饮酒乐,数言所梦,想见其状。吴广闻之,因夫人而内其女娃yíng孟姚也。孟姚甚有宠於王,是为惠后。
美人荧荧荧荧《御览》止作qióng兮,颜若《御览》若下有舜luò二字tiáo之荣《书钞》作生
命乎命乎,《列女传》作“命兮命兮”;《御览》止作“命兮”二字。逢天时而生,《史记》无此五字,《御览》同。曾无《列女传》作莫我嬴。
◯《史记·赵世家》。《列女传·七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。

2.1.9.段干木歌

▷《吕氏春秋》曰:魏文侯过段干木之而轼之。其僕曰:“君胡为轼?”曰:“此非段干木之闾欤!段干木盖贤者也,吾安敢不轼?”其僕曰:“然则君何不相之?”於是君请相之。段干木不肯受,则君乃致禄百萬而时往,馆之。国人相与诵之曰:
吾君好正,段干木之敬。
吾君好忠,段干木之隆。
◯《吕氏春秋·期贤篇》。《新序·杂事篇·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10.民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魏河内歌》,一作《zhāng水歌》

▷《史记》曰:魏襄王以史起为邺令,引漳水溉邺,以富魏之河内,而民作歌云:
邺有贤《吕氏春秋》作圣,《书钞》《类聚》《御览》同令兮《吕氏春秋》《书钞》《类聚》《御览》无兮字,下仿此,为《御览》或作曰;《吕氏春秋》为上有时字史公。
《白帖》或作引;《书钞》決下或有反字漳水兮,灌邺旁《白帖》或误作田
《白帖》或作千《吕氏春秋》作斥,《书钞》《类聚》《白帖》《御览》同“舄卤”二字《白帖》或止作岸兮,生稻粱。
◯《吕氏春秋·乐成篇》。《史记·河渠书》。《汉书·沟洫志》。《书钞·三十九、百五十六》。《类聚·十九》。《御览·六十四、四百六十五、八百三十九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又《白帖·二十三》凡三引旁、粱二韵。

2.1.11.楚人诵子文歌

▷《说苑》曰:楚令尹子文之族有干法者,廷理闻其令尹之族也,释之。子文召廷理而责之,遂致其族人於廷理,曰:“不是刑也,吾将死!”廷理惧,遂刑其族人。国人闻之,曰:“若令尹之公也,吾党何忧乎?”乃相与作歌,曰:
子文之族,犯国法程。
廷理释之,子文不听。
恤顾怨萌,方正公平。
◯《说苑·至公篇》。《渚宫旧事·一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12.楚人为诸御己歌

▷《说苑》曰:楚庄王築层臺,延石千里,延壤百里。大臣谏者七十二,皆死矣。有诸御已者,违楚百里而耕,谓其耦曰:“吾将入谏王。”委其耕而入见庄王,遂解层臺而罢民。楚人歌之曰:
薪乎,菜《御览》作lái乎! 无诸御己,讫无子乎。
《御览》作莱乎,薪乎! 无诸御己,讫无人乎。
◯《说苑·正谏篇》。《御览·四百五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作《楚人歌》。

2.1.13.优孟歌

▷《史记》曰:楚相孙叔敖病且死,属其子曰:“若贫困,往见优孟。”居数年。其子贫困负薪,逢优孟,曰:“我孙叔敖子也。父死时,属我贫困往见优孟。”孟卽为孙叔敖衣冠,抵掌谈语。岁餘,像孙叔敖。楚王置酒,优孟前为寿。庄王大惊,以为孙叔敖复生也,欲以为相。优孟曰:“楚相不足为也。孙叔敖为楚相,尽忠为廉,王得以伯,今死,其子贫困负薪以自饮食。必如孙叔敖,不如自杀。”因歌曰:“云云。”庄王乃召孙叔敖子,封之寝丘。
山居耕田苦,难以得食。
起而为吏,身《风雅逸篇》无身字,《诗纪》同贪鄙者餘财,不顾恥辱。
身死家室富,又恐受qiú枉法,为姦触大罪,身死而家灭。贪吏安可为也!
念为廉吏,奉法守职,竟死不敢为非。廉吏安可为也!
◯《诗纪》云:《风雅逸篇》曰:“按:此无音韵章句,而史以为歌者,不可晓。岂当时yǐn括转换借歌声以成之欤!史不能述其音,但记其义也。”又曰:“刘子玄讥此事之妄幻,然此《传》以滑稽名,乃优孟自为寓言尔。”
◯《史记·滑稽列传》。《风雅遗篇·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14.kāng慨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楚商歌》

▷《孙叔敖碑》曰:楚相孙君讳饶,字叔敖。临卒,将无棺槨。令其子曰:“优孟曾许千金贷吾。孟,楚之乐长,与相君相善,虽言千金,实不负也。”卒後数年,庄王置酒以为乐,优孟乃言孙君相楚之功,卽慷慨商歌曲曰:“云云”。涕泣数行,王心感动,卽求其子,而加封焉。
贪吏而可为,而不可为。廉吏而可为,而不可为。
贪吏而不可为者,当时有污名。而可为者,子孙以家成。
廉吏而可为者,当时有清名。而不可为者,子孙困穷被而负《碑》作卖薪。
贪吏常苦富,廉吏常苦贫。
独不见楚相孙叔敖,廉jié不受钱。
◯《隶释·三》。《风雅逸篇·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◯逯案:《隶释》所载《孙叔敖碑》,立於後汉延熹三年五月二十八日。

2.1.15.楚狂接舆歌

▷《论语》曰: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,曰:
凤兮,凤兮,何德之衰!
往者不可谏《史记》谏下有兮字,来者犹可追《史记》追下有也字
已而,已而,今之从政者殆而!
◯《论语·微子篇》。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作《接舆歌》。

2.1.16.同上

▷《庄子》曰:孔子适楚。楚狂接舆遊其门,曰:
凤兮,凤兮,何德之衰也!
来世不可待,往事不可追也。
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。
天下无道,圣人生焉。
方今之时,仅免刑焉。
福轻乎羽,莫之知载。
祸重乎地,莫之知避。
已乎,已乎,临人以德。
殆乎,殆乎,画地而趋。
迷阳,迷阳,无伤吾行。
吾行却曲,无伤吾足。
◯《庄子·人间世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◯《诗纪》云:《困学纪闻》曰:“胡明仲云:‘荆楚有草,丛生脩条,野人呼为迷阳,其肤多刺。故曰「无伤吾行」、「无伤吾足」。’”

2.1.17.孺子歌《诗纪》云:《文章正宗》作《沧浪歌》;《楚辞》载此作《渔父歌》

▷孟子曰:“有孺子歌曰:‘云云。’”孔子曰:“小子听之,清斯zhuó缨,浊斯濯足矣,自取之也。”
沧浪之水清兮《文选注》《白帖》无兮字,《御览》或同,可以濯我缨。
沧浪之水浊《文选注》作《文选注》《白帖》无兮字,《御览》或同,可以濯我足。
◯《孟子·离娄篇》。《楚辞·渔父》作《渔父歌》。《文选·十五·归田赋·注》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俱作《渔父歌》。《白帖·二》。《御览·五十九、三百七十二》引《楚辞》,又《五百七》引《高士传》,又《五百七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於此篇後又有一篇,题云《文子载沧浪歌》,辞云:“混混之水浊,可以濯我足乎。泠泠之水清,可以濯我缨乎。”查《文子》上卷载此,並不谓歌,盖转引以论其道耳,今不再编入。

2.1.18.被衣为niè缺歌

▷《庄子》曰:齧缺问道乎被衣。被衣曰:“若正汝形,一汝视,天和将至;摄汝知,一汝度,神将来舍。神精将为汝美,道将为汝居,汝瞳焉如新生之犊,而无求其故。”其言未卒,齧缺睡寐,被衣大说,行歌而去之。
形若槁骸,心若死灰。
真其实知,不以故自持。
媒媒huìhuì《淮南子》作“墨墨恢恢。”无心而不《淮南子》无“而不”二字可与谋,彼何人哉!
◯《庄子·知北遊篇》。《淮南子·道应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作《被衣歌》。

2.1.19.子桑琴歌

▷《庄子》曰:子舆与子桑友。而霖雨十日,子舆曰:“子桑殆病矣。”裹饭而往食之。至子桑之门,则若歌若哭,鼓琴曰:“云云。”子舆入,曰:“子之歌声,何故若是?”曰:“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,而不得也。父母岂欲吾贫哉?天地岂私贫我哉?然而至此极者,命也。”
父邪!母邪!
天乎!人乎!
◯《庄子·大宗师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。

2.1.20.相和歌

▷《庄子》曰:子桑户、孟子反、子琴张三人相与友。子桑户死,未葬,孔子使子贡往侍事焉,或编曲,或鼓琴,相和而歌曰:
嗟来桑户《白帖》作乎,嗟来桑户乎。《白帖》不叠句。
而已反其真,而我犹为人猗《白帖》无猗字
◯《庄子·大宗师篇》。《白帖·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。

2.1.21.杨朱歌

▷《列子》曰:杨朱之友曰季梁,疾大渐,其子环而泣之。请医,季梁谓杨朱曰:“汝奚不为我歌以晓之?”杨朱歌曰:“云云。”俄而季梁之疾自chōu
天其弗识,人胡能觉。
匪佑自天,弗孽由人。
我乎汝乎,其弗知乎。
医乎巫乎,其知之乎。
◯《列子·力命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22.申叔仪乞粮歌

▷《左传》曰:哀公十三年,公会单平公、晉定公、吴夫差于黄池。吴申叔仪乞粮於公孙有山氏,曰:“云云。”有山氏对曰:“粱则无矣,粗则有之,若登首山以呼曰‘庚癸乎’,则诺。”
佩玉ruǐ兮,余《白帖》作子无所《御览》无所字繫之。
旨酒一盛《御览》作盏兮,余《白帖》作子与褐之父《白帖》作人睨之。
◯《左传·哀公十三年传》。《白帖·十五》。《御览·六百九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作《庚癸歌》。

2.1.23.徐人歌

▷《新序》曰:延陵季子将聘晉,带宝剑以过徐君。徐君观剑不言,而心欲之。季子未献也,然其心已许之。使反而徐君已死,季子於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,徐人为之歌曰:
延陵季子兮《类聚》无兮字,《御览》同,不忘故《类聚》故上有旧字,《御览》同
《御览》无脱字千金之剑,带《类聚》作挂;《御览》带上有以字丘墓《类聚》作树
◯《新序·节士篇》。《类聚·三十四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24.越人歌

▷《说苑》曰:襄成君始封之日,楚大夫庄辛过而说之,曰:“君独不闻夫鄂君子皙之泛舟於新波之中也?越人拥楫而歌,歌辞曰:‘滥兮biàn草,滥予昌dǐ/chí,泽予昌州州𩜱kǎn/sǎn州,焉乎秦胥胥缦予乎,昭chán随河湖。’鄂君子皙曰:‘吾不知越歌,子试为我楚说之。’於是乃召越译,乃楚说之曰:‘云云。’於是鄂君子皙乃xié脩袂行而拥之,举繡被而覆之。”鄂君子皙,亲楚王母弟也,官为令尹,爵为执圭。一榜越人,犹得交欢尽意焉。
今夕何夕《御览》或无何夕二字《类聚》误作子;《书钞》无兮字qiān《书钞》作舟,是中流。《类聚》作“qiān州水流”;《御览》或作“𪧦zhài流水洲”;《说苑》作“搴中洲流”。皆误。
今日《御览》或无“今日”二字何日兮《类聚》无兮字,得《书钞》无得字与王子同舟。
蒙羞被好兮,不诟恥。
心幾烦《说苑》作顽,《乐府》同而不绝兮,得知《说苑》作知得《御览》或无王字子。
山有《御览》有下或有树字木兮,木有枝。
心说君兮,君不知。
◯《说苑·善说篇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又《书钞·百六》引流、舟二韵。《类聚·七十一》、《御览·五百七十二》並引流、舟、枝、知四韵。《御览·七百七十一》引洲、舟、枝、知四韵。

2.1.25.荆轲歌《诗纪》作《渡易水歌》,注:一曰《荆轲歌》

▷《史记》曰:燕太子丹使荆轲刺秦王。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,皆白衣冠以送之,至易水之上。既祖取道,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而歌,为变zhǐ之声,士皆垂泪涕泣,又前而为歌,曰:“云云。”复为羽声忼慨,士皆chēn目,髮尽上指冠,於是荆轲就车而去。
风萧萧兮,易水寒。
壮士一去兮《类聚》无兮字,不复还。
◯《战国策·燕策三》。《史记·刺客列传·燕丹子·下》。《文选·二十八》。《书钞·百六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初学记·一、十五》。《御览·六十四、五百七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1.26.讽赋歌

▷《讽赋》曰:主人之女,承日之华,披翠雲之裘,来排臣户,曰:“无乃饥乎?”为臣炊diāo胡之饭,烹露葵之羹,来劝臣食,以其翡翠之钗,掛臣冠缨。臣不忍仰视,为臣歌曰:“云云。”臣复援琴而鼓之,为《秋竹积雪》之曲。主人之女,又为臣歌曰:“云云。”
嵗将暮兮,日已寒。
中心乱兮,勿多言。
chù兮,原注:一本作“怵惕之心兮。”徂玉牀。
横自陈兮,君之傍。
◯《古文苑·一·宋玉讽赋》。

2.2.附

2.2.1.楚聘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大道歌》

▷《孔丛子》曰:楚王使使奉金币聘夫子。宰予、冉有曰:“夫子之道,至是行矣。”遂请见。问曰:“太公勤身苦志,八十而遇文王,孰与许由之贤?”子曰:“许由独善其身者也,太公兼利天下者也。然今世无文王,虽有太公,孰能识之?”乃歌曰:
大道隐兮,礼为《书钞》作有,《御览》同基。
贤人窜兮,将待时。
天下如一兮《孔丛子》无兮字,欲何之。
◯《孔丛子·记问篇》。《书钞·百六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2.2.2.丘陵歌《诗纪》云:陆贾《新语》作《丘公陵歌》

▷《诗纪》此注本之《风雅逸篇》。案:陆贾《新语·慎微篇》言孔子作《公陵》之歌,然无歌辞。
▷《孔丛子》曰:哀公使以璧如卫迎夫子,而不能赏用也,故夫子作《丘陵》之歌,曰:
登彼丘陵,《御览》作山施,误bǎn
仁道在迩《诗纪》云:一作近,求之若远。
遂迷《文选注》作迩;《御览》作迷而不复,自婴屯jiǎn
kuì然廻虑,题彼泰山。
què其高,梁甫廻连。
枳棘充路,zhì之无缘。
将伐无柯,患兹蔓延。
惟以永歎,涕yǔn潺湲。
◯《孔丛子·记问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《文选·二十三·临终诗·注》引蹇一韵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》引阪、远、蹇三韵。

2.2.3.获麟歌

▷《孔丛子》曰:叔孙氏之车子chú商樵於野,而获麟焉。众莫之识,以为不祥,棄之五父之衢。冉有告曰:“jūn身而肉角,岂天之妖乎?”夫子往观焉,泣曰:“麟也!麟出而死,吾道穷矣。”乃歌云:
唐虞世兮《论语·摘衰圣》作之世,麟凤遊。
今非其时,来《孔丛子》作吾何求《论语·摘衰圣》作由
麟兮,麟兮,我心忧。
◯《孔丛子·记问篇》。《古微书·论语·摘衰圣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、八百八十九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一》。

2.2.4.琴歌

▷《风俗通》曰:百里奚为秦相,堂上乐作,所lìnhuàn妇自言知音,因援琴抚絃而歌,曰:“云云。”问之,乃其故妻,还为夫妇也。
▷《诗纪》从《乐府诗集》於题下注云三首,然後引《风俗通》敍其本事。
▷逯案:此三首歌辞大同小異,一见《典略》,一见《颜氏家训》,並不全出《风俗通》。《乐府诗集》、严氏《全後汉文》以为皆出《风俗通》者,非是。今以《风俗通》所载为正文,而以他二首附之。
百里奚,初娶我时五羊皮。
临当相《御览》无相字,《乐府》同别时《御览》作行,烹乳雞。
今适富贵,忘我为。
◯《御览·五百七十二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六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。

2.2.5.琴歌

百里奚,百里奚。《御览》不叠句。
母已死,葬南谿《御览》作溪
坟以瓦以瓦《御览》止作已,覆以柴《御览》误作紫
chōng《御览》误作“春莫黎。”è
西入秦,五皮。
今日富贵,捐我为。
◯《御览·五百七十六》引《典略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六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。

2.2.6.琴歌

百里奚,五羊皮。
忆别时,烹伏雌,炊yǎn
今日富贵,忘我为。
◯《颜氏家训·书证篇》作《古乐府歌·百里奚词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六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。

2.2.7.渔父歌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渡伍员歌》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伍子胥逃楚,与楚太子建奔郑,晉顷公欲因太子谋郑。郑知之,杀太子建。伍员奔吴,追者在後。至江,江中有渔父,子胥呼之,渔父欲渡,因歌曰:“云云。”子胥止芦之,渔父又歌曰:“云云。”既渡,渔父视之有饥色。曰:“为子取饷。”渔父去,子胥疑之,乃潜深苇之中。父来持麦饭鲍鱼羹àng浆,求之不见,因歌而呼之曰:“云云。”子胥出饮食毕,解百金之剑以赠渔父,不受,问其姓名,不答。子胥诫渔父曰:“掩子之盎浆,无令其露。”渔父诺,胥行数步,渔者覆船自沈於江。
日月昭昭乎,《越绝书》《书钞》止作“日昭昭”;《御览》或止作“zhāozhāo兮”,或止作“灼灼兮”。案:作“日昭昭”是。qǐn已驰。《越绝书》作“侵以施”;《书钞》作“侵已施”;《御览》或作“侵已施”,或作“侵已私”。
与子期乎《越绝书》《书钞》作甫;《御览》或作甫,或作兮,芦之漪《越绝书》《书钞》作;《御览》或字缺,或作崎;案:作碕是
◯《吴越春秋·上》。《越绝书·一》。《书钞·百六》引《越纪》。《御览·六十九》引《舆地志》,又《五百七十一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日已夕兮,予心忧悲。
月已驰兮,何不渡为。
事寖急兮,将奈何。《越绝书》作“心中目施,子可渡河,何为不出,船到卽载,入船而伏。”《书钞》引《越纪》、《御览》引《越绝书》略同。
◯《吴越春秋·三》。
芦中人,芦中人,岂非穷士乎。
◯同上。

2.2.8.河上歌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楚白喜奔吴,吴王阖闾以为大夫,与谋国事。吴大夫被离问子胥曰:“何见而信喜?”子胥曰:“吾之怨与喜同,子不闻《河上歌》乎?”
同病相怜,同忧相jiù《吴越春秋》作救
惊翔之鸟,相随而集。
濑下之水,因复俱流。
◯《诗纪》此下有“胡马望北风而立,越鷰向日而熙,谁不爱其所近,悲其所思者乎”数句。案:此已非歌诗本文,不应阑入,今删。
◯《吴越春秋·四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2.9.申包胥歌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子胥以吴兵伐楚,入yǐng,昭王出奔,申包胥乃之秦求救,倚哭於秦庭。七日七夜,口不绝声。哭已,歌曰:“云云。”桓公大惊曰:“楚有贤臣若此,吴犹欲灭之。寡人无臣若斯者,其亡无日矣。”为赋《无衣》之诗,出师而送之。
吴为无道,封豕长蛇。
以食上国,欲有天下。
政从楚起,寡君出自草泽,使来告急。
◯《吴越春秋·四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2.10.穷劫曲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楚乐师扈子非荆王信谗佞杀伍奢、白州,而寇不绝於境,至乃掘平王墓,戮尸奸喜,以辱楚君臣。又伤昭王困迫,幾为天下大鄙,乃援琴为楚作《穷劫》之曲,其词曰:
王耶王耶何乖劣《吴越春秋》作烈,注云:疑当作劣,不顾宗庙听谗孽。
任用无忌多所杀,诛夷白氏族幾灭。
二子东奔适吴越,吴王哀痛助dāo
垂涕举兵将西伐,伍胥白喜孙武决。
三战破yǐng王奔发,留兵纵骑虏京阙。
楚荆骸骨遭掘发《吴越春秋》作发掘,鞭辱腐屍恥难雪。
幾危宗庙社稷灭,庄《吴越春秋》作严王何罪国幾绝。
卿士悽怆民恻,吴军虽去怖不歇。
願王更隐抚忠节,勿为谗口能谤亵。
◯《吴越春秋·四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。
◯逯案:《渚宫旧事·二》曰:“昭王反郢,乐师扈子侍坐,引琴而歌曰:‘王兮王兮听谗邪,枉杀左右yuān伍奢。二子怀恨东奔吴,创chóu搆祸破国都。鞭屍戮骸邱墓屠,赖申包胥人获苏,王虽反国忧未徂。’”与此互有異同。

2.2.11.乌鹊歌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越王句践与大夫種、范蠡入臣於吴,羣臣皆送至浙江之上。越王夫人乃據船哭,顾乌鹊啄江渚之虾,飞去复来,因哭而歌之,曰:“云云。”又哀吟,曰:“云云。”
仰飞鸟兮,乌鸢。
凌玄虚兮《吴越春秋》无兮字,号《吴越春秋》注云:号当作兮翩翩《诗纪》不叠翩字
集洲渚兮,优恣。
啄虾矫翮兮,雲间。
任厥性《吴越春秋》缺性字,注云:此阙一字兮,往还。
妾无罪兮,负地。
有何辜兮,谴天。
fānfān《诗纪》不叠颿字独兮,西往。
孰知返兮,何年。
心惙惙兮,若割。
泪泫泫兮,双悬。
◯《吴越春秋·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作《乌鸢歌》。
《书钞》作两,《御览》同飞鸟兮,鸢《御览》误作载乌。
已廻翔《书钞》误作哭回乡兮,苏。
心在专兮,素虾。
何居食兮,江湖。
徊复翔兮,游颺。《书钞》作“水中虫兮白虾”;《御览》作“水中虫子曰虾”。
去复返《书钞》作还兮,於乎《书钞》作呜呼,《御览》同
始事君兮,去家。
终我命兮,君都。
终来遇《御览》作中年过,是兮,何辜《吴越春秋》作幸,注云:幸当作辜
离我国兮,去《御览》作入吴。
妻衣褐兮,为婢。
夫去冕兮,为奴。二句《御览》作“妻为婢兮,夫为奴。”
岁遥遥《御览》作昭昭兮,难极。
寃悲痛《御览》作痛悲兮,心恻。
肠千结兮,服膺。
於乎《御览》作呜呼哀兮,忘《御览》作不食。
願我身兮,如鸟。
身翺翔兮,矫翼。
去我国兮,心摇《诗纪》作遥
情愤惋兮,谁识。
◯《吴越春秋·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又《书钞·百六》引乌、苏、湖、虾、呼五韵五句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》引乌、湖、虾、呼、家、都、辜、吴、奴、极、侧、食十二韵十二句。
◯《诗纪》引《风雅逸篇注》曰:《吴越春秋》作於後汉人,所载事多不实,此歌依託无疑。
◯yourgame按:“身翺翔兮矫翼”的翺原字,实为翺的異体字:左下的“十”换成“𠂇”,如下图,後文翺字皆同。
翺的异体字

2.2.12.采葛妇歌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越王句践归越,念复吴仇,苦身劳心,夜以接日,悬胆於户,出入尝之。乃使国中男女入山采葛,以作黄丝之布,吴王得葛布之献,乃增越之封,赐羽毛之饰,机杖诸侯之服,越国大悦。采葛之妇伤越王用心之苦,乃作《苦何》之诗曰:
葛不连《诗纪》云:一作延fēn《御览》或作叶台台。 我君心苦命更之。
尝胆不苦甘如《御览》作味若,《事类赋》同饴。
《御览》或作今,《事类赋》作今我采葛以作丝。
女工织兮不敢迟。
弱於罗兮轻霏霏。
号絺素兮将献之。
越王悦兮忘罪除。
吴王欢兮飞尺书。
增封益地赐羽奇。
机杖茵蓐诸侯仪。
羣臣拜舞天颜舒。
我王何忧能不移。
◯《吴越春秋·八》作《苦之诗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又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一》引饴、丝二韵,《九百九十五》引台、饴、丝三韵。又《事类赋·十一》作《若何》之歌,引饴、丝二韵。
饥不遑食四体疲。
◯《文选·二十·曹植应召诗·注》引《吴越记·采葛妇人诗》。
◯佚句。

2.2.13.离别相去辞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越王伐吴,国人各送其子弟於郊境之上,作《离别相去》之辞,曰:
lì/luò躁摧长兮,擢戟驭shū
所离不降兮,以泄我王气苏。
三军一飞降兮,所向皆殂。
一士判死兮,而当百夫。
道佑有德兮,吴卒自屠。
雪我王宿恥兮,威振八都。
军伍难更兮,势如chū
行行各努力兮,於乎於乎!
◯《吴越春秋·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2.14.河梁歌

▷《吴越春秋》曰:句践已灭吴,乃以兵北渡江淮,与齐、晉诸侯会于徐州,致贡於周。号令齐、楚、秦、晉皆辅周室,血盟而去。秦桓公不如越王之命,句践乃选吴越将士西渡河以攻秦,军士苦之。会秦怖惧,逆自引咎,越乃还车,军人悦乐,遂作《河梁》之诗曰:
渡河梁兮渡河梁,举兵所伐攻秦王。
孟冬十月多雪霜,隆寒道路诚难当。
阵兵未济秦师降,诸侯怖惧皆恐惶。
声传海内威远邦,称霸穆桓齐楚庄。
天下安宁寿考长,悲去归兮河无梁。
◯《吴越春秋·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◯逯案:《吴越春秋》原注云:“案:《史记》年表,句践二十五年,是为秦厉共公六年,此书为秦桓公不如越王之命,非也。由句践二十五年,上距秦桓公之卒,盖一百有六年矣,桓公当作历共公云云。《诗纪》卽據此直改秦厉公。”
◯逯案:《吴越春秋》後汉时短书小说,本不注意年限,勿庸为之改正,今仍照原文作秦桓公。

2.2.15.豐歌

▷《尚书中候》曰:周文王作豐,一朝扶老至者八十萬户,草居陋然。歌曰:
凤皇下豐。
◯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篇·疏》。《御览·九百一十五》。

2.2.16.秦始皇时民歌

▷杨泉《物理论》曰:秦築长城,死者相属,民歌曰:
生男慎勿举,生女哺用《意林》作
不见长城下,尸骸《意林》作白骨相支拄《意林》作chēng拄,注云:一作chéng
◯《水经·河水注·三》。《意林·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2.17.甘泉歌

▷《三秦记》曰:始皇作骊山陵,周迴跨阴盘县界,水背陵障,使东西流,运大石於渭北渚。民怨之,作《甘泉》之歌曰:
▷逯案:二酉堂丛书本辛氏《三秦记》载此,张氏谓出《太平御览》,今检《御览》无此条。
运石甘泉口,渭水不敢《关中记》作为不,《博物志》同流。
千人唱《关中记》唱上有一字,萬人讴《博物志》作钩;《关中记》讴作相钩,《御览》同
金陵餘石《关中记》餘石上有下字,大如ōu《关中记》作“大如𥱸土屋”。逯案:“土屋”二字《博物志》属下文。
◯《博物志·四》。《关中记》。《御览·五百五十九》引流、钩二韵。《诗纪·前集·二》。

2.2.18.琴女歌

▷《燕丹子》曰:荆轲刺秦王,右手执匕首,左手把其袖。秦王曰:“乞听琴声而死。”琴女奏曲云云。王从其计,轲不解,故及於难。
单衣,可裂《燕丹子》作掣,《诗纪》同而绝。
《燕丹子》作八,《书钞》《类聚》《史记正义》《御览》同尺屏风,可超而越。
鹿卢《意林》作辘轳之剑,可负而拔《类聚》作伏
◯《燕丹子·下》。《类聚·八十五》。《史记·刺客列传·正义》引《燕太子篇》。《意林·二》。《御览·三百四十四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七》引《史记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四》。又《书钞·百二十八》引绝一韵。又《御览·七百一》引《三秦记》引“三尺罗衣何不掣,四面屏风何不越”二句,与本辞異。

3.先秦诗卷三

3.1.谣吟诵附

3.1.1.康衢谣《诗纪》云:一作《康衢歌》

▷《列子》曰:尧治天下五十年,不知天下治与?不治与?願戴己与?乃微服遊於康衢,闻儿童谣:“云云。”尧喜,问曰:“谁教尔为此言。”童儿曰:“闻之大夫,大夫曰古诗也。”
立我zhēng《类聚》作蒸,《御览》同民,莫匪尔极。
不识不知,顺帝之则。
◯《列子·仲尼篇》。《类聚·十九、五十六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五、五百八十六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八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2.黄泽谣

▷《穆天子传》曰:天子东遊于黄泽,使宫乐谣云:
黄之池《类聚》作tuó,《诗纪》云:一作陀,其马pēn沙,皇人威仪。
黄之泽,其马歕玉《御览》误作王,皇人受《初学记》作寿,《御览》同穀。
◯《穆天子传·五》。《初学记·二十九》。《御览·八百九十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又《类聚·四十三》引沙、玉二韵。

3.1.3.白雲谣

▷《穆天子传》曰:乙丑,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,西王母为天子谣曰:“云云。”天子答之。
白雲在天,山《文选·注》作丘,《御览》同líng各书引作陵自出。
道里《文选》注作路,《御览》或同悠远,山川间《颜氏家训》作谏之。
将子无死,尚能复《乐府》作向复能来。
◯《穆天子传·三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文选·四十·拜中军记室辞隋王jiān·注》。《御览八十五、五百七十二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又《文选·二十七·早发定山诗·注》引出、一韵。《御览·八》引出、之二韵。

3.1.4.穆天子谣

予归东土,和治《诗纪》云:一作洽诸夏。
萬民平均,吾顾见女《类聚》《御览》《乐府》作汝
比及三年,将复而野。
◯《穆天子传·三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二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5.西王母吟

▷《穆天子传》曰: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:
徂彼《穆天子传》作比徂西土,爰居其《御览》作于《山海经》注作所
虎豹为羣,於《山海经》注作乌鹊与处。
嘉命不迁《御览》作还,《事类赋》同,我惟帝女《穆天子传》无女字
彼何世民,又将去予。二句《穆天子传》作“天子大命而不可称,顾世民之恩流涕huì/hū陨”十七字。
吹笙鼓簧,中心翶《穆天子传》作翔翔。
世民之子,惟天之望。
◯《穆天子传·三》。《山海经·西山经注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《御览·九百二十一》及《事类赋·十九》並引土、野、处、女四韵。

3.1.6.周宣王时童谣

▷《史记》曰:夏后氏之衰也,有二龙止于帝庭而言曰:“予,褒之二君。”夏帝卜藏其chí,历夏、殷莫敢发,至厉王之末,发而观之。漦化为玄yuán,以入后宫。童女遭之而孕,生女,惧而棄之。宣王之时,童女谣曰:“云云。”适有夫妇卖是器者,宣王使执之,逃于道,见乡者所棄妖子,哀而收之。犇於褒,褒人有罪,请入棄女于王以赎,是为褒姒,幽王之。
檿yǎn《汉书》作《书钞》作《金楼子》作“jiǎo皦白服。”实亡周国。
◯《国语·郑语》。《史记·周本纪》。《汉书·五行志》。《列女传·七》。《金楼子·箴戒篇》。《书钞·四十二、百二十六》。《御览·百三十五、三百四十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7.

▷《汉书·五行志》曰:《左氏传》鲁文、成之世童谣,曰:云云。至昭公时,有鸜鹆来巢。公攻季氏,败,出奔齐,居外野,次乾侯。八年,死於外,归葬鲁。昭公名chóu/dāo,公子宋立,是为定公。
鸜之鹆之,公出辱之。
鸜鹆之羽,公在外野。
往馈之马,鸜鹆zhū《御览》作株株
公在乾侯,徵qiān与襦。
鸜鹆之巢,远哉遥遥《汉书》作摇摇
chóu/dāo《左传》作chóu,《御览》同;《乐府》作裯父丧劳,宋父以骄。
鸜鹆鸜鹆,往歌来哭。
◯《左传·昭公二十五年传》。《汉书·五行志》。《御览·九百二十三》。《乐府诗集·八十八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◯逯案:《史记·鲁世家》引此谣云:“鸜鹆来巢,公在乾侯。鸜鹆入处,公在外野。”《白帖·二十九》引此谣曰:“鸜之鹆之,公出辱之。鸜鹆之巢,远哉遥遥。鸜鹆株株,公在乾侯。鸜鸜鹆鹆,往歌来哭。”皆与此有異。

3.1.8.鲁童谣

▷《家语》曰:齐有一足之鸟,飞集於公朝,止於殿前,舒翅而跳。齐侯怪之,使使聘鲁,问於孔子。子曰:“此鸟名商羊,水祥也。昔童儿有屈一脚,振讯两肩而跳,且谣:‘云云。’今齐有之,其应至矣。急告民趋治沟渠,修堤防,将有大水为zāi。”顷之,大霖雨,水溢泛诸国,伤害民人,惟齐有备不败。
天将大雨,商羊鼓《说苑》作起舞。
◯《说苑·辨物篇》。《家语·辨政篇》。《类聚·二》。《初学记·二》。《白帖·一、二》。《御览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9.晉童谣

▷《左传》曰:晉献公伐虢,围上阳,问於卜偃曰:“吾其济乎?”对曰:“克之。童谣:‘云云。’其九月、十月之交乎!丙子旦,日在尾,月在策,鹑火中,必是时也。”冬十二月丙子朔,晉灭虢,虢公醜奔京师。
《御览》丙下有子字之晨,龙尾伏辰。
均服振振,取虢之《御览》作旗
鹑之bēnbēn,天策tūntūn
火中成军,虢公其奔。
◯《左传·僖公五年传》。《御览·三百二十八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作《晉献公时童谣》。

3.1.10.晉儿谣

▷《汉书·五行志》曰:《史记》:“晉惠公时,童谣曰:‘云云。’惠公赖秦力得立,立而背秦,内杀二大夫,国人不说。及更葬其兄恭太子申生而不敬,故诗妖作也。後与秦战,为秦所获,立十四年而死。晉人绝之,更立其兄重耳,是为文公,遂伯诸侯。”
恭太子更葬兮《史记》作矣,後十四年晉亦不昌,昌乃在其《史记》无其字兄。
◯《史记·晉世家》。《汉书·五行志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作《晉惠公时童谣》。

3.1.11.赵民谣

▷《史记》曰:赵幽miù王迁立五年,代地大动,六年,大,民é言,曰:“云云。”七年,秦人攻赵。赵大将李牧、将军司马尚将,击之。李牧诛,司马尚免,赵怱及齐将颜聚代之。赵怱军破,颜聚亡去,以王迁降。
赵为号,秦为笑。
以为不信,视地之《风俗通》作上,《诗纪》同,又注:一作之生毛。
◯《史记·赵世家》。《风俗通·皇霸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作《赵童谣》。

3.1.12.楚童谣

▷《家语》曰:楚昭王渡江,江中有物,大如斗,圆而赤,直触王舟。舟人取之,王怪之,使使聘於鲁,问于孔子。孔子曰:“此萍实也,可剖而食之,吉祥也,唯霸者为能获焉。”使者反,王遂食之,大美。使来以告鲁大夫,大夫因子游问曰:“夫子何以知其然?”曰:“吾昔之郑,过乎陈之野,闻童谣:‘云云。’此楚王之应也,是以知之。”
楚王渡江得萍实。
大如斗《说苑》作拳,赤如日。
《御览》或作割而食之,甜《说苑》作美;《家语》作甘《初学记》同蜜。
◯《家语·致思篇》引实、蜜二韵。《说苑·辨物篇》。《类聚·八十二》。《初学记·二十七》。《白帖·三十》。《御览·六百十二、一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作《楚昭王时童谣》。
◯逯案:今本《家语》脱“大如斗,赤如日”一句。

3.1.13.楚人谣

▷《史记》曰:楚怀王为张仪所欺,客死於秦,至王负刍遂为秦所灭。百姓哀之,为之语曰:
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。
◯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。《风俗通·王霸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14.攻狄谣

▷《战国策》曰:田单攻狄,三月而不克,婴儿谣曰:
大冠若《书钞》作如箕,脩《书钞》作长剑拄颐《御览》或作归
攻狄《御览》作翟不能《书钞》无能字下,垒於梧丘。《国策》作“下垒枯丘”,《诗纪》同;《御览》作“累於吾兵”;《通鑑》作“垒枯骨成丘”。
◯《战国策·齐策·六》。《说苑·指武篇》。《书钞·百五十七》。《御览·三百十八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又《御览·三百十一》引起首二句。

3.1.15.有炎氏颂

▷《庄子》曰:北门城问於黄帝曰:“帝张《咸池》之乐於洞庭之野云云。”帝曰:“天机不张,而五官皆备,此之谓天乐无言而心说。”故有炎氏为之颂,曰:
听之不闻其声,视之不见其形。
充满天地,苞裹六极。
◯《庄子·天运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16.舆人诵

▷《国语》曰:晉惠公入而背外内之赂,舆人诵之曰:
佞之见佞,果丧其田。
诈之见诈,果丧其赂。
得国而niǔ,终逢其咎。
丧田不惩。祸乱其兴。
◯《国语·晉语·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17.恭世子诵

▷《国语》曰:晉惠公改葬共世子,臭达于外,国人诵之曰:
贞之无报也,孰是人斯?而有斯臭也。
贞为不听,信为不诚,国斯无刑。
tōu《国语》作偷居幸《国语》作倖生,不更厥贞。
大命其倾,威兮怀兮。
各聚尔有,以待所归兮。
猗兮违兮,心之哀兮。
嵗之二七,其靡有徵《诗纪》作微兮。
若翟《国语》作狄公子,吾是之依兮。
镇抚国家,为王妃兮。
◯《国语·晉语·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18.舆人诵《诗纪》云:一作歌

▷《左传》曰:晉侯、宋公、齐国归父、崔夭、秦小子yìn次於城濮。楚师背而舍,晉侯患之,听舆人之诵,曰:
原田每每《御览》作莓莓,舍其旧而新是谋。
◯《左传·僖公二十八年传》。《御览·五十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19.朱儒诵《诗纪》云:一作歌

▷《左传》曰:襄公四年,zhū人、人伐zēng。臧救鄫侵邾,败於狐tái,国人逆丧者皆zhuā。鲁於是乎始髽,国人诵之,曰:
臧之狐裘,败我於狐骀。
我君小子,朱儒是使。
《白帖》作侏,下仿此儒朱儒,使我败於邾。
◯《左传·襄公四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又《白帖·七》引末尾二句。

3.1.20.子产诵《诗纪》云:二章,一作歌

▷《左传》曰:郑子产从政一年,舆人诵之,曰:“云云。”及三年,又诵之,曰:
取我衣冠而zhǔ之,取我田畴而伍之。《吕氏春秋》作“我有田畴,而子产赋之。我有衣冠,而子产贮之。”
孰杀子产,我其与之。
我有子弟,子产诲之。
我有田畴,子产殖《御览》作之。《吕氏春秋》作“我有田畴,而子产殖之。我有子弟,而子产诲之。”
子产而《吕氏春秋》作若死,谁其《吕氏春秋》作其使谁嗣之。
◯《左传·襄公三十年传》。《吕氏春秋·乐成篇》。《御览·六百二十二、八百二十一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21.孔子诵

▷《孔丛子》曰:子顺曰:先君初相鲁,鲁人谚诵曰:“云云。”及三月,政成化行,民又作诵,曰:
▷《诗纪》引《吕氏春秋》,於题下注云:二章。又云:辞亦见《家语》《孔丛子》。
▷逯案:《吕氏春秋》曰:“孔子始用於鲁,鲁人诵之曰:‘云云。’用三年,男子行乎塗右,女子行乎道左,财物之遗者,民莫之举,大智之用,莫难用也云云。”无第二章诵。《诗纪》谓《吕氏春秋》有诵二章,实误。又第一章见於《吕氏春秋》,知为先秦之作,第二章出《孔丛子》,今亦著录。
裘而bǐng/pí《孔丛子》作fèi/fú,投之无戾。
《孔丛子》作芾《吕氏春秋》作而麛裘,投之无邮。
◯《吕氏春秋·乐成篇》。《孔丛子·陈士义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衮衣章甫,实获我所。
章甫衮衣,惠我无私。
◯《孔丛子·陈士义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1.22.齐人颂《诗纪》云:《七略》作《齐语》

▷《史记》曰:荀卿,赵人,年五十始来遊学於齐。zōu衍術迂大而闳辩,shì也文具难施,淳于kūn久与处,时有得善言,故齐人颂曰:
天口骈,《诗纪》云:《史记》无“天口骈”三字。谈天衍。
雕龙奭,炙《七略》作guǒkūn
◯《史记·孟荀列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又《文选·十六·别赋·注》作《谚》,引“谈天衍”一句。

3.2.附

3.2.1.童谣《诗纪》引《灵宝要略》作《灵宝谣》

▷《河图·绛象》曰:太湖中洞庭山林屋洞天,卽禹藏真文之所,一名包山。吴王阖闾登包山之上,命龙威丈人入包山,得书一卷,凡一百七十四字而还。吴王不识,使问仲尼,诡云赤乌衔书以授仲尼。仲尼曰:“昔吾遊四海之上,闻童谣,曰:‘云云。’某按谣言乃龙威丈人洞中得之,赤乌所衔,非某所知也。”吴王惧,乃复归其书。
吴王出遊观震湖。
龙威丈人名《灵宝要略》作山,《诗纪》同隐居。
北上包山入灵墟。
乃造《灵宝要略》作入,《诗纪》同洞庭窍禹书。
天帝《诗纪》作地大文不可舒。
此文长传六百《灵宝要略》作百六,《诗纪》同初。
《灵宝要略》作若,《诗纪》同强取出丧国庐。
◯《古微书·河图·绛象》。《雲笈七签·三·灵宝要略纪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2.2.包山谣

▷《诗纪》云:见杨方《吴越春秋》。又引沈怀远《南越志》曰:“牛女之分,扬州之末土也。爰有泰山,实曰秦望。又有石kuì,峻起壁立,内有金简玉字。”
禹得金简玉字书。
藏洞庭包山湖。
◯杨慎《古今风谣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2.3.长水童谣

▷《神異传》曰:由拳县,秦时长水县也。始皇时,县有童谣,曰:“云云。”有老妪闻之忧惧,旦往窥城门,门侍欲缚之,妪言其故。妪去後,门侍杀犬,以血塗门。忽有大水,长欲没县,主簿令幹入白令。令见幹曰:“何忽作鱼?”幹又曰:“明府亦作鱼。”遂乃沦陷为谷矣。因目长水、城水曰谷水矣。
城门当有血,城没陷为湖。《搜神记》作“城门有血,城常陷没为湖。”《初学记》同。
◯《搜神记·十三》。《水经注·沔水·注》。《初学记·十》《御览·六十六》並引干宝《搜神记》。

3.2.4.泗上谣

▷《水经注》曰:周显王四十二年,九鼎沦没泗渊。秦始皇时,见於泗水。始皇大喜,使数千人入水系而行。未出,龙齿啮断其系,故泗上为之谣,曰:
称乐太早绝鼎系。
◯《水经注·泗水·注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2.5.秦人谣

▷《虞喜志林》曰:秦穆公梦之天帝所,奏钧天乐,赐以金策祚世之业,当时有谣,曰:
天帝醉秦暴,金误陨石坠。
◯《文选·二·西京赋·注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三》。

3.2.6.秦世谣

▷《異苑》曰:秦世有谣,曰:“云云。”始皇既坑儒焚典,乃发孔子墓,欲取诸经传。kuàng,於是悉如谣者之言。又言谣言刊在石壁,政甚恶之,乃远沙丘而循别路。见一羣小儿辇沙为阜,问,云:“沙丘”。从此得病。
秦始皇,何彊梁。
开吾户,據吾床。
饮吾酒,唾吾浆。
sūn吾饭,以为粮。
张吾弓,射东牆。
前至沙丘,当灭亡。
◯《異苑·四》。

3.2.7.童谣

▷《述異记》曰:始皇二十六年,童谣云:
阿房,阿房,亡始皇。
◯《述異记·下》。

4.先秦诗卷四

4.1.杂辞

4.1.1.蜡辞

▷《礼记》曰:伊氏始为蜡,蜡也者,索也。岁十二月合聚萬物,而索飨之也。古之君子,使之必报之,祭坊与水庸事也,曰:
土反其宅,水归其壑。
昆虫勿作,草木归其宅。
◯《礼记·郊特牲》。《文心雕龙·祝盟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

4.1.2.祠田辞

▷《文心雕龙》曰:舜之《祠田》:“云云。”利民之志,颇形於言矣。
荷此长,耕彼南,四海俱有。
◯《文心雕龙·祝盟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
◯《困学纪闻》曰:舜兼爱百姓,务利天下。其田也,荷彼耒耜,耕彼南亩,与四海俱有其利。《文心雕龙·舜之祠田》:“云云。”谓之“祠田”,岂他有所據乎。

4.1.3.祷雨辞

▷《荀子》曰:汤旱而祷曰:“云云,何以不雨至斯极也。”
政不节与?使民疾与?
何以不雨至斯极也!《诗纪》略去此句。
宫室崇《荀子》作荣与?妇谒盛与?
何以不雨至斯极也!《诗纪》略去此句。
行与?谗夫兴与? 何以不雨至斯极也!《诗纪》略去此句。
◯《荀子·大略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

4.1.4.成王冠辞

▷《家语》曰:武王崩,成王年十三而嗣立。周公摄政以治天下,冠成王而朝于祖,以见诸侯。周公命祝雍作颂,曰:
令月吉日,王始加元服。
去王幼志,服《诗纪》云:一作心。是衮职。
钦若昊天,六合是式。
率尔祖考,永永无极。
◯《家语·冠颂解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作《成王冠颂》。

4.1.5.同前

▷《大戴礼》曰:成王冠,周公使祝雍曰达而勿多也。祝雍曰:
使王《博物志》无使王二字近於民,远於佞《大戴礼》作羊
近於义,《大戴礼》无此三字。啬於时。
惠於财,亲《博物志》作任贤使能。
◯《大戴礼·公符篇》。《博物志·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

4.1.6.士冠辞

▷《仪礼》曰:士冠始加,祝曰:
4.1.6.1.始加辞
令月吉日,始加元服。
棄尔幼志,顺尔成德。
寿考惟,介尔景福。
◯《仪礼·士冠礼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
◯yourgame按:“始加辞”等语,原文作注解,置于诗後。今提为一章之标题,居于诗前,下皆同。
4.1.6.2.右再加辞
吉月令辰,乃申尔服。
敬尔威仪,淑慎尔德。
眉寿萬年,永受胡福。
◯同上。
4.1.6.3.右三加辞
以嵗之正,以月之令。
咸加尔服,兄弟具在,以成厥德。
gǒu无疆,受天之庆。
◯同上。
4.1.6.4.右
甘醴惟厚,嘉荐令芳。
拜受祭之,以定尔祥。
承天之休,寿考不忘。
◯同上。
4.1.6.5.右jiào
旨酒既清,嘉荐dǎn时。
始加元服,兄弟具来。
孝友时格,永乃保之。
◯同上。
4.1.6.6.右再醮辞
旨酒既,嘉荐伊脯。
乃申尔服,礼仪有序。
祭此嘉爵,承天之
◯同上。
4.1.6.7.右三醮辞
旨酒令芳,biān豆有楚。
咸加尔服,肴升折俎。
承天之庆,受福无疆。
◯同上。
4.1.6.8.右字辞
礼仪既备,令月吉日。
昭告尔字,爰字孔嘉。
máo士攸宜,宜之于假,永受保之。
◯同上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此下又有“曰伯某父”四字,今删。

4.1.7.

▷《仪礼》曰:主人yìn尸,尸zuò。主人佐食,取黍授尸。尸执以命祝,祝受以东北面,嘏主人曰:
皇尸命工祝,承致多福无疆。
于女孝孙,来女孝孙。
使女受禄于天,宜稼于田。
眉寿萬年,勿替引之。
◯《仪礼·祭礼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

4.1.8.祭辞

▷《文心雕龙》曰:周之太祝,掌六祀之辞。是以庶物咸生,陈於天地之郊。旁作穆穆,唱於迎日之拜。
▷《大戴礼》载下列三辞,不言祭天、祭地、迎日。
4.1.8.1.右祭天辞
皇皇上天,照临下土。
集地之灵,降甘风雨。《博物志》作“神降甘雨。”
庶物羣生,各《博物志》作咸得其所。
靡今靡古,维予一人。
某敬拜皇天之祜《大戴礼》作祐
◯《大戴礼·公符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又《博物志·五》作《请雨》,引土、雨、所三韵。
◯逯案:《博物志》尚有《止雨祝》一篇,在《请雨》前。
4.1.8.2.右祭地辞
薄薄之土,承天之神。
兴甘风雨,庶卉百物。
莫不茂者,既安且宁。
维予一人。
某敬拜下土之灵。
◯同上。
4.1.8.3.右迎日辞
维某年某月上日。
明光于上下,勤施于四方。 旁作穆穆,惟予一人。
某敬拜迎于郊。
以正月朔日,迎日於东郊。
◯同上。
◯逯案:《尚书大传·四》有云:“光明於上下,勤施四方。旁作穆穆,至於海表。”与此略同。

4.1.9.祭侯辞

▷《周礼》曰:梓人为侯,张皮侯而棲鹄,则春以功;张五彩之侯,则远国属;张兽侯,则王以息燕。祭侯之礼,以酒脯hǎi,其辞曰:
惟若宁侯,毋或若女不宁侯。
不属於王所,故抗而射女,强饮强食。
《诗纪》作贻尔曾孙,诸侯百福。
◯《周礼·考工记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

4.1.10.同上

嗟尔不宁侯,为尔不朝於王所。
故亢而射女,强食尔《大戴礼》无尔字食。
曾孙侯氏百福。
◯《大戴礼·投壶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六》。

4.1.11.禳田辞

▷《史记》曰:齐威王使淳于髡之赵请兵楚,金百斤,车马十驷。髡仰天大笑,冠缨索绝。王曰:“先生少之乎?”髡曰:“臣从东方来,见道旁有ráng田者,操豚,酒一,而祝曰:‘云云。’臣见其所持者狭而所欲者奢,故笑之。”
有酒如shéng/miǎn《荀子注》作“蠏螺者宜禾。”污邪《荀子注》:一有者字满车。
五穀《荀子注》作蕃熟,ráng穰满家。
◯《史记·滑稽列传》。《诗纪》作《蠏螺者宜禾祝二首》。又《荀子·儒效篇·注》引《说苑》录前二句。

4.1.12.投壶辞

▷《左传》曰:晉侯以齐侯宴,中行穆子相,投壶。晉侯先,穆子曰:“云云。”中之,齐侯举矢曰:“云云。”亦中之。伯瑕谓穆子曰:“子失辞矣。”
有酒如chí,有肉如坻。
寡君中此,为诸侯师。
◯《左传·昭公十二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七》。
◯yourgame按:第一句“有酒如淮”在2006版中误印作“有肉如坻”,在2017版中已更正。
有酒如渑,有肉如陵。
寡君中此,与君代兴。
◯同上。

4.1.13.浑良夫zào

▷《左传》曰:卫侯梦于北宫,见人登昆吾之观,被髪北面而噪曰:
登此昆吾之虚,緜緜生之瓜。
余为浑《诗纪》作诨良夫,叫天无辜。
◯《左传·哀公十七年传》。《御览·八百八十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七》。

4.1.14.狐援辞

▷《吕氏春秋》曰:狐援说齐mǐn王,王不受,狐援出而哭三日,其辞曰:“云云。”齐王问吏曰:“哭国之法若何。”吏曰:“zhuó。”王曰:“行法。”狐援乃言,曰:“云云。”
先出也衣絺《风雅逸篇》作zēng,《诗纪》云:一作缯zhù,後出也满囹圄。
吾今见民之洋洋然,东走而不知所处。《风雅逸篇》作“吾见今之人,洋洋东走而不知所处。”《诗纪》云:一作“吾见今之人,洋洋东走而不知所处。”
◯《吕氏春秋·贵直篇》。《风雅逸篇·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七》。
有人自南方来,入而𩷪居。
使人之朝,为草国为墟。
殷有比干,吴有子胥,齐有狐援。
已不用若言,又斮之东闾。
每斮者,以吾参夫二子者乎。
◯《吕氏春秋·贵直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七》。

4.1.15.为士卒倡《诗纪》作《士卒昌》,一曰《相士卒》

▷《战国策》曰:田单攻狄不克,惧问鲁仲连。仲连曰:将军之在卽墨。坐则织篑,立则杖chā,为士卒倡曰:“云云。”当此之时,将军有死之心,士卒无生之气。闻若言,莫不挥泣奋臂而欲战,此所以破燕也。
《战国策》无无字可往矣,宗庙亡矣。
魂魄丧《战国策》作云曰尚,注云:一作去日;《风雅逸篇》作今日尚,《诗纪》同矣,归《战国策》归下有於字何党矣。
◯《战国策·齐策·六》。《说苑·指武篇》。《风雅逸篇·七》作《相士卒》。又《诗纪·前集·七》作《士卒昌》。

4.1.16.成相杂辞

4.1.16.1.右一章
请成相,世之殃,愚àn愚闇,堕贤良。人主无贤,如瞽无相,何chāng伥。
请布基,慎圣人,愚而自专,事不治。主忌苟胜,羣臣莫谏,必逢災。
论臣过,反其施,尊主安国,尚贤义。拒谏饰非,愚而上同,国必祸。
曷谓罢?国多私,比周还主,党与施。远贤近谗,忠臣蔽塞,主势移。
曷谓贤?明君臣,上能尊主,爱下民。主诚听之,天下为一,四海宾。
主之孽,谗人达,贤能遁逃,国乃jué。愚以重愚,闇以重闇,成为桀。
世之災,贤能,飞廉知政,任恶来。卑其志意,大其园yòu,高其臺《荀子》臺下衍榭字
武王怒,师牧野,纣卒易乡,启乃下。武王善之,封之《荀子》无之字於宋,立其祖。
世之衰,谗人归,比干见刳,箕子累。武王诛之,吕尚招麾,殷民怀。
世之祸,恶贤士,子胥见杀,百里徙。穆公得之,强配五伯,六卿施。
世之愚,恶大儒,逆斥不通,孔子拘。展禽三绌,春申道缀,基毕输。
请牧基,贤者思,尧在萬世,如见之。谗人罔极,险陂倾侧,此之疑。
基必施,辩贤罢,文武之道,同伏戏。由之者治,不由者乱,何疑为?
凡成相,辩法方,至治之极,复後王。慎墨季惠,百家之说,诚不祥。
治复一,脩之吉,君子执之,心如结。众人贰之,谗夫棄之,形是诘。
水至平,端不倾。心術如此,象圣人。◻当是人字而有势,《诗纪》作执直而用,必参天。
世无王,穷贤良,暴人刍豢,仁人人字衍文糟糠。礼乐灭息,圣人隐伏,墨術行。
治之经,礼与刑,君子以脩,百姓宁。明德慎罚,国家既治,四海平。
治之志,後势富,君子《诗纪》无子字诚之,好以待。处之敦固,有深藏之,能远思。
思乃精,志之荣,好而一之,神以诚《荀子》作成。精神相反,一而不贰,为圣人。
治之道,美不老,君子由之,佼以好。下以教诲子弟,上以事祖考。
成相竭,辞不蹷,君子道之,顺以达。宗其贤良,辩其殃孽,◻◻◻。依前後句例,此处缺三字。
4.1.16.2.右二章
请成相,道圣王,尧舜尚贤,身辞让。许由、善卷,重义轻利,行显明。
尧让贤,以为民,氾利兼爱,德施均。辩治上下,贵贱有等,明君臣。
尧授能,舜遇时,尚贤推德,天下治。虽有贤圣,适不遇世,孰知之。
尧不德,舜不辞,妻以二女,任以事。大人哉舜,南面而立,萬物备。
舜授禹,以天下,尚德推贤,不失序。外不避仇,内不阿亲,贤者予。
禹劳心心字当是衍文力,尧有德,干戈不用,三苗服。举舜zhèn《诗纪》作甽quǎn,任之天下,身休息。
得後稷,五穀殖,夔为乐正,鸟兽服。契为司徒,民知孝弟,尊有德。
禹有功,抑下鸿,辟除民害,逐共工。北决九河,通十二渚,疏三江。
禹传当作敷土,平天下,躬亲为民,行劳苦。得益臯陶,横革直成,为为下当有之字辅。
契玄王,生昭明,居於石,迁于商。十有四世,乃有天乙,是成汤。
天乙汤,论举当,身让卞随,举牟光。◻◻◻◻依前後句例此处缺四字,道古贤圣,基必张。
◻◻◻依前後句例此处缺三字,願陈辞,世乱恶善,不此治。隐讳疾贤,良由姦诈,鲜无災。
患难哉,阪为先疑当作失,圣知不用,愚者谋。前车已覆,後未知,更何觉时。
不觉悟,不知苦,迷惑失指,易上下。忠不上达,蒙yǎn耳目,塞门户。
门户塞,大迷惑,悖乱昏莫,不终极。是非反易,比周期上,恶正直。
正直恶,心无度,邪枉辟回,失道途。已无邮人,我独自美,岂无故。
不知戒,後必有恨,後遂过,不肯悔。谗夫多进,反覆言语,生诈态。
人之态,不如备,争宠疾贤,利恶忌。妬功毁贤,下敛党与,上蔽匿。
上壅蔽,失辅势,任用谗夫,不能制。郭《荀子》作孰,《诗纪》同,从《杨注》作郭公长父之难,厉王流於彘。
周幽厉,所以败,不听规谏,忠是害。嗟我何人,独不过时,当乱世。
欲对衷《荀子》作衷对,言不从,恐为子胥,身离凶。进谏不听,jǐng而独鹿,棄之江。
观往事,以自戒,治乱是非,亦可识。◻◻◻◻依前後句例此处阙四字,託於成相,以喻意。
4.1.16.3.右三章
请成相,言治方,君论有五,约以明。君谨守之,下皆平正,国乃昌。
臣下职,莫游食,务本节用,财无极。事业听上,莫得相使,一民力。
守其职,足衣食,厚薄有等,明爵服。利往卬上,莫得擅与,孰私得。
君法明,论有常,表仪既设,民知方。进退有律,莫得贵贱,孰私王。
君法仪,禁不为,莫不说教,名不移。脩之者荣,离之者辱,孰它师?
刑称陈,守其银,下不得用,轻私门。罪祸有律,莫得轻重,威不分。
请牧祺,用《荀子》作明有基,主好论议,必善谋。五听循领,莫不理续,主执持。
听之经,明其请,参伍明谨,施赏刑。显者必得,隐者复显,民反诚。
言有节,稽其实,信诞以分,赏罚必。下不欺上,皆以情言,明若日。
上通利,隐远至,观法不法,见不视。耳目既显,吏敬法令,莫敢恣。
君教出,行有律,吏谨将之,无铍滑。下不私请,各以所據《杨jìng注》增此字宜,舍巧拙。
臣谨脩,君制变,公察善思,论不乱。以治天下,後世法之,成律贯。
◯《荀子·下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七》。

5.先秦诗卷五

5.1.诗

5.1.1.诗

▷《吕氏春秋》曰:伊尹奔夏三年,反报于亳,曰:“桀迷惑於末嬉,不恤其众。上下相疾,民心积怨,皆云:‘云。’”汤谓伊尹曰:“若告我旷夏,尽如诗。”
上天弗恤,夏命其卒。
◯《吕氏春秋·慎大篇》。

5.1.2.石鼓诗

▷《诗纪》云:按《古文苑》所载《石鼓文》,称孙巨源得於佛书龛中,盖唐人所录仅四百九十七言耳。章樵为之考正集释之,又薛尚功、郑樵、潘迪诸家咸有音训,然於阙文靡所增益。杨子用修,自言受学於李文正公,得苏文忠旧本,盖六百五十七言,而训释亦简要,杨子易以今文传之矣。《陕西志》亦载此文,悉与杨本同,而字画训释颇異。今以二本参较著之,其《古文苑》旧注有可採者,亦间取附入。注中姓氏薛、郑、章、潘已见前。施谓施宿。王,王厚之,苏疑卽文忠也。
▷《诗纪》以此为诗,本之杨慎。《风雅逸篇》云:“《石鼓诗》,周宣王猎碣也,於诗体属小雅。”又云:“慎按此诗,其体雅也。刻于石鼓,史zhòu书之。《羊欣书录》云:‘史籀《石鼓文》、韩退之云张生手持《石鼓文》,皆谓字而言。若论其辞,当云《石鼓诗》,而不当用《石鼓文》也。今特易文为诗云:’”
▷逯案:杨说甚是,故依《诗纪》列之先秦诗中。又《诗纪》多书古文,而以今文注释,颇觉烦乱,今仍照《古文苑》《风雅逸篇》写以今文。
5.1.2.1.右一
▷薛作辛文,郑作丙文,文六十六,重文十,共七十六字,一十九句。
我车既攻,我马既同。
我车既好,我马既𩣸
君子爰猎,爰猎爰遊。
yōu鹿速速,君子之求。
弯弯𠧪tiáo《古文苑》作酋;《罗笺》作角;《诗纪》云:音条弓,弓兹以时。
我驱其畤《古文苑》作孙;《罗笺》作时,其来chì趩。
𧾨xiàn𧾨tái炱,卽御卽时。
麀鹿《古文苑》作,其来大
我驱其樸《风雅逸篇》作僕,其来𧾥𧾥。
射其𧱚《风雅逸篇》作豚属。“𧾥𧾥射”三字《古文苑》作“𠧪既𨖍”,又属作蜀。
5.1.2.2.右二
▷薛作戊文,郑作甲文,文六十一,重文七,共六十八字,一十七句。
▷施云:石鼓中惟此完好,无一字磨灭。然字多假借,世既逾远,不能尽知。故义亦有不通处,更俟博雅君子辩而释之。庶可补《雅》《颂》之亡逸。
qiān泛泛《古文苑》作miǎn,烝彼《古文苑》作chéngyángnào《风雅逸篇》作潮渊。
yǎn鲤处之,君子渔之。
漫漫《古文苑》作màn有鲨,其游𧽾sān𧽾。
《古文苑》作帛鱼𤾾𤾾《古文苑》作luò,其底鲜。
黄白《古文苑》作帛biān,有有白。《诗纪》云:《志》云与同;《古文苑》作“又鮊又𩺹”。
其翊《古文苑》作豆孔庶,luán𣬎jué𣬎,洋洋𧽢tuán𧽢《诗纪》作[走尃][走尃]
其鱼惟何,惟惟鲤。
何以𣙲biǎo《古文苑》音瓢;《诗纪》音托之,惟杨及柳。
◯yourgame按:[走尃]当为𧽢的异体字,原字形状如下:
𧽢的异体字
5.1.2.3.右三
▷薛作丙文,郑作丁文,文六十九,重文五,共七十四字,一十八句。
田车孔《古文苑》作既安,tiáohàn駻。
六师上四字《古文苑》止作马众既简,左骖fān《风雅逸篇》作翻翻
右骖《风雅逸篇》缺此字qián騝,我以于原。
我戎《古文苑》作阵《古文苑》止下有世字陆,宫车其写。
秀弓时射,麋豕孔庶。
麀鹿雉兔,其原有迪《古文苑》作𣃵zhèn,《诗纪》同,並注:或作迪,音循
其戎奔奔《古文苑》此下有直字,《诗纪》云:郑本有𡇛zhí字,在大字上,音𮞛,古直字也,大车出洛。
亚兽《风雅逸篇》作献白泽,我执而勿射。
多庶䟏,君子迺乐。
◯yourgame按:𮞛原字为异体字,辶上无额外一点,原字形状如下:
异体字
5.1.2.4.右四
▷薛作丁文,郑作戊文,文六十九,重文三,共七十一字,一十八句。
帅彼銮车,忽速填如。
秀弓孔硕,彤矢《风雅逸篇》作shǐ
四马其写,六辔沃若《古文苑》作áo
徒骈孔庶,廓骑宣博。《古文苑》作“廓宣搏搏”。
《古文苑》作[上山下目]车载行,如徒如章,原隰阴阳。
趍趍六马,射之簇簇,上八字《古文苑》作“射之簇𨑦,阳𨑦六马。”chū如虎。
兽鹿《古文苑》作麀如兕,怡尔多贤。
迧禽奉雉,我允異。
◯yourgame按:[上山下目]异体字的原字形状如下:
异体字
5.1.2.5.右五
▷薛作壬文,郑作辛文,文六十六,重文三,共六十九字,一十六句。
▷逯案:此文恐非十六句。
我来自东,零雨《古文苑》零上有[上艹下淒][上艹下淒]二字
奔流逆《古文苑》作涌,盈盈xiè
君子既《古文苑》作卽涉,我马流qiān
汧繄《古文苑》作洎洎淒淒,烝士。
驾言西归,fǎng舟自廓。以上八字《古文苑》作“舫舟西归自廓”;《罗笺》舫舟亦在西归下。
徒骈chuō《古文苑》作汤汤,惟舟以行,或阴或阳。
极深《风雅逸篇》作guǒ以户,出于水一方。
烝徒遑《风雅逸篇》作徨止,其奔《古文苑》作其奔其[吾攴],我以阻其乃事。
◯此章句读不从《风雅逸篇》。
◯yourgame按:[上艹下淒]异体字的原字形状如下:
异体字
◯yourgame按:[吾攴]当为之异体字,原字形状如下:
敔之异体字
5.1.2.6.右六
▷薛作庚文,郑作乙文,文五十二,重文三,共五十五字。
▷施云:此鼓乃皇佑间向傅师搜访而得者,每行末仅存四字。故今所传,皆断续不成文。
yóu作原作周道《诗纪》作导chuán,我辞攸除帅《古文苑》作师
彼阪《风雅逸篇》作陂biàn《诗纪》云:居幽切,《古文苑》作𦳕cǎo为世里希微𢔹jiào𢔹《诗纪》云:音徼
漆栗zuò其拔《风雅逸篇》作援zōng𣓌gāo庸庸鸣条亚ruò其华何为所游𢥀yōu𢥀《诗纪》云,音𡕿,或作夔
zhōu《诗纪》云:音利,或作周。非导旨树幽晤《古文苑》晤下多孙字
5.1.2.7.右七
▷薛作甲文,郑作壬文,文五十九,重文三,共六十二字,一十五句。
徒我tān嘽然,而师旅填然。
会同又绎,以左《诗纪》云:施云:左字下有骖字,今《碑本》磨灭戎障。
弓矢孔庶《古文苑》此下有左骖二字,滔滔是炽《风雅逸篇》作识,射夫写矢。
具夺举cuì,其徒肝《诗纪》云:郑作,音吁,苏作肝来。
或羣或友,悉率左右。
燕乐天子,来嗣王始。
振振复古,我来攸止。
◯同上。
5.1.2.8.右八
▷薛作己文,郑作庚文,文二十三,重文四,共二十七字。
▷施云:此鼓最磨灭,不复成文。
彼走䮺马biāo《古文苑》作[疑似𦿥字],皙皙华华雉[嫓右半边]biāo《古文苑》作立
多庶微我师氏宪宪文武可其一之
◯yourgame按:[嫓右半边]异体字的原字形状如下:
异体字
5.1.2.9.右九
▷薛作乙文,郑作癸文,文七十四,重文七,共八十一字,二十句。
▷施云:上下磨灭不成文。
我水既净,我道既平。
我行既止,嘉《古文苑》作喜树则里。
天子永宁,日惟丙申。
旭旭gǎo杲,我其旁导。
乘马既chén𢽈chì《古文苑》作敕,《诗纪》云:未详音义,章作敕,《罗笺》作[委攵]夏康康《古文苑》作肃肃,驾彼四黄。
左骖ào䮯,右骖𩥹𩥹。
以奕,汝《古文苑》作女;《罗笺》作母不执德。
旛翰黎黎,𣄠斿施施。
公谓大《古文苑》作天来,余及如兹邑,曷不余及。
◯yourgame按:[委攵]原字当为敕字之异体字,原字形状如下:
异体字

5.2.10.右十

▷薛作癸文,郑作己文,文七十二,重文一,共七十三字,一十八句。
《诗纪》云:古作虞人怜《古文苑》作𢠴lián亟,朝夕警《古文苑》作敬,《罗笺》同;《风雅逸篇》作儆惕。
载西载北,勿掩《古文苑》作奄,《风雅逸篇》同勿伐《古文苑》作伏
《诗纪》云:或云毕字而出奇,进献用特。
归格祖,告于大祝。
《罗笺》作曾受享,致其方𬂴《风雅逸篇》作艺,《诗纪》云:与艺同。 寓逢中囿,孔庶麀鹿。禘尝以下《古文苑》作“享𬂴宁逢中孔囿鹿麀。”
原隰既坦疆理此六字《古文苑》作“麌麌我其鹿鹿”;《罗笺》作“◻我其◻◻◻”蕃蕃。
大田不蒐,君子何求。
有谋有始,周爰止于是。
◯《古文苑·一》。《风雅逸篇·三》。罗振玉《石鼓文笺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八》。
◯yourgame按:𬂴原字当为异体字,原字形状如下:
异体字

5.1.3.guǐ

▷《荀子》曰:天下不治,请陈《佹诗》:“云云。”与愚亦疑,願闻反辞,其小歌也云云。
天地易位,四时易乡。
列星陨《荀子》作殒坠,旦墓晦盲《类聚》作冥
幽闇《荀子》作晦;《类聚》作暗登昭《类聚》作照,日月下藏。
公正无私,反见《类聚》作见谓纵横。
志爱公利《类聚》作私,重楼疏堂。
无私罪人,jìng革二《荀子》作贰兵。
道德纯备,谗口将将。
仁人chù《类聚》作约,敖暴擅强。
天下幽险,恐《类聚》作怨失世英《类聚》作殃
《荀子》作螭,《诗纪》同龙为yǎn蜓,鸱枭为凤凰。
比干见《类聚》作剖,孔子拘匡。
昭昭乎其知《类聚》作智之明也,郁郁乎其遇时之《类聚》无之字不祥也。
拂乎其欲礼义之大行也,闇《类聚》作暗乎天下之晦盲也。
皓天不复,忧无疆也。
千秋必反,古之常也。
弟子勉学,天不忘也。
圣人共手,时幾将矣。
念彼远方,何其塞《诗纪》云疑作蹇矣。
仁人绌约,暴人衍矣。
忠臣危殆,谗人般《荀子》作服,杨倞曰:《本》或作般矣。
xuán玉瑶珠《类聚》作琳,不知佩也。
杂布与锦《类聚》作绵,不知異也。
《文选》注作𡣞;《集韵》作娶;《楚辞·补注》作姝子奢《韩诗外传》作都,莫之媒也。
嫫母力《荀子》作刀,《诗纪》同父,是《类聚》误作莫之喜《玉烛宝典》作也。
以盲为明,以聋为聪。
以危为安,以吉为凶。
鸣呼上天,曷维《诗纪》作惟其同!
◯《荀子·赋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八》。又《玉烛宝典·十二》作《荀子荆楚歌赋》,引憘一韵。《类聚·二十四》作《荀況赋危诗》,引乡、冥、藏、横、堂、将、强、殃、皇、匡、明、祥、行、盲、佩、異、媒、喜、聪、凶、同二十一韵。《文选·四十五·杨雄·解嘲·注》作荀卿《雲赋》,引皇一韵,又《五十一·王褒四子讲德论·注》引媒、喜二韵。《楚辞·七谏·洪氏补注》引佩、一韵。
◯yourgame按:𡣞原字当为异体字,左女右聚,原字形状如下:
𡣞之异体字

5.1.4.书後赋诗

▷《战国策》曰:春申君使人请孙子於赵。孙子为书谢曰:“疠人怜王。”此不恭之语也,虽然,不可不审察也。因为赋曰:
▷逯案:此所赋卽《佹诗》后段,以文字稍異。故附於此。
宝珍隋珠,《韩诗外传》作“琁玉瑶珠。”不知佩《诗纪》作《韩诗外传》无兮字,下同
《战国策》误作衣与丝,《韩诗外传》作“杂布与锦。”不知異兮。
闾姝《韩诗外传》作子奢《韩诗外传》作都,莫之媒兮。
嫫母求之,又甚喜之求之以下《韩诗外传》作“力父是之喜”兮。 以瞽《韩诗外传》作盲为明,以聋为聪。
以是为非,以吉为凶。
呜呼上天,曷惟《韩诗外传》作维;《诗纪》作谓其中。
◯《战国策·楚策·四》。《韩诗外传·四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八》。

6.先秦诗卷六

6.1.逸诗

6.1.1.支诗

▷《国语》曰:卫彪曰:武王克殷,作此诗,以为歌,名之曰《支》,以遗後人,使永监焉。夫礼之立成者为饫,昭明大节而已。少曲与焉。是以为之日,欲其教民戒也。
天之所支,不可坏也。
其所坏,亦不可支也。
◯《国语·周语下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2.貍首诗

▷《礼记·郑注》曰:《貍首》,诗篇名,《射义》所云诗曰《曾孙侯氏》是也。
曾孙侯氏,四正具举。
大夫君子,凡以庶士。
大小莫处,御於君所。
以燕以射,则燕则誉。
◯《礼记·射义》。《大戴记·投壶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3.同上

质参既设,执旌既载。
干侯既抗,中获既置。
弓既平张,四侯且良。
決拾有常,既顺乃让。
乃揖乃让,乃隮《诗纪》作跻其堂。
乃节其行,既志乃张。
射夫命射,射者之声。
御车之旌,既获卒莫。
◯《大戴礼·投壶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◯逯案:《大戴记》先载“质参既设”四句,次载“弓既平张”以下等句。二者之间,杂有他文,不相连属,恐非一篇之辞。姑依《诗纪》附此待考。

6.1.4.黄竹诗三章

▷《穆天子传》曰:丙辰,天子遊黄臺之丘,猎於苹泽。有阴雨,天子乃休。日中大寒,北风雨雪,有冻人。天子作诗三章以哀民。
我徂黄竹,◻◻◻◻。依前後句例。此处至少脱一句。
◻员《穆天子传》作负,《初学记》同寒,
帝收九行。
嗟我公侯,百辟冢卿。
皇我萬民,旦夕勿忘。
我徂黄竹,◻◻◻◻。依前後句例。此处至少脱一句。
◻员《穆天子传》作负,《初学记》同閟寒,帝收九行。
嗟我公侯,百辟冢卿。
皇我萬民,旦夕勿穷。
有皎者,翩翩《御览》或作piān其飞。
嗟我公侯,◻勿则迁。
居乐甚《御览》作其寡,不如迁土《穆天子传》作上,礼乐其民。
◯《穆天子传·五》。《御览·五百九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又《初学记·卷二》引七字。《御览·十二》引一、二两章,又《御览·九百二十五》引飞、一韵。

6.1.5.祈招诗

▷《左传》曰:昔穆王欲肆其心,周行天下。将皆必有车辙马跡焉。祭公谋父作《祈招》之诗,以止王心,是以获没於祗宫,其诗曰:
祈招之yīn《家语》有乎字,式昭德音。
思我王度,式如玉,式如金。
《家语》作刑民之力,而无醉饱之心。
◯《左传·昭公十二年传》。《家语·正论篇》。《御览·六百九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6.招诗

▷《孟子》曰:景公召太师,曰:“为我作君臣相说之乐。”盖《徵招角招》是也,其诗曰:
畜君何尤。
◯《孟子·二·梁惠王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作《徵招角招》。

6.1.7.无射诗

▷周《书》曰:晉平公使叔誉于周,见太子而与之言,五称而五穷。归告公曰:“太子晉行年十五,而臣弗能与言,君请归声就复与田。”师旷曰:“不可,请使瞑臣。”师旷见太子,三称三告善。王子曰:“请入坐。”遂敷席注瑟。师旷歌《无射》,乃注瑟於王子,王子歌《峤》。
国诚《书钞》作城宁矣《书钞》作兮,远人来观。
脩义经矣《书钞》作兮,好乐无荒。
◯《周书·太子晉解》。《书钞·百六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8.峤诗

何自南极,至于北极。
绝境越国,弗愁道远。
◯《周书·太子晉解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9.辔之柔矣诗

▷《周书》曰:师旷见周太子晉归,太子赐乘车四马,曰:“太师亦善御之?”对曰:“御,吾未之学也。”王子曰:“汝不为夫时诗:‘云云。’以是御之。”
马之刚矣,辔之柔矣。
马亦不刚,辔亦不柔。
志气biāo《周书》作尘尘,误,取与不疑。
◯《周书·太子晉解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10.骊驹诗

▷《汉书》曰:王式为博士,既至止舍中,共持酒肉劳式。式谓歌吹诸生曰:“歌骊驹。”文颖注曰:“其辞云:”
骊驹在门,僕夫俱存。
骊驹在路,僕夫整驾。
◯《汉书·王式传·注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11.诗

▷《左传》曰:郑伯克段于鄢,遂置姜氏於城颍,而誓之曰:“不及黄泉,无相见也!”既而悔之。颍考叔曰:“若阙地及泉,隧而相见,其谁曰不然?”公从之。公入而赋:“云云;”姜出而赋:“云云。”遂为母子如初。
大隧之中,其乐也融融。
◯《左传·隐公元年传》。
大隧之外,其乐也洩洩。
◯同上。

6.1.12.白水诗

▷《列女传》曰:甯戚击牛角而商歌,甚悲。桓公異之,使管促迎之。甯戚称曰:“浩浩乎!白水。”管仲不知所谓。不朝五日,而有忧色。其妾笑曰:“人已语君矣,古有白水之诗:‘云云。’”甯戚之欲得仕国家也。
浩浩白水,鯈鯈之鱼。
君来召我,我将安居。
国家未立《列女传》作定,从我焉如。
◯《列女传·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13.同上

▷《管子》曰:桓公使管仲求甯戚。甯戚应之曰:“浩浩乎。”管仲不知,至中食而虑之。婢子曰:“公何虑?”管仲曰:“公使我求甯戚,甯戚应我曰:‘浩浩乎。’吾不识。”婢子曰:“诗有之:‘云云。’甯子其欲室乎?”
浩浩者《类聚》、《御览》作之水,育育《御览》作游游《类聚》、《御览》作之鱼。
未有室家《类聚》作家室,而召我上三字《类聚》《御览》作我将安居。《管子》作“而安召我居。”
◯《管子·小问篇》。《类聚·三十五》。《御览·五百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14.《左传》引逸诗

翘翘车乘,招我以弓。
岂不欲往,畏我友朋。
◯《左传·庄公二十二年传》陈仲敬引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我无所监,夏后及商。
用乱之故,民卒流亡。
◯《左传·昭公二十六年传》晏子引。《晏子春秋·外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俟河之清,人寿幾何。
兆云询多,职竞作罗。
◯《左传·襄公八年传》子驷引周诗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虽有丝麻,无棄管蒯。
虽有姬姜,无棄蕉萃。
凡百君子,莫不代匮。
◯《左传·成公九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周道挺挺,我心扃扃。
讲事不令,集人来定。
◯《左传·襄公五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礼义《汉书》或有之字不愆,何恤於《汉书》无於字;《後汉书》作乎《汉书》有之字,《后汉书》同言。
◯《左传·昭公四年传》。《汉书·东方朔传》,又《匡衡传》。《后汉书·班超传·注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淑慎尔止,无载尔伪。
◯《左传·襄公三十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15.《论语》引逸诗

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。
◯《论语·八佾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棠棣之华,偏其反而。
岂不尔思,室是远而。
◯《论语·子罕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16.《礼记》引逸诗

昔吾有先正,共言明且清。
国家以宁,都邑以成,庶民以生。
谁能秉国成,不自为政,卒劳百姓。
◯《礼记·缁衣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又《文选·二十四·答何劭诗·注》作《子思子》诗,引正、清、宁、成四韵。
◯《诗纪》云:下三句见《小雅·节南山》之篇。李善《文选·注》引首四句作《子思子诗》。
相彼盍旦,尚犹患之。
◯《礼记·坊记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◯《诗纪》云:《盐铁论》亦载此,盍旦作gān旦,月令作dàn,或作渴旦。

6.1.17.《家语》引逸诗

皇皇上天《说苑》作帝,其命不忒。
天之以善《说苑》作与人,必报其《说苑》作有德。
◯《家语·六本篇》。《说苑·权谋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16.《管子》引逸诗

鸿鹄将将。
◯《管子·形势篇》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引此作“鸿鹄将将,唯民歌之。济济多士,殷民化之。”然检《管子》云:“卫命者,君之尊也。受辞者,名之运也。上无事则民自试。抱蜀不言,而庙堂既修。‘鸿鹄锵锵’,唯民歌之;‘济济多士’,殷民化之。”據此。如谓《管子》引诗,则止“鸿鹄锵锵”、“济济多士”两句,而“鸿鹄锵锵”为逸诗也。又“锵锵”,《形势解篇》作“将将”,是,今从之。

6.1.19.《墨子》引周诗

王道荡荡,不偏不党。
王道平平,不党不偏。
◯《墨子·兼爱篇》。
◯逯案:《书·洪范篇》有此四句,惟不字皆作无。

6.1.20.《墨子》引逸诗

必择所堪,必谨所堪。
◯《墨子·所染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鱼水不务,陆将何及。
◯《墨子·非攻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21.《荀子》引逸诗

如霜雪之将将,如日月之光明。
◯《荀子·王霸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九》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此下尚有“为之则存,不为之则亡”二句,今依《杨倞注》只录前二句。
国有大命,不可以告人,妨其躬身。
◯《荀子·臣道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凤凰《类聚》作鸟,《御览》同秋秋《类聚》作啾啾,《御览》同,其翼若干《类聚》作竿;《御览》作竽,其声若箫。 有凤有凰,《类聚》作“有皇有凤”,《御览》同。乐帝之心。
◯《荀子·解蔽篇》。《类聚·九十九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八、九百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长夜慢兮,永思騫兮。
太古之不慢兮,礼义之不愆兮,何恤人之言兮。
◯《荀子·正名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◯逯案:前引《左传》逸诗与此末二句略同。
涓涓源水,不壅《荀子》作yōng不塞。
毂既《荀子》作已破碎,乃大其辐。
事以《荀子》作已败矣,乃重太《荀子》作大息。
◯《荀子·法行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墨以为明《诗纪》作朗,狐狸而苍。
◯《荀子·解蔽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22.《列子》引逸诗

良弓之子,必先为箕。
良冶之子,必先为裘。
◯《列子·汤问篇》。《御览·七百四十六》作《列子古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◯逯案:《礼记学记》云:“良冶之子,必学为裘。良弓之子,必学为箕。”与此稍異。

6.1.23.《庄子》引逸诗

青青之麦,生於陵《诗纪》作陵之《御览》或误作坂。 生不布《类聚》或无布字施,死何《御览》何下或有用字含珠为。
◯《庄子·外物篇》。《类聚·八十四、八十五》。《白帖·十九》。《御览·四百七十七、五百四十九、八百三、八百三十八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24.《吕氏春秋》引逸诗

将欲毁之,必重累之。
将欲踣之,必高举之。
◯《吕氏春秋·行论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君君子则正,以行其德。
君贱人则宽,以尽其力。
◯《吕氏春秋·爱士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唯则定国。
◯《吕氏春秋·权勳篇》。《左传·僖公九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25.《战国策》引逸诗

行百里者,半於九十。
◯《战国策·秦策·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大武远宅不涉。
◯《战国策·秦策·四》。《史记·春申君传》。《新序·善谋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木实繁者披其枝,披其枝者伤其心。
大其都者危其君,尊其臣者卑其主。
◯《战国策·秦策·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树德莫如滋,除害莫如尽。
◯《战国策·秦策·三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26.《史记》引逸诗

得人者兴,失人者崩。
◯《史记·商君列传》。

6.1.27.《汉书》引逸诗

四牡翼翼,以征不服。
亲省边陲,用事所极。
◯《汉书·武帝纪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引起首二句。
九变复贯,知言之选。《诗纪》云:变一作辨。
◯《汉书·武帝纪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28.《说苑》引逸诗

緜緜之葛,在於旷野。
良工得之,以为絺纻。
良工不得,枯死於野。
◯《说苑·尊贤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29.《周礼》注引逸诗

敕尔瞽:
率尔众工,奏尔悲诵。
肃肃雝雝,无怠无凶。
◯《周礼·春官注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列此为《辟雍诗之三》。今从《巵林》别列於此。又《周官·贾公彦疏》曰:瞽人无目而云“敕尔瞽率尔众工”,於义不可,且“奏尔悲诵”等似逸诗,不知何从而出云云。
◯逯案:郑注只“来敕”也,“敕尔瞽”以下卽逸诗,贾说亦未的。

6.1.30.《后汉书》引逸诗

皎皎练丝,在所染之。
◯《後汉书·杨终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31.《晉书》引逸诗

羽觞随波。《初学记》波上有流字,《御览》或同。
◯《晉书·束皙传》。《初学记·四》。《御览·三十、一百五十八、六百十二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6.1.32.《集韵》引逸诗

佞人如𧑷。
◯《集韵·六脂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九》。

7.先秦诗卷七

7.1.古谚语

7.1.1.《六韬》引谚

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。
◯《御览·四百九十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2.《管子》引古言

牆有耳,伏寇在侧。
◯《管子·君臣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3.《论语》引南人言

人而无恒,不可以作巫医。
◯《论语·子路篇》。

7.1.4.《孔子家语》引里语

相马以舆,相士以居。
◯《家语·子路初见篇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5.《礼记》引谚

人莫知其子之恶,莫知其苗之硕。
◯《礼记·大学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6.《礼记》引南人言

人而无恒,不可以为卜筮。
◯《礼记·衣篇》。

7.1.7.《孟子》引夏谚

吾王《晏子春秋》作君不遊,吾《晏子春秋》作我何以休。
吾王《晏子春秋》作君不豫,吾何《晏子春秋》作我曷以助。
一遊一豫,为诸侯度。
◯《孟子·梁惠王篇》。《晏子春秋·内篇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三十七》引《越绝书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8.《孟子》引齐人言

虽有智慧,不如乘势。
虽有基,不如待时。
◯《孟子·公孙丑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9.《左传》引周谚

山有木工,则度之。
宾有礼主,则《白帖》无则字择之。
◯《左传·隐公十一年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又《白帖·十》引下一句。
匹夫无罪。怀璧其罪。
◯《左传·桓公十年传》。《类聚·八十三、八十四》。《御览·三百四十二、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10.《左传》引谚

心苟无瑕,何恤乎无家。
◯《左传·mǐn公元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辅车相倚,唇亡齿寒。
◯《左传·僖公五年传》。《类聚·五十九》。《白帖·九》。《御览·三百三、三百六十七、三百六十八、四百五十一、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高下在心,川泽纳污。
sǒu藏疾,瑾瑜匿瑕,国君含垢。
◯《左传·宣公十五年传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◯《诗纪》云:《汉书》亦引此,无“高下在心”一句。
民之多幸,国之不幸。
◯《左传·宣公十六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非宅是卜《初学记》误作名,惟隣是卜。
◯《左传·昭公三年传》。《初学记·二十四》。《御览·一百五十七、一百八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狼子野心。
◯《左传·宣公七年传》。《御览·七百二十九》。
老将知,而mào及之。
◯《左传·昭公元年传》。
臣一主二。
◯《左传·昭公十三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无过乱门。
◯《左传·昭公十九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◯逯案:《左传·昭公二十二年传》引人有言曰:“唯乱门之无过。”《国语·周语》引人有言曰:“无过乱人之门。”均属一谚而小異。
室於怒,市於色。《御览》作“怒於室而色於市。”
◯《左传·昭公十九年传》。《御览·一百七十四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唯食忘忧。
◯《左传·昭公二十八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◯《诗纪》云:《国语》作“唯食可以忘忧。”
民保於信。
◯《左传·定公十五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11.《左传》引古人言

心则不竞,何惮於病。
◯《左传·僖公七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畏首畏尾,身其餘幾?
◯《左传·文公十七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虽鞭之长,不及马腹。
◯《左传·宣公十五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杀老牛,莫之敢尸。
◯《左传·成公十七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qièpíng之知,守不假器。
◯《左传·昭公七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鹿死不择音。
◯《左传·文公十七年传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12.《左传》引上国言

不索何获。
◯《左传·昭公二十七年传》。

7.1.15.《国语·引谚》

兽恶其网,民恶其上。
◯《国语·周语》。《御览·八百三十四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众心成城,众口铄金。
◯《国语·周语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、五百七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从善如登,从恶如崩。
◯《国语·周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黍稷无成,不能为荣。
黍不为黍,《御览》无“不为黍”三字。不能蕃hū/wǔ《国语》作;《御览》作芜
稷不为稷,《御览》无“不为稷”三字。不能繁殖。
所生不疑,惟德之基。
◯《国语·晉语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狐埋之,而狐之,是以无成功。
◯《国语·吴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gōng饭不及壶sūn
◯《国语·越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13.《国语》引人言

兄弟谗人百里。
◯《国语·周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兵在其颈。
◯《国语·周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yōng者尝焉,佐dòu者伤焉。
◯《国语·周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祸不好,不能为祸。
◯《国语·周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14.《墨子》引古语

唇亡则齿寒。
◯《墨子·非攻篇》。
◯案:此与《左传》所引小異。
谋而不得,则以往知来。
◯《墨子·非攻篇》。
君子不镜於水,而镜於人。
镜於水,见面之容。
镜於人,则知《白帖》知下有其字吉与《类聚》无与字,《白帖》《御览》同凶。
◯《墨子·非攻篇》。

7.1.15.《庄子》引野语

闻道百,以为莫已若。
◯《庄子·秋水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众人重利,廉士重名。
贤士尚志,圣人贵精。
◯《庄子·刻意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16.《荀子》引古言

衣与,móu与,不女聊。
◯《荀子·子道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17.《荀子》引民语

欲富乎,忍恥矣。
倾绝矣,故旧矣,与义分背矣。
◯《荀子·大略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18.《荀子》引语

流丸止於瓯臾,流言止於知者。
◯《荀子·大略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浅不可与测深,愚不足与谋知。
坎井之,不可与语东海之乐。
◯《荀子·正论篇》。

7.1.19.《晏子》引谚言

鼠社不可薰。
◯《燕子春秋·外篇》。

7.1.20.《晏子》引语

言发於尔,不可止於远。
行存於身,不可掩於众。
◯《燕子春秋·外篇》。

7.1.21.《列子》引古语

生相怜,死相捐。
◯《列子·杨朱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人不婚,情欲失半。
人不衣食,君臣道息。
◯《列子·杨朱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22.《列子》引周谚

田父可坐杀。
◯《列子·杨朱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23.《慎子》引谚

不聪不明,不能为王。
不瞽不聋,不能为公。
◯《御览·四百九十六》。《困学纪闻·十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24.《韩非子》引鄙谚

长袖《御览》或作袂善舞,多财《御览》或作资善贾。
◯《韩非子·五篇》。《类聚·四十三》。《御览·五百七十四、八百二十九》。
莫众而迷。
◯《韩非子·内储说上》。
佣自卖,哀而不售。
士自誉,辨而不信。
◯《御览·八百二十八》。

7.1.25.《韩非子》引古谚

《意林》无为字政若沐也《意林》无也字
虽有棄髮之费《御览》作劳,而有长髮之利也。
◯《意林·一》。《御览·三百九十五》。

7.1.26.《韩非子》引先圣谚

zhì於山,而踬於垤。
◯《韩非子·六反篇》。
规有摩,而水有波。
我欲更之,无nài之何。
◯《韩非子·八说篇》。

7.1.27.《韩非子》引古语

奔车之上无仲尼,覆舟之下无伯夷。
◯《韩非子·安危篇》。《御览·四百三十》引殷康《明慎》、《四百五十九》引《淮南子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28.《商子》引谚

蠹众而《意林》作则木折,𨻶大而《意林》作则牆坏。
◯《商子·脩权篇》。《意林·四》。

7.1.29.《商子》引语

愚者暗於成事,智者见於未萌。
◯《商子·更法篇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六》引《商君书》。

7.1.30.《邹子》引古语

截趾适《诗纪》作履,孰云其愚。
何与斯人,追欲丧躯。
◯《古今谚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31.《吕氏春秋》引鄙谚

居者无载,行者无埋。
◯《吕氏春秋·知接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黄金累千,不如一贤。
◯《初学记·十七》引《吕氏春秋》。

7.1.32.《尉缭子》引谚

千金不死,百金不刑
◯《尉缭子·将理篇》。

7.1.33.《鲁连子》引谚

百足之虫,三《文选注》作至,《御览》或同上二字《御览》或作断而不蹶。
◯《意林·一》。《文选·五十二·六代论`注》。《御览·九百四十四、九百四十八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心诚怜,白发玄。
情不怡,艳色chī
◯《风雅遗篇·六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34.《鬼谷子》引古语

女爱不蔽席,男欢不尽轮。《古今谚》云:《战国策》“宠女不敝席,宠臣不敝轩。”《诗纪》同。
◯《古今谚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35.《孔丛子》引遗谚

尧舜《白帖》作饮;《论衡》作“文王饮酒”千钟,孔子《御览》或有饮字
子路kē/kè《类聚》《御览》或作溘;《类聚》或无嗑嗑二字,尚《御览》或作日饮十《类聚》作百,《御览》同
◯《孔丛子·儒道篇》。《书钞·百四十八》。《类聚·二十五、七十二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六、七百六十一、八百四十五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又《论衡·语增篇》引觚一韵。《白帖·五》引第一句。

7.1.36.《战国策》引谚

见君之乘,下之。
见杖,起之。
◯《战国策·楚策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以书为御者,不尽马之情。
以古制今者,不达事之变。
◯《战国策·赵策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厚者不损《诗纪》作毁人,以自益《诗纪》有也字
仁者不危躯《诗纪》作人,以要名《诗纪》有也字
◯《战国策·燕策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37.《战国策》引鄙语

见兔而顾犬,未为晚也。
亡羊而补牢《诗纪》云:一本作,音同,未为迟也。《新序》作“亡羊而补牢,未为迟;见而呼狗,未为晚。”
◯《战国策·楚策》。《新序·杂事篇》。《御览·四百九十五、九百七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借车者驰之,借衣者被之。
◯《战国策·赵策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宁为口,无为牛後。
◯《战国策·韩策》。《史记·苏秦列传》。《类聚·二十五》。《御览·四百六十、四百九十五、八百九十八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◯《颜氏家训》曰:按延笃《战国策音义》曰:尸,鸡中之主。从,牛子也。然则口当为尸,後当为从,俗写误。
◯逯案:《史记·索隐》引《战国策》与《颜氏》同。

7.1.38.《战国策》引语

战胜而国危者,物不断也。
功大而权轻者,地不入也。
◯《战国策·秦策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骐骥之衰也,驽马先之。
孟贲之倦也,女子胜之。
◯《战国策·齐策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厉疾怜王。
◯《战国策·楚策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强者善,弱者不能自守。
◯《战国策·赵策》。
仁不轻绝,智不轻怨。
◯《战国策·燕策》。《新序·杂事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39.《史记》引谚

死者复生,生者不愧。
◯《史记·赵世家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蓬生麻中,不扶自《书钞》作乃直。
白沙在泥《史记》有中字,与之皆黑。
◯《史记·三王世家》褚先生引。《书钞·百五十八》引《大戴礼》。《类聚·八十二》引《曾子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◯《诗纪》云:《鲁子书》作谚曰。
力则任鄙,智则chū里。
◯《史记·樗里子传》引秦人谚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1.40.《史记》引语

狡兔死,良狗烹。
高鸟尽,良弓藏。
敌国破,谋臣亡。
◯《史记·淮阴侯传》韩信引人言。
◯逯案:《韩非子·说储下》:“太宰遗大夫種曰:‘狡兔尽则良犬烹,敌国灭则谋臣亡。’”又《汉书·蒯通传》:“通欲说韩信令背汉,引语曰:‘野禽殚,走犬烹;敌国破,谋臣亡。’”知此语始自太宰嚭,辗转成为习语,故有繁简文字之異,今依《史记》录之。

7.1.41.《新书》引周谚

君子重袭,小人无由入。
正人十倍,雅辟无由来。
◯《新书·客经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囊漏《文心雕龙》作满《文心雕龙》作储,《长短经》同中。
◯《新书·春秋篇》。《文心雕龙·书记篇》。《长短经·大体篇》。《诗纪·前集·十》。

7.2.附

7.2.1.《金楼子》引殷纣时语

车行酒,骑行炙。
百二十日,为一夜。
◯《金楼子·箴戒篇》。

7.2.2.《金楼子》引古语

宁得一把五加,不《潛确类书》作安用金玉《诗纪》作黄金满车。
宁得一斤《诗纪》作把地榆,不《潛确类书》作安用明月宝珠。
◯《金楼子·志怪篇》。《潛确类书·九十八》引东华真人《煮石经》。
◯逯案:《诗纪》此篇作《鲁定公记载古语》。

7.2.3.《妆臺记序》引春秋时谚

夏姬得道,雞皮三少。
◯《西溪丛话·下》引宇文士及《妆臺记序》。
    其他相关链接:
  1. 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晉南北朝诗》之全汉诗·上
  2. 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晉南北朝诗》之全汉诗·中
  3. 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晉南北朝诗》之全汉诗·下

留言